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会是下一个“创客”吗?

来源:光明日报 2013-11-13 项锋

  “借助互联网和3D打印机,你在家里就能轻松制造出产品。在这一新兴革命中,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生产者。”第三次工业革命倡导者杰里米•里夫金乐意这样告诉每一个人。在他看来,生产方式的转变,是第三次工业革命带给世界的一个重大变化。

  在北京,有这样一群人正在印证着里夫金的话,他们自己动手实现制造梦想。白天,他们有着不同的身份,学生、教师或是职场白领;晚上,他们不约而同地走进位于中关村西区的一栋棕色大楼——中关村梦想实验室,将自己的创意变成现实。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称谓——“创客”。

  日前,清华大学启动驻校创客项目,引入来自国际和国内的顶级创客。活动的引入者、清华大学工业工程系副教授顾学雍表示,创客思潮会给清华的教学方式以及校园文化体验带来一种新的气息。

创客是有创新习惯的人

  在中关村梦想实验室的四楼,电梯打开的一瞬间,由几何图形和机器人模型拼成的“创客空间”logo映入眼帘,一股青春创新的气息扑面而来。穿过各种奇形怪状的工艺品和手工模型,一脸络腮胡的王盛林正等候在那里,“请坐,这椅子都是我们自己设计制作的”。玻璃茶几旁有几把用硬纸板制作成的靠椅,周围是一排类似餐厅雅座的小隔间,这是创客们碰撞思维火花的地方。

  “创客”一词来源于英文单词“Maker”,是指每一个具有创意的人利用互联网带来的开源平台,借助3D打印机等设备自行设计、制作产品并进行出售,以满足客户精细化、个性化的需求。

  作为一名资深创客,在王盛林看来,创客是一群有着“创新的习惯和创造的生活方式”的人。“比如,如何让椅子、门、开关等日常生活中司空见惯的东西变得智能。设想一下,我们可以让椅子记住每个人的3D参数来自动调节,保证每个人坐上去都是最舒适的;可以将门与智能手机联系起来,只要对着手机说一句话,门就会自动打开。”王盛林随手举了几个有创客思维的例子,他认为创客就是这么简单:“只要你乐于创新,并将创意变成实际,你就具有创客的潜质。”

  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书长姜奇平更愿意这样定义创客——在工具和平台分享下的一种DIY,“创客本质上是进行意义创造的人,他的相反面就是流水线上的工人,具体形象就是卓别林在《摩登时代》里扮演的拧螺丝钉的工人查理”。

人人都可以成为创客

  在北京创客空间,每天都会有一群创客来到这里,将自己的创意想象变成现实。来自公益组织“阳光书屋”的几个年轻人,正在设计制作一个创意产品——教学响应器。

  提起这个创意,“阳光书屋”的成员、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计算机专业在读研究生刘聪表示,通过公益活动,他了解到一些农村地区的孩子大多性格比较内向,上课时老师讲的一些内容没有听懂,但又不好意思举手问,老师也不容易知道孩子们是否懂了。“能不能设计出一个简单的教学响应器,就像投票器一样,如果学生没听懂老师讲的内容,就按一下响应器,老师在讲台上就能看到了。”有了这一想法只是第一步,接下来就是要把这一创意变成实实在在的东西。

  制作一个这样的教学响应器,电路板是核心部件。利用互联网,刘聪进入了一个叫Arduino的中文社区,这里聚集了国内外的电路板“发烧友”,每个人都可以在这里寻找自己需要的电路板,还可以发帖寻求网友的帮助。“这是一个非常开放的平台。”刘聪介绍,很多你不会的东西,都可以通过这样的网络社区、论坛学习。 

  有了一个合适的电路板,接下来刘聪可以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将这个教学感应器的基本工作原理编写成计算机代码。同时,这个小组的另一个年轻人,平常从事工业设计工作的杜牧,会利用创客常用的一款名为“犀牛”的软件,在电脑上构建出响应器的虚拟3D模型。接下来,通过连接3D打印机,响应器的外壳在两个小时后被很精准地打印了出来。最后,通过组装、测试,一个教学响应器就在创客空间里诞生了!

