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物理和数学 曾获40多次奖 “学测”考试得满分 放弃台大来大陆

期盼挑战 台湾男孩选清华
 
来源:法制晚报 2011-08-07 张雷
 
人物档案
 
姓名:徐启峻(台湾)
性别:男
年龄:18岁
毕业学校:台北成功高中
录取学校:清华大学物理系
 
  “喂,你好,我是徐启峻……”听到这略带慵懒的声音,很难让人联想到电话那头是台湾“学测(大学学科能力测验)”的满分得主,而更像是一位邻家男孩。
 
  其实,今年18岁的徐启峻,名头可不止这一项,他还获得了台北物理科能力竞赛一等奖、台北市中小学科学展览会特优奖等。
 
  正是凭借着这些,他最终赢得了清华大学物理系的录取通知书。
 
谈到清华面试 “沉默男”变“啰嗦”
 
  “为什么选择清华?”这是记者问他的第一个问题。他想了很久,突然说:“务实,效率。”然后又补充了四个字:“它适合我”。
 
  “来大陆念书,你希望获得什么?”记者又问。
 
  “挑战,机会,独立的能力和更广阔的见识!”徐启峻说。
 
  这种简单明了、直入主题的说话方式就是徐启峻的风格。对于刚接触不久的陌生人来说,他的回答永远是简单的“恩”、“有”、“是的”这几个最常用的词语。
 
  然而,一谈起清华大学面试,徐启峻就“刹不住车”了。
 
  “原本我很紧张,可一抽到题目我就忘了紧张。”他抽到的题目是,“一根粉笔掉到地上断成三节,这三节形成一个三角形的概率是多少”。
 
  徐启峻说,“这道题很有意思,我的答案是1/2,我还尝试着跟教授解释我的思考模式,你看三节粉笔要形成一个三角形,那么就必须有一边不能超过一半的长度,所以断的地方必须在中间点的两侧……”
 
  他打开了话匣子,自顾自地讲了很久。后来他终于回过神来,说:“呃,不好意思,讲的多了。”
 
  但他又紧接着说,“可是后来我出来之后跟同学讨论,发现我的计算是错误的,正确答案应该是1/4……”
 
  足足5分钟后,他才完全从自己的思绪中走出来,小声问记者:“这个解释好像还需要点时间,如果你有耐性的话。”
 
获过40多次奖 仍说要更努力
 
  从高一开始,徐启峻就表现出强烈的求知欲,特别是数理学科,一旦遇到问题就会设法查看资料或询问老师。
 
  2010年,徐启峻凭借他的作品《点滴》获得了台北市第43届中小学科学展览会高中组物理科特优奖。这份作品从构思到完成前前后后花了一年时间,表现的是桌面上一个达到静力平衡的小水滴。
 
  在那一年中,他和他的组员每周都要花费4个小时去观察、整理、测量。
 
  “原本是要用摄影机拍摄出水滴坠落桌面的过程,但因为水滴变化过快,最后放弃了。后来我们改为观察静止,从水滴的体积和半径着手,用尽了方法。”徐启峻说。
 
  也就是由于这份热忱,他把原本是学校的作业题目,变成了台北中小学科学展览会高中组物理科特优奖。
 
  其实,徐启峻取得过的各种学科竞赛奖项,可以列出一张长长的清单:台湾地区中学生力学竞赛银牌、台北市物理科能力竞赛一等奖、第九届旺宏科学奖优良奖、台北市中小学科学展览会高中组物理科特优奖、第十二届台湾区TRML高中数学竞赛团体银牌奖……加起来有40多张。
 
  可是,作为“学测”满分的获得者,徐启峻并没有骄傲。“据我所知,大陆能进清华的学生是20/100000,而我的成绩在台湾是200/100000,所以我要更努力。”他说。
 
做事全情投入 曾为慈善绝食
 
  徐启峻在谈到喜欢的“数学和物理”时,用了一个现在的年轻人很少会使用的词语“热忱”。但是,这份热忱不仅仅体现在学习上。
 
  2004年,徐启峻与全班同学一起参加了第21届“饥饿三十人道救援行动”。为了帮助世界各地受到天灾人祸、疾病威胁的人免于痛苦,大家一起通过不进食的方式来呼吁关注饥饿人群,为他们募捐。
 
  “虽然当时父母不希望我参加绝食活动,怕影响我的身体,但我还是参加了。我知道一旦决定了某件事就必须以全部的热情去投入。参加那次活动,我真的感触很深,参加过后就再不敢忘记食物的重要。”徐启峻说。
 
  他还曾经写下文章《顾自己,也要顾地球》投稿给《联合报》,表达了自己对于自然的感悟。
 
  徐启峻总是全身心地投入他喜欢的每件事。他喜欢听音乐,喜欢打篮球,还时不时找朋友一起去唱KTV。
 
  他是学校流行音乐社的成员,大家一起练习唱流行歌曲,不定期地上台表演。为了筹备资金,徐启峻和其他社员还曾经扛着音箱,十几个人在热闹的街头卖唱。
 
期待清华生活 盼望走得更远
 
  想到能来清华上大学,徐启峻难掩兴奋。“我高二的时候曾经去过一次大陆,还在天津跟班上过一天课。虽然和台湾的教学方法不一样,但那里的基础更扎实。”
 
  徐启峻知道,今年会有很多的大陆高中生来台湾上大学。
 
  他觉得,大陆的学生读起书来有份执着、认真和责任感,他希望在清华的4年能够交到许多朋友,能够好好体会两岸的异同。
 
  “虽然父母一开始并不赞成我去那么远的地方上学,他们的理由也很充分:对我放心不下,而且台湾大学的物理系也录取了我。”不过,最终徐启峻说服了父母。“我希望能够去大陆看看,清华大学的舞台足够大,可以让我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并尽自己所能去完成它。”
除了上学,徐启峻对未来也做好了足够的打算。
 
  四年之后,他希望去一个不是大陆也不是台湾的地方,去某个研究所或者找份工作。“我希望能够去更远的地方,去接触一点不同的文化。我希望能够时刻感知新的元素、接触到新的人,去世界各地的角落游览,让思想活络;在物理上能够有新的想法并提出新的想法。”他说。
 
  这个暑假,徐启峻要干很多事情:唱歌、阅读、打篮球、参观画展、练简体字。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要跟老朋友们多聚聚,多陪陪家人。“去清华读书,也许半年后才能再见到他们了。”
 
  ●记者手记:其实一开始和启峻的沟通并不那么顺畅,他更习惯用简单明了的语言去回答简单明了的问题。可一旦跟他的沟通达到了某种程度,就不难从那些简单的对答中发现他内心对生活的热爱。
 
  一些词句似乎永远挂在他的嘴边,比如物理、比如音乐和理想,他总是执着地想要去看看这个世界不同的地方,他说:“我要去感受那些差异,然后在多元的文化中找到自己的平衡点。”
2011年08月16日 08:46:22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