清华主页 - 清华新闻 - 清华思客 - 正文

朱民:零碳金融是全球金融业数十年来最宏大变化,是中国换道超车的大好机遇

来源:新华社 1-12 朱民

1月9日,由瞭望周刊社指导、瞭望智库主办的“第六届新金融论坛”在京举行。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原副总裁朱民在论坛上表示,零碳金融是个伟大的转型,中国金融业必须充分认识到碳中和的战略意义。碳中和转型中可能带来的金融风险、金融机遇、国际竞争压力和国际合作动力都是巨大的。要把握机遇,积极主动和开创性地推进中国零碳金融建设。利用制度优势,换道超车,创新领先世界的中国零碳金融体系。

以下是朱民演讲实录:

这个会议,我觉得主题选得非常好,这个主题是“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金融探索”,这个确实是一个大事。所以我想今天这个会议,我就金融怎么在碳中和的推动下走向零碳金融体系,与大家交流。我有一个PPT,题目叫做《金融先行:在碳中和目标下构建世界领先的中国零碳金融体系》,我觉得这是碳中和给了中国一个换道超车,让中国的金融体系走向世界前列的一个非常好的机遇,我们要抓住这个机遇往前走。

2020年9月,中国向世界郑重宣布,力争于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这是中国对世界一个重大的承诺。这个任务还是很艰巨的,就碳排放来说,一直到2030年还有微微上升,但是2030年以后碳排放就会急剧下降。

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和很多其他国家不一样的地方,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还是要继续发展、继续增长,所以我们的任务很艰巨。在这个过程里,我们整体的GDP到2060年可能是现在的4倍,但是我们一次能源消费会几乎持平,碳排放量几乎会下降为零。这是一个巨大的科技创新的结构性变化,这个空间就是能源效率的提高,就是科技创新。在这个过程里,金融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因为金融先导。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要在这个时候考虑,我们如果能实现碳中和的话,中国将进入另一个辉煌的40年。第一个40年,改革开放以来我们GDP总量从只有3645亿元走到一百万亿元,这是了不得的世界奇迹。走到2060年,我们可以走到四百万亿,这又是一个了不得的奇迹。但是更多的前一个40年是一个传统工业化的模式,是追赶。这一个40年是绿色发展模式,将会引领世界,能够让全球共享繁荣。所以这将是中国再一次创造奇迹,但这一次不仅是速度奇迹,而且是模式奇迹的时代。我觉得这是一个重大的变化。

金融在里面的作用毫无疑义非常大,金融第一件事要从现在的绿色金融跨越到零碳金融。中国的绿色金融是全球领先的,2021年上半年我们已经有13.92万亿绿色贷款,全球第一。但是整体而言,绿色融资占总的社会融资的比重只有4.6%,绿色债券存量占规模债券存量2.93%,整体规模还是不够。零碳是全面的工业和社会的根本结构变化,从这个意义上说金融从绿色走向零碳特别重要。

第二件大事,就是为规模巨大、借款期很长,风险和不确定性较高的碳中和融资。现在有不同的估测,清华大学估测2度是183万亿元,1.5度可以走到68万亿元的规模。欧洲有一家机构预测中国到2060年整个投资需求会达到286万亿元,当然还有更高的其他估值。所以投资的规模是巨大的,需要进一步提高。

但是投资我们看到很多,大家都在讲新投资、新能源,但是更大的挑战是整个存量的变化,现有的金融资产因为资产价格的变化,比如说重碳的资产价格会下降,零碳、低碳的资产价格会上升,会引起整个的资产负债表的调整,会引起国家的资产负债表的调整,引起居民、引起企业、引起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的根本调整,这是一个巨大的金融波动和风险。有研究说2050年如果全球平均气温升幅控制在2度以内,大概35%的石油储备、52%的天然气、88%的煤炭储备将成为“搁浅资产”,会比较大贬值。清华大学绿色金融研究发展中心也研究,如果碳价上升,新能源价格下降的冲击下,煤电公司对银行贷款的违约率会在10年内攀升,所以整个存量调整是重大的变化。

