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云流水钱钟书

来源:北京晚报 2013-6-15 管继平

  如果学者大师都明星化,那么我早就是“钱粉”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钱钟书热”从海外开始,之后迅速走红大陆。一时国内好似重新发现了一位学界泰斗、小说大师,于是,钱钟书先生写于上世纪四十年代的小说、散文都纷纷找出重印,一时满城尽说钱。

  钱先生学贯中西,虽然他曾就读的是清华大学外文系,在国外留学所研究的也是英、法文学,但他的传统国学素养却博大精深,我们在读他的《谈艺录》、《管锥编》时,就能充分感受到他探幽入微、融汇古今的博学多才。而且,做学问之余,钱钟书还非常喜欢弄墨飞翰,他时常也会书录一些自己的诗作在好友间应酬唱和。而他和夫人杨绛之间,更是夫唱妇随、琴瑟和谐。杨绛专长于翻译和小说散文创作,也爱好书法,故夫妇俩有一个恩爱有趣之现象:互为对方出版的新书题签,比如,钱钟书出版的《围城》、《谈艺录》、《管锥编》、《七缀集》、《槐聚诗存》等,都是夫人杨绛题写书名;而杨绛的《干校六记》、《洗澡》、《将饮茶》等,又均由夫君题签。钱钟书所用都是他惯常的行草书,而杨绛则一律正楷,夫妇俩一真一草,相映成趣。

  我曾有一次与黄裳先生聊起钱氏夫妇的书法,黄先生说,杨绛的书法是在钱钟书的指导下日课而成。这话听来我稍有不服,因杨绛先生的书法,取自晋唐,写得方正严谨,一笔不苟,甚至我倒觉得杨字比起钱书,似乎更清纯脱俗,可能是杨绛写的较少,似反而更耐看。

  当然,这样说不是判断孰高孰低,而是觉得各具专长。钱钟书不擅楷书和大字,这一点他有自知之明。当年陈寅恪后人曾欲请钱钟书为墓碑题 “陈寅恪先生之墓”七字,钱钟书当即复信婉辞。而且,钱钟书在信中还写了一段有关书法的独到见解,其博识妙喻,令人叹赏。信中曰:“弟不工书,寻常献丑,不过尺牍、笔札,所谓帖体,而非碑体。重诸金石,字必端正。况小字放大,终如小婢学大夫人,纤足放成大脚,贻笑识者,玷辱贞珉。至弟忝窃虚名,抚躬自渐之不暇,而何敢厚颜奋笔为标榜之资乎?”

  钱先生尽管擅书并喜书,但却有如此清醒之头脑和卓远之识见,难能可贵。

2013年06月17日 13:57:07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