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境中的英国高教改革

来源:中国科学报 2014-1-16 彼得·斯科特

  自关于学生费用和资助的“布朗恩报告”公布后的三年多时间里,英国政府关于高等教育的改革应当一直在进行。然而由于依托的资助制度的不可靠,改革并没有起效,但又的确产生了些许影响。

  简单地说,改革措施需要一定程度的持续性公共财政支出,但这破坏了此前政府所创造的所谓私人市场。同时,这也是对政府另一声明的讽刺——此前政府声称要缩小并填补公共财政中的黑洞。

  高额费用、预付债务以及慷慨的偿还条款,这些使得布朗恩资助制度倍加不稳。首先,债务中的大多数不会被全额收回。政府最初所说的资源会计与预算的费用被一笔勾销。最近商务创新和技能部的高级公务员承认,这笔费用已经高于总债务的40%。换言之,差不多一半的公共资金被用于发放永远不会被偿还的贷款。在没有确切保证的前提下,没有人会接盘这些债务,于是,这些债务只好由国家,也就是纳税人买单。他们承担了所有的风险。

  资助制度不可靠的第二个原因在于政府刚开出了一张空头支票。在预算公告中,财政大臣奥斯本说,政府将不会控制学生数量。与此同时,任何被大学录取的学生都有资格贷款,而这些学生中约40%不会全额偿还贷款。

  这预料之外变化的原因十分显然。选举即将开始,保守党需要从他们不受欢迎的高等教育改革措施中提出一些“选举毒药”。由于在3年前引入的高额费用进行了损失惨重的投入,之后又大张旗鼓地对学生数量的回升表示欢迎,内阁大臣已经为这场政治游戏有所贡献了。他们现在唯一可以抓住的稻草是私人资助者的涌入提供精简版的高等教育,费用会降低,从而导致公众需要买单的总额削减。但在实际生活中我们看到,人为的私有化对于顾客和纳税人来说已然变为一个昂贵的选项,比如铁路,能源……这么说来,大学恐怕也难以幸免。

  目前为止,政府在这方面的所为可以说是非常糟糕和不负责任。下届政府将不得不重新建立一个可持续的高等教育资助体系。

  更坏的消息在于,从某种意义上说,在政府开始制度性腐败行为时,改革可能确实已经在产生影响了。这不仅仅是关于谎言和统计的问题,还包括一系列所谓业绩指标,规格证明标记、商标和榜单。真正威胁在于大学会继续开发创新“产品”,他们会继续努力说服“顾客”(主要是学生,但也包括职工)。毕竟,包括经济自由化、私有化以及其余种种的整个新自由主义工程,都是基于需求的操纵。

  银行顾客想要的可能依然是旧式经理人、银行在本地的分支机构和直截了当的财务服务。但他们得到的却是位于印度的电话客服中心、有一定风险的理财产品和贪婪的资产抵押。这一切同样可能在高等教育领域推行。在美国,受利益驱动的私人投资者在买卖、市场和产品开发方面的花费和他们在教育领域所做的一样多。

  在一个糟糕的社会,高等教育交付于并不专业的学术劳动力完成,如此想象是杞人忧天吗?当然,顶尖大学并不真的会这样做,只有极少数大学才会如此。举例来说,哈佛大学的做派当然也会不同于凤凰城大学。对于哈佛来说,这么做的话无异于自毁招牌。

  但对其他大学来说,谁敢说会怎样呢?更多的大学将会以极大兴趣致力于提供大容量、低成本和大众喜闻乐见的课程,即使这些课程对于学生或国家都没有一点点长期的好处。商学院的泡沫在人们的热望中还会持续。

  也许,要感谢政府的改革措施。你看,虫子已经在苹果内了。

  (作者系英国伦敦大学教育学院教授,本报记者韩琨编译)

2014年01月16日 16:02:46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