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庆来:中国近代数学的创始者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凌文锋  2012-08-21

  熊庆来(1893—1969),字迪之,1893年9月11日出生于云南省弥勒县朋普镇息宰村,14岁时入云南方言学校攻读法语和英语,为后来他在格洛诺布、巴黎、蒙柏宁、马赛4所大学的留学奠定了扎实的语言基础。1919年,熊庆来获得了法国理科硕士学位。1921年,熊庆来返回云南,任云南路政学校和甲种工业学校数理教员。不久,熊庆来即应聘前往南京创办东南大学算学系,开创了我国近代高等数学教育的先河。1926年,熊庆来应邀参与创办清华大学算学系并担任系主任一职,后在其他同仁的协助下,成立了我国第一个数学研究机构——清华大学算学系研究部。

  1932年,作为我国第一个出席国际数学家大会的代表,熊庆来赴苏黎世参加世界各国数学家会议。会后,熊庆来再次前往法国巴黎,开始了在庞加莱研究所的研究工作。奈望林纳的亚纯函数值分布理论是20世纪最重大的数学成就之一,熊庆来的主要工作就是对奈望林纳理论进行研究、推广和应用。经过两年多的彻夜奋战,熊庆来完成了博士论文《关于无穷级函数与亚纯函数》,先后在《法国学术院每周报告》及维腊教授主编的《算学杂志》上发表,这篇论文在欧洲数学界引起了极大反响,被认为包括了所有无穷级亚纯函数与无穷级整函数,其整函数表达式的精确性已经超过了布卢门塔尔的结果,赶上了波莱尔关于有穷级整函数的研究。正是鉴于他的这一贡献,这篇论文中引入的型函数和定义的无穷级被人们称为“熊氏型函数”和“熊氏无穷级”。

  获得法国国家理科博士学位归国后,熊庆来同苏步青等人共同创办了我国第一个数学学报《中国数学会会刊》。新中国成立后,熊庆来在身体状况日趋恶化的情况下,仍坚持研究,先后在《科学记录》、《中国科学》、《数学学报》、《数学汇刊》等期刊上发表了20余篇具有世界水平的学术论文。熊庆来认为,某些基本命题,当对所论函数本身所加的某些条件转嫁到函数的导数(或积分)时其命题仍成立。在这一思想原则下,他做了一系列深入的研究,并取得了一系列颇具特色的成果。

  在积极攀登学术研究巅峰的同时,熊庆来还非常关注数学的普及和青年才俊的发掘与培养。在东南大学的5年间,熊庆来鉴于当时我国还没有成熟的高等数学讲义和教程,在国外教材的基础上先后编写出了《平面三角》、《球面三角》、《方程式论》、《解析函数》、《微分几何》、《微分方程》、《动学》、《力学》、《偏微分方程》等10多种讲义,其中一部分至今仍为我国理工科大学的教材之一。在青年人才培养方面,熊庆来先后发现并培养出了华罗庚、吴新谋、杨乐、张广厚等一大批世界知名数学家,燃起了中国数学界的“燎原之火”。尤其是他与华罗庚,可谓是我国数学界的“伯乐与千里马”。

  很偶然的一个机会,熊庆来在《科学》杂志上看到了一篇题目为《苏家驹之代数的五次方程式解法不能成立的理由》的文章,写得非常精彩,引起了他的浓厚兴趣。多方打听后了解到,这个署名为“华罗庚”的人只是当时金坛学校的一个事务员,只念过初中就失学了。虽然如此,熊庆来却认为既然他能够写出这样的论文,就肯定是一个有潜力的人才,于是托人邀请华罗庚到清华大学。他先是安排华罗庚做助理员,为其创造了去课堂听课、去图书馆看书的条件。稍后,熊庆来又亲自指导华罗庚的自学,引导他独立思考和解决疑难问题。在华罗庚旁听完清华大学数学专业的全部课程,能用英文写数学论文并有3篇论文相继在国外刊物发表之后,熊庆来还努力举荐华罗庚破格当上了清华大学的正式教员。其后,华罗庚以自己的努力进一步获得了在剑桥大学、普林斯顿大学、伊利诺伊大学等学府学习与深造的机会,成为中国解析数论、矩阵几何学、典型群、自安函数论等方面的创始人和开拓者,并被誉为“中国现代数学之父”,被列为芝加哥科学技术博物馆当今88位数学伟人之一。

  熊庆来对其他学科的人才培养和学科建设也投入了极大的热情。这在他任云南大学校长的12年中表现得尤为突出,正是这12年的筚路蓝缕之功,为云南大学的今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中国传统教育的基础上,熊庆来结合自己留学欧洲、接受西方现代大学全面系统教育的经历,上任伊始就制定出了一份客观实际但又高瞻远瞩的《云南大学设置计划》,先后设立了农艺、森林系、医学院等院系,建立了农林试验场,开展了社会学系的一系列调查研究,使云南大学成为一个立足地方条件但又满足地方需要的大学。

  不只如此,1938年内地高校迁到昆明成立西南联合大学之后,熊庆来还紧紧抓住这一机遇,以借聘、兼职、举办讲座等形式,进一步充实了云南大学的教师队伍。抗战胜利后,其中的一部分学者继续留在了云南大学。在聘请著名学者、完善院系设置的同时,熊庆来进一步加强了学校的民主管理,建立了校务会议、教授会议、教务会议、教导会议等制度,对教师的选用与管理日渐严格,坚持慎选教师,严格考试,整顿校风校纪,为教师水平和学生素质的整体提高提供了坚实纪律保障。

  正是在熊庆来的努力倡导与管理下,云南大学的学习和研究风气日渐浓厚,取得的科研成果也不断增多。《云南大学学报》、《人文科学》、《云大农学》等刊物在熊庆来任职期间相继问世,方国瑜主持的“西南文化研究室”相继刊行了11种西南研究丛书,熊庆来的《无穷级之整函数》、华罗庚的《对垒素数论》、庄圻泰的《逊纯函数之波莱尔方向》、王士魁的《银河系之漫光》等成果也相继问世。同时,各种学术团体相继成立。

  “从事大学教育,恭敬桑梓,惟办学一途。筚路蓝缕,势必要影响自己的研究工作,但能培养出成百上千的后起之秀,这牺牲是值得的。”一腔报效“桑梓”的热情,使熊庆来在推动中国数学教学和数学研究中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2012年10月15日 10:55:36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