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福:探索文学与医学的结合

来源:中国科学报 2014-8-21 郭英剑

  所谓跨学科研究,主要是指在一项学术研究中融合了两种及两种以上的学科。其特征是跨越了学科的边界,特别是要进行跨学科的思维,进而在相关研究领域中有所创新。一般来说,跨学科是指跨越传统的学科,从而既拓宽了传统学科领域,也给新兴学科带来了新的活力。现在,在西方很多高校中,跨学科已经演变为一个单独的、自成一体的学科,可以授予本科学士学位。

  就跨学科研究本身而言,可以说由来已久,但现在更为盛行也是不争的事实。上个月,斯坦福大学校刊刊发了一则报道,称该校一位文学学者、斯坦福人文研究中心研究员埃科库正在探索“文学如何影响不同国度的医学领域”,重点揭示文学中对热带地区的虚构性叙事与疟疾研究这两者之间的关系,看它们如何同时为全球卫生打下坚实的基础。

聆听跨学科讲座的启发

  据报道,埃科库之所以对文学与医学的跨学科研究感兴趣,还得益于2005年的一次学术讲座。那次讲座是在伦敦大学的国王学院举行的,与会的学者分别来自文学研究与医学研究领域,而主讲人则是国际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的主编、同样身为医生的霍顿。

  在论述了医学与文学的密切关系后,霍顿说,他期待着在当今全球化的时代,能够出现一种与公众健康与卫生密切相关的新文学。在他的想象中,应该有一种全球人文主义的小说,这类小说会真实反映偏远地区人们的医疗困境,对此应有真知灼见,进而引发世人的关注与同情。

  事实上,埃科库本人就是一位典型的文学与医学相结合的研究者。他本科就读于斯坦福大学,当时就对医学与人文学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后来,他在哈佛大学获得了医学博士学位,之后就一直从事文学与医学的跨学科研究。然后,他又到哥伦比亚大学攻读英文与比较文学博士学位。获得博士学位后,他还曾在叶史瓦大学的爱因斯坦医学院担任过助理教授。之后,他来到斯坦福的人文研究中心做研究员。

  在埃科库看来,霍顿的倡议代表着医学与人文学科间的一种新研究方向。埃科库认为,这一重要倡议的着力点在于,文学代表着社会,代表着不同的群体,代表着人们的疾病,目的是要引发读者的情感共鸣,而卫生专家们由此可以得到人们经费、技术以及其他人力资源的支持,从而推动世界医疗向前发展。这样的倡议也是在号召人们回归到19世纪英国著名作家狄更斯的时代,看看那时的文学是如何介入人们的健康卫生和医疗状况的。

世界健康文学的诞生

  埃科库的研究表明,就现代医学发展史而言,科学与文学间一直存在着密切而又复杂的关系。

  埃科库主要研究的是英语文学与法语文学,主要涉及非裔及其流散问题、生物伦理学与医学人文主义,以及热带地区医学与全球健康卫生的学科发展史。在斯坦福,他继续自己对热带地区医学与全球健康卫生发展在文学中的地位问题的研究。他正在撰写的著作题为《全球健康的形式》,重点研究狄更斯、盖斯凯尔、康拉德和纪德等作家的作品。在他看来,这些作家写有大量与热带地区、殖民空间等相关的小说,各种隐喻象征随处可见,而这些隐喻和象征常常被那些热带地区的“医学之父”们所引用。他们都曾经到过那些殖民地,回来后著书立说四处演讲,就是为了要改善那些地方的卫生医疗状况。

  埃科库认为,康拉德、纪德等作家一方面详细描述了热带地区的状况,同时也对时人所有的墨守成规的医疗经验提出了质疑。他们使用了讽刺的场景与嘲讽的语言,这样的叙事策略使得读者可以深入考察殖民主义的修辞与言说,进而质疑其所谓文明化的道德理想,也可以看到技术与医疗诊断的局限性。仔细研读这些作家会使人们意识到,伴随着文学上的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和后殖民主义的发展,以及公众医疗卫生形式的发展,一种与世界健康相关的文学应运而生。埃科库本人就主要研究19世纪的读者对于文学之于公众健康卫生意识的发展演变过程,重点挖掘社会改革类小说,进而探索当代国际健康卫生状况的复杂性。他的研究包含非洲殖民文学到二战之后的反殖民文学再到世界卫生组织的诞生。

  埃科库举例说,像布里克森在1937年所写的《走出非洲》,其起首最为读者所熟悉,就是直接用一种空间的术语——良好的空气和恶劣的空气来描写肯尼亚严重的疟疾状况,在上世纪30年代,当时的健康手册就是用这样的术语来告诫人们要注意个人卫生与当地卫生环境的。类似作品所起到的一个良好效果,就是为了欧洲的移民和肯尼亚的土著的安全,人们下决心要建立一个无疟疾的社区。在20世纪后期,有些小说也有着类似的主题。

  除了研究作家之外,埃科库还深入探讨了诸如施韦策、法农、维基斯、法莫等人的回忆录。同时,包括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等诸多国际组织在内的各种文件、宣言等,也都为埃科库的研究提供了翔实的历史文献资料。

文学与医学跨学科研究的意义

  埃科库上学期在斯坦福开设了一门《全球健康文学》课程,主要研究文学、伦理与健康卫生之间的关系。来自文学、生物学、工程以及非洲研究等专业的学生,共同探讨作家与医学专家的写作是如何运用其叙事来描述和研究发展中国家的医疗道德准则的。法国作家、诺贝尔奖获得者加缪的《鼠疫》和世界卫生组织的纲领都产生在1946年~1947年,在学习了这两部作品后,埃科库要求学生去思考改变现状的问题——要想世人对世界卫生有着更为理性的思维和更富伦理色彩的思考,我们该建立怎样的国际机构呢?

  在埃科库看来,文学为读者所提供的不仅是情感共鸣,更是一种积极参与的机会,人们能由此阐释新的医学领域,也为该学科领域的知识基础增砖添瓦。无疑,埃科库的研究将会对世界文学与后殖民文学、文学研究与医学研究领域有所贡献,同时也必将对建立一种健康卫生的道德准则有所助益。这或许就是文学与医学相结合的意义所在。

2014年08月21日 11:40:15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