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指出我国研发经费过分偏向试验发展的现状应该改变
基础研究投入偏少不利创新

来源:文汇报 2010-10-26

  “政府如何分配研发经费的投入,如何提高政府和企业在基础研究活动方面的投资,将是我国有效实施自主创新政策所面临的一大挑战。”今天下午,在清华大学举行的第三届中国公共管理学术峰会上,原科技部中国科技促进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中科院研究生院管理学院教授柳卸林作了题为《中国自主创新政策评价》的主题演讲。柳卸林教授表示,由于能快速获得创新收益,我国科技战略过于强调以应用为导向,无论政府或企业,长时间来倾向于作试验发展和应用研究投资。“随时间推移,这一状况若不能得到改观,我国一旦长时间出现基础研究投入未与经济增长保持一致,最终将连试验发展也会陷入困境。”

  据统计,自2004年以来,我国研发支出以每年20%的速度增长。至2008年,我国研发支出已达到4599.3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52%。对比发达国家一般为2.5%至3%的比例,我国的研发支出占比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柳卸林教授说,以国家统计局今年1月21日公布的2009年35.3万亿的GDP,以及中国社会科学院2009年12月7日发布的《经济蓝皮书》对今年我国GDP增长率9%的预测值为测算依据,今年我国研发经费大约在7000亿元,预计占GDP比重为1.8%。
  
  “表面上来看,我国研发经费来源结构合理。但政府研发经费投入更多用于试验发展而非基础研究,这很容易形成低水平均衡的困境。”柳卸林教授分析,虽然我国研发经费来源结构与美国、德国、瑞士、日本和韩国非常相似,但在研究类型上,大量研发经费投向企业的试验发展,其次是应用研究,基础研究偏低。“我国基础研究经费比例,要远低于海外发达国家。”

  一般来说,试验发展就是利用从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实际经验所获得的知识,为产生新的产品、材料和装置,建立新的工艺、系统和服务,以及对已产生和建立的上述各项作实质性的改进而进行的系统性工作;而基础研究的投资回报,要远远长于试验发展和应用研究。有识之士指出,没有基础研究投入,无法帮助我国获得更多突破性创新。

  柳卸林教授说,我国自2006年开始实施自主创新政策,但眼下我国经济增长仍较依赖外国技术与企业,关键技术自给率低。由于创新绩效不佳,我国企业所获利润有限,且需向跨国公司支付高额知识产权使用费,形成经济增长速度快但创新能力低下,经济开放同时增加对国外技术依赖程度的怪象。但另一方面,政府与企业却显现出短视心态,仍倾向于试验发展和应用研究。

  “一个国家的基础研究经费,主要依赖于政府的研发投入。但近10年来,我国试验发展的投资比例在明显上升,而应用研究尤其是基础研究比例,却持续处于下降状态。”柳卸林教授提醒道,如果我国出现长时间基础研究投入没有和经济增长保持一致性的问题,最终很容易导致试验发展也一并陷入困境。

  柳卸林教授认为,在政府研发投入方面,既需要利用企业大量的试验发展,促进企业快速进步、获取短期效益,保持经济发展状态;同时更要关注经济长期发展的可持续性。“对我国政府来说,如何分配研发经费投入,并不是个简单问题。提高政府和企业在基础研究活动领域的投资,将是一个很关键的长期任务,也是我国有效实施自主创新政策所面临的一大挑战!”(王乐)

2010年10月28日 10:04:28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