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系

Department of Psychology

心理学系

我系心理抗疫工作获得国际媒体的关注和报道

我系心理抗疫工作获得国际媒体的关注和报道

经过艰难的奋战和巨大的付出,我国在新冠战“疫”中取得了阶段性胜利。与此同时,疫情却开始在世界上多个国家肆虐。相对于中国采取的封城措施,英国采取了“群体免疫”的方式来应对。

当大家都在激烈争论到底该以何种方式应对疫情时,身在北京的英国ITV新闻亚洲记者Debi Edward特地采访了我系参与心理抗疫工作的多位师生,并于3月17日上午(英国时间)发布了《中国是如何打一场由新冠病毒引发的心理健康战》一文。报道中着重提醒,在准备一场新冠病毒医学战的同时,也需要注意心理健康战,而打胜两场战斗(医学战和心理战)的关键是两者需要相互帮助和支持。根据记者本人及英国ITV电视台国际新闻总编发来的反馈,该报道在当地的反响非常好。

英国ITV电视台于1955年正式开台, 是英国最早的商业电视台, 也是英国最大的综合电视台之一。作为BBC (英国广播公司)最大的竞争对手,它覆盖英国全境,仅在伦敦就有700万的订阅观众。节目会在电视台 News At Ten 栏目播出 ,类似于我国的 CCTV4, 是关于英国ITV新闻台驻外分社提供的新闻报道。

采访报道摘要如下:

自新冠疫情爆发后,“一个又一个城市进入封城状态,中国采取了世界上最严格的旅行限制和隔离措施。数以百万计的家庭只能分开居住,也有的是不得不居住在一起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

“当数万名战士奔赴武汉前线与新冠病毒展开战斗时, 数百名心理学家在北京被动员起来准备投入一场即将到来的心理健康战。” “2020年2月2日,全国600多条专用心理援助热线中的第一条热线一开通,就立刻被打爆了。

“当只能居家隔离,还要面对一种新的、具有潜在致命病毒的威胁时,人们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 一开始的时候,人们担心的是感染病毒,以及对自己和亲人被隔离开来的担心。

樊心蕊(清华大学心理学系学生)是心理援助热线的接线员之一,为全中国困在家里的人提供心理支持。

而“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压力和紧张感开始延伸到家庭关系和对财务问题的担忧方面了。” 同时,随着大中小学和幼儿园延迟开学,“家长们不得不承担起教师的角色。引导沮丧和焦虑的孩子通过网络课程进行学习,尝试为这种封闭的新式生活建立一种新的方式。”

尤其“那些家有婴儿和蹒跚学步儿童的家庭所面临的挑战是,既要让孩子玩耍也要保护孩子,还要应对因为限制出行而无法去公园、不能在街上散步,孩子们不能一起玩而对孩子的发展造成的影响。”

根据非正式的调查显示,“除了认为这种长期的社会隔离可能会造成更多离婚和怀孕的情况出现之外,人们也非常担心这将会对人们的交往方式产生长期影响,特别是在湖北等地区,很可能出现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我系彭凯平教授接受采访

我系彭凯平教授表示,“已经接到过患有严重抑郁症状的人的电话,这些症状通常与创伤后应激障碍有关”。并且概括了自隔离后已经报告的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状:

如同在战争中一样,数千万人的和平生活受到了严重伤害,当下的病毒也会使人们紧张和恐惧。

人们表达了失落、无助和焦虑的感受。

有许多人可能会努力重新融入社会,也可能要面对个别人的社会怨恨。

在采访中彭教授还指出,“在英国实施任何封城的策略所产生的影响,可能比中国更大。” 因为“英国有一个更加个人主义的社会,人们更乐于户外活动,更加独立。因此,许多人将努力接受和适应没有社交互动的生活。”

文章还采访了一位身在在武汉的英国公民。他和他的妻子、女儿以及岳父岳母居住在还处于封城中武汉。他表示,目前英国所采取的政策是他以前没有想到的,当政府和国家卫生服务无法应对如此巨大的挑战时,“会让人丧失信心和紧张”。所以Debi Edward在文章中强调“英国正在进入一场医学战和心理健康战。两场战都要打胜的关键是两者需要相互帮助和支持。”

报道的最后,Debi Edward表示:“我们可能会被隔离,我们所在的城市可能会封城,但是人们之间还有多种交流方式,我们的心灵和思想应该保持开放。”

(本文转自心理学系微信公众号,原文翻译:王丹君 & Tayl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