  除了要有创新的思维、习惯外,还要相信自己的创造能力,王盛林认为要想成为一名真正的创客,还要加强行动力,“有了想法就去做,就会变得简单,不要轻易放弃”。

  除了刘聪、杜牧这样的年轻人,在北京创客空间,还能看到活泼朝气的中小学生和头发花白的退休老人。“只要开动脑筋,动起手来,每个人都能成为创客。”王盛林说。

光会玩,成不了好创客

  “喜欢玩”,是不少年轻人踏上创客之旅的原因。不过要成为一名好创客,光会玩还不行。

  由于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北京创客空间在创办的第一年里,没有任何收入。通过一年多的摸索,在北京市和中关村管委会领导的支持下,王盛林才慢慢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商业模式,即以会员制和项目孵化加速器作为创客空间的运营模式。如今,北京创客空间的会员已经有近400人,并与百度、小米等公司达成了80多个项目孵化协议。

  除了合适的商业模式外,姜奇平指出,目前,国内创客的发展还面临着其他一些瓶颈:首先,缺少为创客服务的开发平台。如在App Store这一技术平台上,国内偏重的是应用层面,很少有自己原创的东西。其次,缺少为创客服务的政策环境。“创客有一个重要特点就是个人在家创业,但按现有政策规定是不能以家庭作为经营场所的。”姜奇平举例说。此外,还缺少一个成熟的国内市场。目前,国内的一些创客制作出的很多产品都卖到国外去了,这跟当前国内需求不够旺盛有关。

  在国外,“创客”是个非常流行的词,而在国内还是新鲜词,知道的人很少。王盛林希望能加强这方面的宣传推广,让更多的人知道创客。“政府部门如果能够给创客们提供免费的场地,配备一些简单的设备,我相信不久国内很多城市都会出现自己的创客空间。”王盛林说。

创客将带来制造业革命

  这些年来,姜奇平一直在关注国内创客的发展,他介绍,目前国内创客主要有三股力量:一是来自国内院校的大学生,包括大学生创业群体;二是在上海、江浙一带比较有商业头脑的人,希望借助网络来实现商业奇迹;三是一些中小学生在做科普活动时,逐渐激发起一种DIY兴趣。

  在姜奇平看来,目前,创客运动的引领者是中美两国。虽然跟美国相比,中国创客运动发展还比较慢,但中国也有自己独特的优势:一是中国在3D打印技术尤其是生物材料3D打印上已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二是当前中国制造业服务化发展的趋势对创客运动非常有利。一方面,制造业会出现从单纯的制造环节向整个产业链、价值链延伸,这其中就包括设计环节,而创客是高度依赖于设计的,另一方面,在此过程中还会出现一个更新的潮流——未来的制造会和定制结合产生一种新的模式,即通过产品的差异化来提高附加值,这种差异化包括创意、文化、信息等附加值,而这对创客来说也是非常有利的。

  姜奇平还表示,国内的创客运动能否持续发展,融入到整个制造业,要特别注意借鉴美国的经验。美国的创客不是集中在App的应用层面,而是在App的平台层面有强大的服务支撑业,“国内创客要紧跟制造业的这一新潮流,在服务支撑平台上下功夫”。

  跟美国《连线》杂志原主编、《创客》一书作者克里斯•安德森的观点一样,姜奇平也认为,创客给世界带来的最大影响是引发新的制造业革命。未来的制造业会沿着这样一个方向发展,即首先经过大规模定制,最终实现个性化定制。同时,营销模式上也会出现与之相匹配的精准营销——一物一价。

  作为全球最大的PC电脑生产商之一,联想已经意识到了这一巨大变化。“由于创客个体以及制造业共有的这种趋势,未来的产品从形式上看将更多呈现出‘SUV’的特点,即简单(Simple)、独特(Unique)、有价值感(Valuable),也就是说产品的设计元素将是简单的,带来的体验也是直接的,传递给用户的信息和实用体验也是简单的。”联想集团副总裁、中国区CMO魏江雷表示,为了顺应这种趋势,联想在今年举办了“联想投资创客大赛”,意在挖掘出好的创意,寻找优秀创客作为联想的生力军。

  “创客运动带来的制造业革命将是不容忽视的,现在国内还没有深刻感受到这种变化,但再过个两三年,每个人都将会深刻体会到,创客时代来临了!”姜奇平说。

2013年11月13日 14:03:17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