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学陷入集体“哭穷”的尴尬

  在申请到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一所著名公立大学留学时,一名清华大学的学生询问是否可以通过互联网提交材料。

  对方的答复出乎意料:我们经费紧张,没钱打印你的材料,所以请寄纸质的申请材料。

  无独有偶,另一名清华学生也曾接触过加州一所著名的公立大学。她给该校一位教授写了一封自荐信。经过两个月的等待,去年12月初收到了回信。

  这位教授说:“对不起,我的回复拖了太久。美国过去的这个月是个很坏的月份,很多预算被砍掉了,我们都不知道谁还能保住工作。我现在的职位看来是安全的,但是失去了大部分研究经费,因此,在财政状况稳定之前,我没有能力招收任何研究人员。”

  “美国大学在这场经济危机中也变穷了。”这名同学感慨。此前,曾有人提醒她不要申请加州的公立学校,因为加州的财政危机相当严重,含有10所分校的加州大学系统会“很穷很穷”。

  2008年12月12日,加州大学在官方网站发表了校长马克•余道夫的公开信——《公布预算真相的时候到了》,信中说:“我们没有能力再支付得起这样的形象:加大总能在越来越少的公共支持下,做越来越多的事情。”

  他说,在加大董事会通过的预算提案里,该校当前向州政府申请的经费,比实际得到的大约30亿美元要多出6.94亿。“我们提交的预算,代表了运行加州大学并使之成为一个经济引擎和一座卓越灯塔的确切成本。”

  可是12月22日,加州一位高级官员公开表示,如果找不到有效手段,这个全国头号经济大州的财政资金将在两个月内全部用光。

  “我们不要空头支票。像多数加州家庭一样,我们已经勒紧腰带,每天都在减少开支,减少多余的行政事务,缩小校长办公室等行政部门的规模。”马克•余道夫说。

  他警告,如果预算得不到满足,2009年秋季减少招生、提高学生费用都在学校研究的范围之列,而其他一些项目和服务早已被砍掉了。要想维持学生的费用不涨,至少要增加约1.1亿美元的投入。

  常春藤校也无法对经济危机保持免疫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捂紧钱袋的不仅是政府,勒紧腰带的也不仅是公立大学。

  2008年年底,许多私立大学一改每年发布一份财政年报的习惯,纷纷推出中期财务报告,以让师生对难关心里有数。

  哈佛大学在2008年6月30日拥有369亿美元的捐赠基金。管理这笔庞大基金的“哈佛管理公司”在股市和私募基金等诸多领域投资有方,上一财政年度(2007年7月1日至2008年6月30日)实现了8.6%的高额投资回报率。

  但进入12月,哈佛大学校长德鲁•福斯特和执行副校长爱德华•弗尔斯特联名给院长委员会写信说,7月1日到10月31日期间,保守估计,哈佛捐赠基金被金融海啸卷走了22%,超过81亿美元。预计到2009年6月30日,损失有可能达到30%。这所世界上最富有的学校,遭遇了现代历史上最大的一次资产缩水。

  一向财大气粗的斯坦福大学在这场危机中也损失惨重。该校校长发出的一封信中说,校长本人的工资砍掉百分之十,学校处于“招聘冻结”状态——暂时不再招募新的教师,现有教师的工资不变,预计明年不再增长。

  在常春藤联盟的学校中,康奈尔大学和布朗大学都宣布近期不再对外招聘新的非教职人员,布朗大学还表示招募教职人员会更加谨慎。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财务状况近期还很稳定,该校校长在写给师生的信中说:“前景使人冷静。我们会小心行事。我们会可靠行事。我们不会鲁莽行事。但一个艰难的事实是,我们将不得不行事。”

  宾夕法尼亚大学校长艾米•伽特曼一边承诺对学生的待遇不会改变,一边要求全校采取压缩会议、旅游、饮食等方面的费用和减少临时雇员等措施,在未来18个月内千方百计地节省开支。她还宣称,校长、副校长等学校的高级官员,明年将带头不会涨薪。

  同样在一封公开信中,哥伦比亚大学校长李•鲍林格说:“我们显然无法对国民经济的问题保持免疫。”

  越来越多的学校陷入危机

  经过长期观察,一名留美华人表示:“现在形势比我几个月前——金融海啸刚开始时估计的更糟糕,因为现在发现,越来越多的学校陷得很深。 ”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任职于美国一家软件公司,兼职从事留学咨询服务,他以“Warald”为笔名,在中文网络论坛上留下了“留学文摘”之类的众多经验之谈。

  他说,美国公立学校的主要财政来源是政府,尤其是所在州政府。美国有三十几个州出现了财政赤字。经济萧条、公司倒闭、房地产市场萎缩,直接导致政府税收锐减,到处都在削减开支甚至裁员,给学校的教育经费也大大减少。这是公立学校财政吃紧的原因。

  而私立学校一般资金充足,通常拥有较多对外投资。前几年金融和房地产火爆,再保守的学校也会有一些投资,一些著名的私立大学如常春藤联盟成员有大量校友在华尔街的投资银行工作,联系更为紧密,这次华尔街危机来临,它们就大亏特亏。

  “不可否认,这次风波肯定要影响某些理财不善的学校,如果出现个别亏空到无法维持而破产的学校也毫不惊奇。”

  据他分析,高校没钱的时候,做法无非是开源和节流。前者是拼命扩招,多收学费;后者是裁减员工,减少招生,减少一切可能的开支。前者尽管在短期内有效,但在经济衰退期扩招,学生将来的就业会有问题,并影响学校的声誉。后者则是一种保守的做法,但一些学校已明确表示要减少新生数目,尤其是公立学校。

  “我预测明年全奖的形势会很糟。”他说,在欠佳的就业形势下,一些要毕业的博士生会拖延毕业,继续占着奖学金的位子。比如某个专业每年有10个全奖名额,假设学校明年减少两个,老生们再有3~5人延期毕业,新生的机会就大大减少了。

  “这几年有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自费到美国读硕士甚至本科。我认为这些人受影响的程度会比较小。扩招多收学费是开源的首选,很多学校未必会大规模扩招,但是应该不会对人民币说‘不’。”他说。

  美国最大的大学之一——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化学与生物化学系教授、研究生招生委员会主席伊恩•高尔德明确地答复中国青年报记者:“我们今年录取中国研究生的力度跟任何其他年份都一样。我们明年的经费也并未减少。所有的研究生都能通过助研或助教的位置得到资助。我们系总是缺少足够的助教,而我们的教师会继续增多,外来的经费数量也会增长,因此很多学生都能做助研。”

  高尔德教授说,2008年秋季,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化学与生化系录取了9名中国学生,希望2009年还录这么多。

  事实上,高尔德教授这次针对中国学生专门写了一篇文章。文章开头,这位美国化学家开门见山地指出:“让中国学生知道我们招生力度跟去年一样强这个信息,看来是重要的。尽管整个世界都在承受金融危机造成的痛苦,在我们系可不这样!”

  为了吸引中国学生,他甚至强调:“你能见到姚明一年两次,当休斯顿火箭队对阵菲尼克斯太阳队的时候!”

  在一片哭穷声中,他对“飞越重洋一族”的慷慨、认真与热情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来源:《中国青年报》2009-1-8

2009年01月08日 10:12:10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