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科技大学两位校长共同揭秘一流大学“炼金术”

“学术自由是大学的核心价值”

来源:南方日报 2012-05-31 雷雨 刘苗苗

  5月29日,2012年度国际高等教育评估机构(Quacquarelli Symonds,QS)亚洲大学排名发布,香港科技大学蝉联亚洲第一。在这份被被公认为世界三大大学排行榜之一的最新榜单上,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分列亚洲第6位和第15位。

  荣膺“亚洲一哥”,香港科大却相当年轻。这所成立于1991年10月的大学,去年刚刚过完20岁生日。

  从香港清水湾畔名不见经传一跃成为世界知名的国际化研究型大学,香港科大的崛起被视为亚洲乃至世界高等教育发展史上的奇迹。与广东毗邻、发展迅速的香港科大,正是广东高等教育国际化路线的绝佳观察样本。

  近日,香港科大校长陈繁昌、副校长翁以登一起接受了南方日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一问 一流大学如何炼成?

人才、定位、国际化是秘诀

  南方日报:香港科技大学的发展历史不到21年,却已跻身世界一流大学之列,发展速度如此之快,其中的秘诀是什么?

  陈繁昌:大学的定位比较容易,但落实就比较难,比如港科大一开始创立就是定位国际级研究型大学,而非综合性大学,一直坚持按此方向发展。

  我认为一流大学的建成,最重要的是要重视人才的引进。在创校之时我们就已明白“用一流人才吸引一流人才”,大学发展最重要的是吸纳优秀的学生及教授,并有完善的系统来支撑我们吸引更优秀的人才,比如为他们的生活做好配套工作,包括解决子女的就学问题,并提供具有国际竞争力的薪酬,让他们对在香港生活有信心,不只是想来短期访学,而是长期教学。

  翁以登:学校小环境很重要,包括校内的管理、吸引过来的人才能不能适应等等。除此之外大环境也很重要,我们认为港科大的成功与所处的城市也有很大关系,香港国际化开放的环境有利于我们吸纳更多人才。

  陈繁昌:在制度建设上,我们有着公开、公平及公正的研究审批、教员晋升及行政管理制度,也就是学校内如何管治问题,包括教授如何升职都是高度透明的。在文化方面,我们是一个很美国化的学校,学生和教授都可以直接讲名字,不用以教授尊称,有着宽松的教学和学习环境。

二问 港科大模式如何借鉴?

教授做什么研究是他的自由

  南方日报:香港高校跟内地高校在制度上有所不同。很多人会说港科大21年就很成功了,可是内地大学却很难做到,二位如何看待这一问题?港科大的模式可以在内地复制吗?

  陈繁昌:港科大每一个机构都有一个管理架构,就像我是校长,外人会认为我是最高的,什么都是我决定,其实不是,我们也要有服从。我们有一个校董会,校董不是全职,也可能不是搞教育的,但是他有地位,也是由政府委任的,重要决策他们会参与,比如财政,比如港科大办南沙霍英东研究院。但学习和学术方面的事情由我们决定,我们拥有学术自由。这种分工也是国际化的,也有助于决策的科学化。双方的平衡就在于很多事情校长可以决定,但校长必须向校董会解释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翁以登:学术自由非常重要。这是大学发展的核心价值,教授做什么研究,他要写什么文章,这是他们的自由,我们是绝对不干涉的,这个在国际化的学校里是一定要坚持的。如果不是,我们招聘教授就很困难。

  南方日报:南方科技大学最近获得教育部的批准成立,南科大跟香港科大有合作。对此,两位校长怎样评价南科大的改革?对它的发展有什么建议?

  陈繁昌:我们很荣幸在南科大创立的时候,跟他们签了合作协议,希望能力所能及提供配合与合作,双方也能优势互补,南科大也可以成为港科大毕业生的出路之一。

  南科大作为一个试点,它的发展理念是非常好的。南科大请一个校长都是要通过猎头公司招聘的,教授的薪水也具有国际水准,而且深圳本身也是一个国际化的城市,所以我希望它能成功,也希望它真的是用新的想法办学。

三问 内地教育软肋有哪些?

投入少、人才缺乏、创新不够

  南方日报:中国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在晚年发问:为什么我们中国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的人才?近年来,内地出现一种批评教育的思潮,您二位有何评价?

  陈繁昌:这个问题很有意思,也很复杂。我以前在美国也去过钱学森就读的学校,我认为首先跟资源投入有关。在研究方面,美国大学很强,那是因为美国在资源投入方面比其他国家多很多。让人欣喜的是,最近几年开始,中国的投入也很多,所以我认为将来中国也可以在这方面取得成就,对此我持乐观态度。

  其次与人才有关。中国的人才有很多,比如杨振宁,中国人的智慧是了得的,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跑到国外?我觉得这和系统有关。美国的评估体系是不管你是不是美国人,只要做得好就给很多好的资源,真正做得好的话会提升你,这是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做不到的。

  第三是创新。亚洲跟欧洲在系统方面受到很多人批评,就是对考试方面太重视,每天有做不完的题目。但是美国的FACEBOOK和微软、苹果,都由哈佛的学生创业而成。在中国如果你说我不念书要创业,会被认为是离经叛道的事。大学应当鼓励创新,支持教授和学生一起创业。

四问 合作办学进展如何?

愿意尝试在内地办研究生院

  南方日报:据闻,港科大此前有意在内地办分校,广东省教育部门也一直希望港科大能在南沙办分校。但此事至今迟迟还未敲定,能否透露最新进展?

  陈繁昌:港科大在南沙有一个霍英东研究院,从2007年开始,霍英东先生就有捐款支持我们。我们定位就是科研方面和研究生培养,也一直从这方面去努力。

  在办分校方面要量力而行。因为我们学校太年轻,才1万名学生,所以在研究生教育方面比较积极。从长远看,本科生教育我们也会考虑,但目前还没有最后决定。

  翁以登:关于办分校,我们愿意去尝试,现在只是在初步探讨阶段,把我们的霍英东研究院变成霍英东研究生院。这个我们愿意尝试,但办分校不容易,教授们需要考虑环境、学术自由,以及母校、分校等很多不同。

  南方日报:广东未来五年的重心是经济转型。对于内地的转型升级,二位有什么建议?港科大准备如何参与?

  陈繁昌:内地新一轮的产业转移与升级也给港科大提供了一些机会。希望港科大在相关领域的研究,包括能源、环保、金融等能为国内新一轮的产业转移与升级做出贡献。我认为目前南沙霍英东研究院就是一个很好的平台。

  现在我们也鼓励香港学生毕业后,要把视野放宽到内地的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这些大城市。今年起,香港大学要改成四年制,其中一个学期实习,希望内地企业能给我们学生提供更多实习的机会。

人物名片

  陈繁昌 中国香港人。2009年9月,从美国负笈归来,成为香港科大建校历史上第三任校长。他曾出任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自然科学学院院长、美国国家科学基金助理署长。在学术领域,他是数学造影处理及计算机视像、大规模整合物理设计、运算大脑制图方向的知名学者。

  翁以登 前香港总商会总裁,香港科技大学副校长。

港科大校长说——

  ◎大学的定位比较容易,但落实就比较难,港科大一开始创立就是定位国际级研究型大学,而非综合性大学,一直坚持按此方向发展

  ◎南方科技大学作为一个试点,它的发展理念是非常好的。我希望它能成功,也希望它真的是用新的想法办学

  ◎美国的FACEBOOK和微软、苹果,都由哈佛的学生创业而成,而在中国如果你说我不念书要创业,会被认为是离经叛道的事

2012年05月31日 14:09:20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