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之风 恒久绵长

——对话南开大学党委书记薛进文教授

来源:人民日报 2012-03-16 赵婀娜

  提及大学之风气,先生们的话不能忘记。

  冯友兰为“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纪念碑”撰写碑文:“联合大学以其兼容并包之精神,转移社会一时之风气,内树学术自由之规模,外来民主堡垒之称号,违千夫之诺诺,作一士之谔谔。”

  南开大学首任校长张伯苓强调:“试问,学校之设施是否合乎国家之需要?对于学生之输入,是否合乎社会之需求?造就之人才,是否将来有转移风俗、刷新思潮、改良社会之能力?若曰不能,是自小视教育也……若仅为个人增加知识技能而办教育,则教育神圣亦不足称矣。”

  大学之风,无声无形;大学之风,常在常新。一所大学的风气,不会随着年代更迭而淡去,相反,会积累沉淀,最终形成一所大学之风格与气度,恒久绵长。南开大学党委书记薛进文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论述大学校风问题。

  大学之风,无形无声,却无处不在

  记者:您如何理解大学的风气?

  薛进文:我理解,校风、或者说大学的风气,是一所大学的风尚与习气,是一所大学的风格与气度,被外界体验、接触、感知到的风采。一所大学的风气,需要长时间的积累与沉淀,这与一个人需要长期实践修炼才能形成性格特征、精神品位、行为方式,以及价值取向是一样的。

  大学的风气,形成于发展建设的历史过程,体现于大学里生活的群体的价值取向、行为方式和精神追求,既是有形的又是无形的,既看不见,又无处不在。从这个意义上讲,大学风气体现的历史积淀、文化积累是精神层面的,是灵魂高度的内容,代代传承,绵延不断。

  我们看到,国内外优秀的大学,都十分重视校风的建设。大学良好风气的培育与弘扬,对于大学的育人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一所大学师生的学术风格、言行准则以及与社会的互动关系模式,无不打上校风的烙印。

  记者:请您谈谈大学风气的个性与共性。

  薛进文:大学的风气,对于不同的大学来说,既有所有大学共性的内容,又有每一所大学独特的、个性的特征和表现。比如,崇尚真理、追求科学、为社会服务……但不同学校之间也有着不同的、鲜明的个性特点,如提到北京大学,让人首先想到的是“兼容并包”,学生的个性张扬与自由的思想环境;提到清华大学,不能不提其“行胜于言”的踏实与稳重;提到南开大学,就必须要提“允公允能”的“公”“能”校训……不同学校的不同风格,与不同学校的发端、成长发育以及建设的历史进程有着密切的关系。

  大学之风,应引领社会之风气

  记者:有关大学风气,社会上有各种评论,其中还有一些负面的声音。您如何看待?

  薛进文:我想,中国目前高校的校风,总体上是好的。当今大学校园,还是一个追求学问的地方,一个探究真理的地方,一个思想碰撞的地方。大学的风气仍然对社会风气起到引领和示范的作用,因此,对于中国大学风气的总体评价应当是肯定的、正面的。

  当然,现在大学也存在不少问题,尤其是很多新的问题,这是发展中产生的,也是大学的风气与社会的风气息息相关的特性所决定的。

  大学所处的环境并非真空,从这个意义上说,一个时代的社会风气不可能不影响到大学的风气。社会转型期出现的功利主义、实用主义,甚至浮躁、作假、追求感官刺激等现象在一定程度上不可避免地影响到大学校园。因此,目前社会上所批评的一些大学校园的学术浮躁,学风浮躁,个别师生的弄虚作假,以及唯利是图等现象的确要引起我们的高度警觉,也要引起大学的教师、大学的管理者等所有在大学里工作的群体的深刻反思。

  记者:那么,您觉得大学该如何面对这种社会风气的影响,又该如何反过来引领社会之风气?

  薛进文:大学的同仁们要牢牢树立这样的意识:一方面,大学不可能脱离整个社会背景成为世外桃源,一方面,大学绝对不是社会的普通角色。大学,应该是传承文化的地方,延续文明的地方,储存知识、创造知识、传播知识的地方,研究学术、产生新思想的地方。大学的同仁们,要有一种高出一般意义的觉悟、责任和担当。要主动利用大学知识的魅力、文化的张力、思想的光芒,为社会风气的更加向上、向好起到应有的作用。

  所以,大学应该有更加主动的作为,对于社会上不良的现象,不能熟视无睹,甚至自我原谅。我听到有老师这么说,“既然整个社会都是如此,我们不突破底线就好。”这句话让我很痛心,大学不应仅仅满足于不突破底线。我们不是普通的社会单位和社会成员,而是一个精神文明、知识文化传承的单位,是人类文明的中转站与发源地,是知识扩散、精神引领的灯塔,如果大学成员以不突破底线为追求目标,那无异于一种堕落,是放弃了责任和担当。

  要让大学成为引领者,成为健康思想的发源地,需要有好的制度、正确的政策导向,也要靠全体大学成员高度的责任感与使命意识。

  大学之风,不应趋同,当各有所长

  记者:从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视角来看大学之风,您有怎样的观点?

  薛进文:一流大学并没有一个确切的定义,不同人有不同的表述。但我想,可以达成共识的是,在我国高校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过程中,应该有一批个性特征鲜明的、校风和学术特色相得益彰的学校共同迈入世界一流大学之林,而不应该是千校一面。

  我们看到,发达国家的世界一流大学都是有着鲜明的性格特征的,除了遵循一般的办学规律、教育规律之外,每一所大学从其办学理念到其校园文化,包括其学科布局都有着明显的区别。所以,向一流大学迈进,对大学的教师与管理者来说,应始终牢记一条,即保持自己的个性。

  记者:如何做到这一点?

  薛进文:我想,很重要的一点是坚守方向,不要被那些所谓排行榜、无处不在的数据化量化指标体系,迷惑了双眼,乱了方寸。在高强度的量化指标和数字压力面前,大学可以通过突击性的努力取得短期的“成效”,但如果长期被这种衡量企业的、类似于生产流水线上的评价指标和评价体系所左右的话,就有可能最终导致一所大学失去其文化功能、教育功能、社会精神引领的职能。

  我认为,一所好大学应该有好的校风、学风,而这个好的校风、学风,是要通过一位位具体教师、毕业的校友在较长的社会生活、社会实践中张扬和体现出来的,而不是靠截取某一个横断面、用一个公式和数据计算,就能简单地评判出其内涵与好坏。

  对于南开大学来说,百余年来,我们始终坚持这样一种品格:心系国家、服务社会的爱国道路,允公允能、日新月异的公能品格,充满朝气、面向未来的青春精神,“文以治国、商以富国、理以强国”的价值追求,“文质彬彬、智勇真纯”的理想人格。这是南开长期办学实践经验的升华阐释,也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南开表达。这种风度与品格,我们会一直坚守、传承下去。

 

2012年03月16日 10:33:18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