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寅恪三不讲

鲁先圣

  陈寅恪曾经执教于清华大学、西南联大、中山大学,他的“三无学人”身份与“三不讲”的治学精神,在当时成为传诵一时的学界奇观。

  陈寅恪是中国现代甚负盛名的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语言学家。在清华的百年历史上,他与叶企孙、潘光旦、梅贻琦一起并称为清华四大哲人;又与梁启超、王国维、赵元任一起并称为清华四大国学导师。因其身出名门,而又学识过人,在清华任教时被称作“公子的公子,教授之教授”。在留学期间,陈寅恪掌握了蒙、藏、满、日、梵、英、法、德和巴利、波斯、突厥、西夏、拉丁、希腊等十几种语言,尤以梵文和巴利文见长。当时的清华大学研究院主任吴宓很器重他,认为他是“全中国最博学之人”。梁启超也很尊重他,谦虚地向人介绍:“陈先生的学问胜过我。”

  上世纪二十年代,清华国学研究所开办时,当时留学德国三十五岁的陈寅恪,在国内属无名望、无著作、无学位的“三无”学人,但最后却与声望卓著的王国维、梁启超、赵元任同聘为国学院四大导师。当年梁启超向清华大学校长曹云祥推荐陈寅恪,曹问:“他是哪一国博士?”梁答:“他不是学士,也不是博士。”曹又问:“他有没有著作?”梁答:“也没有著作。”曹说:“既不是博士,也没有著作,这就难了!”梁生气地说:“我梁某也没有博士学位,著作算是等身了,但总共还不如陈(寅恪)先生寥寥数百字有价值。” 

  陈寅恪游学海外近三十年,足迹所至有日本、德国、美国、法国、瑞士等国,先后就读于德国柏林大学、瑞士苏黎士大学、法国巴黎高等政治学校、美国哈佛大学等著名学府,却未曾拿一个学位。不是他没有获得学位的本事,而是因为他视那一纸文凭为粪土,不屑一顾。陈寅恪的正规学历是吴淞复旦公学毕业,那时的复旦公学不算大学,也不授予学位。

  为此,他的侄子陈封雄曾问他:“您在国外留学十几年,为什么没有得个博士学位?”陈寅恪回答:“考博士并不难,但两三年内被一专题束缚住,就没有时间学其他知识了。只要能学到知识,有无学位并不重要。”后来,陈封雄向自己的姑夫俞大维提起此事,俞说:“寅恪的想法是对的,所以是大学问家。我在哈佛得了博士学位,但我的学问不如他。”  

  到清华以后,他在一九二九年所作的王国维纪念碑铭中首先提出以“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为追求的学术精神与价值取向。他当时在国学院指导研究生,并在北京大学兼课,同时对佛教典籍和边疆史进行研究、著述。在清华大学开设语文和历史、佛教研究等课程。哲学专家冯友兰,当时任清华大学秘书长、文学院长,早已经是著名的学界泰斗一级的人物了。可每当陈寅恪上《中国哲学史》课时,冯友兰总是恭敬地陪陈寅恪从教员休息室走出来,静静地坐在教室里听他讲课。  

  陈寅恪奉行“三不讲”主义:“书上有的不讲,别人讲过的不讲,自己讲过的也不讲”,有人因此亲切地称之为“三不讲”教授。从“三无学人”到“三不讲教授”,是那个年代的文化奇观,更是我们今天的殷鉴。看看当下,那些无独到见解的所谓学者,对比陈寅恪,不知作何感想。

  来源:香港《大公报》转自 华文报摘 2013年1月14日

 

2013年02月22日 10:44:55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