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子和:坚持精英教育 培养科研“田径人才”

  尽管我国生命科学学科30年来在发展的道路上快速进步,但目前距离真正的世界前沿还有相当的差距。如何保持这种发展势头,在更短的时间里缩小差距,人才培养成为生命科学学科发展的瓶颈。在采访中,两位院士不约而同地强调,应该加强该学科人才的基础培养。

  从“科研大国”到“科研强国”

  在采访中,饶子和讲述了这样一个细节,他初次踏上大洋洲土地时, 高速公路上的反光片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漆黑的道路上,车灯一打开,前方道路上的反光片像一盏盏明灯立刻把高速公路变得清晰起来。

  “当时我们和国外的差距很大,国外同行的工作让我耳目一新,但给我启发最大的还是科学研究的新理论、新方法、新技术。”

  今年夏天在北京成功举办的奥运会,中国以51块金牌高居各国之首,这是1984年中国首次在奥运会上获取金牌时所不能想象的,中国已经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体育大国”,但是,在田径项目上的遗憾,让中国还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体育强国”。

  “科学研究也是如此,在某些科研领域,我们的科学家做出了世界一流的工作,有的甚至是世界领先的,但这些工作从本质上来说还是follow(跟随)。”饶子和说:“对于指导科研方向的新理论、新方法、新技术这‘三新’的创新,我们几乎还是空白,这也是我们拿不到诺贝尔奖的原因之一。”

  在饶子和看来,如果要想追赶世界科学前沿,在世界范围内确立自己的强国地位,“三新”就是体育中的田径项目,是最本源的动力。

  从“娃娃”抓起

  “现在在国外活跃着一批优秀的华裔科学家,他们大多是我国在20世纪80年代培养出来的本科生。”饶子和说:“要像培养科研中的‘田径人才’那样,必须从‘娃娃’抓起,我所说的‘娃娃’,指的是本科教育。”

  饶子和说,这些科学家多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等著名高校,而当时这些学校执行的是苏联式的五年制本科教育体系,在本科期间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高教改革在向西方学习的大趋势下,各高校纷纷由本科五年制改为四年制。“但是美国本科教育的总体质量未必值得恭维,我们的学习和借鉴要有所选择。五年制改为四年制,带来的是理科课程的压缩,这是一个不好的结果。”饶子和说。

  在他看来,压缩基础课程造成学生缺乏后劲,对将来的科研工作产生了消极影响。“我是很怀念20世纪80年代大学本科五年制的时期,培养出来的学生基础坚实、总体水平很高,但是现在的本科教育并不让人乐观。”饶子和说。

  饶子和由此提出一个设想,是否能在一些重点大学中恢复本科五年制教学体系(例如:4年本科+1年硕士),重新重视被压缩的基础课程,再培养一批基础扎实、有研究后劲的学生。

  “近10年来高等教育获得了大发展,这是非常漂亮的!高等教育也逐渐从精英化转向大众化,这也是好事!但在改革的过程中,我们还是要坚持必要的精英教育,只有这样,科研新观念、新方法、新技术的创新才有希望,才有可能培养出科研领域的‘田径人才’。”饶子和说。

  “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一脍炙人口的名言,现在一点也没有过时,一定要理直气壮地宣传,尤其在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的今天,是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的,饶子和如是说。

  来源:《科学时报》2008-12-24


2008年12月25日 09:29:58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