现在六大高碳产业,煤炭、石油、冶金等等到今天,这个产业资产40.35万亿,都会进行调整。四大国有银行对“五大门类”关注,黑色、冶金、煤炭、工业等等,贷款余额现在达到34.86万亿,这些贷款的质量也都会发生变化,这个都需要金融机构进行管理,这个是特别重要的事情。金融机构通过贷款的导向会引起整个结构的变化,这里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发电量的结构,今天整个发电量是6万亿千瓦,煤电占了大部分,红色的是煤,绿色是一部分水电(PPT)。2050年煤电没有了,这是风电、光电、核电、水电,当然也会有一部分的天然气等等。在这个变化下,整个发电机的重装设备会发生变化,也就是煤电的发电机没有了,规模会增长很快,所以需要金融支持,支持它的增长,也就是发电机的增长,同时结构会发生变化。所以金融在这里面也起到很大的作用,2050年煤电就没有了,主要是风电、光电、核电、水电。

金融要支持零碳科技创新,我刚才说了在4倍GDP增长空间下,零增长的碳排放,这里核心是科技创新,太阳能、光伏创新效率从20%提到30%,就是了不得的变化。电解水制氢成本急剧下降,氢燃料电池效率提升,核裂变到核聚变又是巨大的能源变化,电池储能特别重要,对建筑来说热泵,所以一系列科技创新都需要金融机构提供资金的支持,从风险投资到股权投资,到贷款、PPP各种各样。这个上面最大的框架是需要构建中国模式的货币政策,我们货币政策传统是物价稳定和经济增长的“二支柱”,现在会走向碳中和目标的“三支柱”,因为碳中和转型会引起金融的不稳定,引起金融的波动,巨大的风险,或者政策必须考虑进去,模型、估算、测量都必须考虑进去。而与此同时,碳中和的增长目标和经济增长息息相关,和就业息息相关,所以推进经济结构变化,这就需要我们有结构性的货币政策。我们的人民银行有丰富的窗口指导的经验,这就是结构性政策,在疫情危机中,我们可以看到人行的普惠金融的再贷款对经济发展、就业稳定发挥了很好的作用,这一次也是最先推出了对碳中和的再贷款的机制,走在前面。

与此同时,整个金融机构的风险管理系统必须会发生变化,也就是要和碳中和一致。比如说,巴塞尔协议的第一支柱,最低资本要求,就要调高高碳资产的权重,降低绿色资产的权重,这个就要很谨慎,就需要模型、计算考虑。第二支柱,要鼓励开展气候变化和碳中和相关的压力测试,转型过程有很大的风险。第三支柱市场约束下,要强化气候变化的披露,整个的监管政策都要发生相应的变化。

国际竞争已经开始,特别是金融机构的零排放方面,金融委员会下面的TCFD已经工作了五年,发布了一个披露准则,已经从2018年513家机构现在到2600多家机构,已经支持TCFD框架,所以整个披露的标准现在越来越严格,我是国际会计准则委员会下面的一个名人小组成员,我们有六位成员,我们任务就是要设置和成立一个全球的可持续发展的会计准则,所以以后公司的披露要走传统的会计准则和可持续发展的准则。所以现在竞争非常激烈,资金的流动、标准的制定、披露等等。

所以在这个情况下,利用我们的制度优势,利用我们绿色金融的经验,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来换道超车,超前进入绿色金融、零碳金融,这就需要制定零碳金融的转型战略、路径和政策,制定零碳目标下的风险偏好,激励、披露产品,建立风险管理系统、情景分析和压力测试,也要求金融机构从战略、技术到治理机制做好充分的准备。这是一场极其宏大的变化,我做金融业到现在为止,这个是一场现在面临的最大的变化,碳中和会推动金融业走向零碳,而在这个过程里,全球都意识到零碳金融已经成为了全球新的制高点。

所以把所有东西拢在一起,我就想我们今天这个会的主题是“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的金融探索”,这个题目非常好,我觉得在今天对中国来说金融探索最主要的抓手就是零碳金融的转型和发展,而中国有经验、有机遇,也可以在这里实现换道超车,建立世界领先的零碳金融体系。

所以总结,零碳金融是个伟大的转型,中国金融业必须充分认识到碳中和的战略意义,碳中和转型可能的金融风险,碳中和的金融机遇、国际竞争压力和国际合作的动力,把握机遇,积极主动和开创性地推进中国零碳金融的建设。利用制度优势,换道超车,创新领先世界的中国零碳金融体系。

编辑:李华山

2022年01月15日 08:34:10

最新动态

清华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清华大学新闻网编辑部维护,电子信箱: news@tsinghua.edu.cn
Copyright 2001-2020 news.tsinghua.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