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主页 - 清华新闻 - 清华思客 - 正文

朱民:2022中国经济如何“稳”中求进?

编者按:全球经济形势持续影响,国内需求收缩,还要防范和化解重大风险,2022年,我国经济仍然面临诸多挑战。在经济工作中我们该如何应对挑战以及化解风险?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新闻1+1》连线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原副总裁朱民,共同关注:2022中国经济,如何“稳”中求进?

记者:中国能否抵御美国资本市场波动带来的影响?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在疫情背景下美股不断创新高,如果美国股市出现某种巨大风险,甚至崩盘,我们受到的影响有多大?

朱民:对中国的影响还是资金流、股市的冲击,是对信心的冲击。股市关联性越来越多是通过信心传导,所以我们看到,2020年3月份美国股市大跌,全球股市大跌,但是我们对自己的金融市场有信心,那么可以得到很快的反弹和恢复。但是美国金融市场的波动,会产生第二个直接影响,就是资金的流动。现在我们的外资的流入还是很大的,虽然外资占资本市场比重并不高,但是现在外资占上海股票交易市场一天的交易量,最高时候可以达到20%左右。所以这样大的一个资金量的波动,就可能引起市场的波动,所以像这一类的事情,还是要做好预案,当然我们自己市场的信心是最重要的。

记者:2022年中国经济我们要防住哪些风险?除了金融风险我们还存在哪些风险?金融风险会是怎样的一个承受程度?

朱民:1.稳住总需求:首先最大的风险是总需求继续下滑,把总需求稳住,2022年中国经济就能稳住,这是最大的一条。2.防范金融风险:我国现在债务比重占GDP的比重已经超过260%左右,在高债务的情况下,整个宏观政策要非常谨慎。3.一些头部企业、房地产企业存在风险:房地产企业的风险主要在于预付款收入占整个流动资金比例过高,从5年前的30%左右提高到现在52%左右,如果房子卖不出去,流动性就会有很大的紧缩。房地产企业还有大量美元债券会在2022年到期,需要得到妥善解决。4.防止金融企业发生风险:要防止中小金融机构在经济增速放缓的时候发生风险,比如中小型银行资本金不足、不良贷款比重过高等问题。包括对一些重点金融控股公司的风险精准“拆弹”,对这类风险不能掉以轻心。5.最大的金融风险是美联储的政策引起了全球资本流动冲击的风险。

记者:房地产该如何定位调整?在经济工作会议重提“房住不炒”,同时再提它是支柱产业,这意味着什么?

朱民:明确“房住不炒”是特别明确房地产的定位——它不具备投资、投机取巧特别是风险投资的概念,要买房就是住。所以现在居民的房产占资产比重在逐渐上升,金融资产比重在逐渐上升,这是很健康的。大的定局定了以后,再来帮助房地产企业逐渐把债务降下来,稳下来,包括流动资金地提供、对居民买房的贷款支持,包括整个产业链的变化,一系列措施下来,房地产的产业也能够稳下来,不会继续走向泡沫。这两点平衡在今天变得特别重要。

记者:本次经济工作会议中哪些重点值得关注?

朱民:以下几方面很重要,需要进一步深入学习理解。1.直面形势,对形势要实事求是。2.明确目标,要保增长、稳增长,全力以赴抓增长。3.清晰思路,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必须坚持经济高质量发展、必须坚持稳中有进、必须坚持统筹兼顾,这几个思路对于理解今后工作,对于领导干部、对政府、对企业来说都特别重要。除此之外,还对五个具体问题,从“碳中和”,从“共同富裕”,从房地产和资本市场,都作出了明晰的政策和框架方向的表述,这些都是特别重大的问题。

记者:“碳中和”是一个科学严谨的过程,不要把长期目标短期化,如何看待“碳达峰”“碳中和”中长期目标和现实间的关系?

朱民:首先,“碳中和”必须做,这是全球大潮,与此同时,“碳中和”已经成为全球竞争新的制高点,因为它会形成新的产业、新的金融工具、新的标准,这是工业革命以来整个物质生产的根本颠覆,我称之为一个“范式变更”。它不是一个约束,它是一个巨大的增长和发展空间。“碳中和”是中央决策的一个特别重要的方向,这和整个人类命运共同体方向一致,但实施的时候困难很大。“碳中和”首先就是能源结构改变,从煤、油和气变成光电、核能、水电等,这个过程不但是能源结构改变,还会把整个电输送的网络、渠道、分布配调,这是一个严谨科学的过程,要一步一步化解,先立后破,特别重要。

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编辑:陈晓艳

审核:吕婷

2022年01月04日 14:29:26

最新动态

清华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清华大学新闻网编辑部维护,电子信箱: news@tsinghua.edu.cn
Copyright 2001-2020 news.tsinghua.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