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的语言学人    

 封宗信

 

赵元任

王力

  从清华学校到清华大学,从辛亥革命到百年校庆,清华园见证了作为科学的现代语言学在中国的兴起、发展和繁荣。赵元任、杨树达、朱德熙、吕叔湘等语言学大师曾先后执教于清华;王力、李方桂、季羡林、张琨、张清常、李赋宁、许国璋、胡壮麟等语言学大师也先后出师于清华。博古通今的大师和学贯中西的一代代学长,在清华园这块土地上留下过足迹,也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他们为中国语言学研究和教育作出过开创性贡献,也带动了无数后来者在语言学事业上甘于寂寞十年磨一剑。从现代语言学意义上开拓性的汉语方言调查和社会语言学研究,到中西结合视角下中国语言学研究的全面开展和现代汉语语法体系的创立,再到信息时代全方位跨学科语言学研究的进一步深入;从国内最早的普通语言学课程到中国语言学史、现代汉语语法、共和国第一部《现代汉语词典》,与清华语言人有着密切的关系。

  中国现代语言学的奠基者赵元任(1892-1982)曾先后两次在清华园任教(1920-1921,1925-1929),虽然总共不过六个年头,但他的语言学转向和奋斗了一生的辉煌事业,却始于清华园任教期间和为英国哲学家罗素来华讲学担任翻译之时。赵先生语言天赋过人,在康奈尔和哈佛主修数学和哲学,早在1916年就在《中国留美学生月刊》(The Chi nese Students' Monthl y)上发表论文阐述自己对中国语言改革的设想。1920年回到清华任教,讲授物理、数学、心理学的同时,积极参与国语统一运动。1922年在美国发表了《国语罗马字的研究》专谈汉字改革。1925年清华成立“国学研究院”,他与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一起受聘,是四大导师中最年轻的一位,先后讲授过普通语言学、中国音韵学、中国现代方言等课程。1926年在《清华学报》上发表了《北京、苏州、常州语助词的研究》。1927年到江、浙一代调查吴语,掀开了中国现代语言学的第一页。

  1928年发表的《现代吴语的研究》是中国第一部用现代语言学方法调查汉语方言的研究报告,首次使用了国际音标记录方言,对汉语方言调查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堪与美国人类学家鲍厄斯等的《美洲印第安语言手册》相提并论。赵元任对吴语的调查和描写,走出了《马氏文通》以来汉语受拉丁语框架的束缚,吸收了欧洲历史比较语言学研究方法和西方语法理论的长处,从汉语的实际出发,在方法上脱离了马建忠、黎锦熙(《新著国语文法》)对西方语法理论的依赖,影响了20世纪的中国语言学。鲍厄斯从人类学的观点出发,把语言学看做人类学的一部分,而赵元任则从“语言学”的观点出发,为汉语方言调查开辟了语言学的科学研究方法。

  1925年任教于清华的杨树达(1885-1956),讲授过中国文字学概要、国学要籍、修辞学等课程,培养了许多语言学家。他在语言文字学领域的贡献分为早期的古汉语语法、修辞研究和后期的文字学、训诂、音韵和方言等。他的《中国语法纲要》和《高等国文法》揭示了文言语法的规律,《马氏文通刊误》从语法学角度对中国第一部古代汉语语法书提出质疑和辨误,《中国修辞学》至今被奉为经典。

  在中国语言学史、汉语史、汉语语法学、音韵学、词汇学等作出了杰出贡献的语言学大师王力(1900-1986),1926-1927年在清华国学研究院求学期间,深受赵元任的影响走上了语言学之路,于1927年赴巴黎大学留学,完成《博白方音试验录》获得巴黎大学博士学位,1932年回国任清华大学教授。王力一生培养了许多语言学家,写了近千万字的学术论著,既继承了我国古代语言学的优良传统,又充分吸收了国外语言学的研究成果,在中国的语言学从传统学术向现代学术转变和发展的过程中,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1946年和1950年任教于清华的朱德熙(1920-1992)和吕叔湘(1904-1998),都是著名语言学家和汉语语法学家。他们在清华期间合著的《语法修辞讲话》在全国掀起了学语法、教语法、研究语法和修辞的高潮,该著的影响力至今不衰。

  1934年毕业于西洋文学系后留学德国的季羡林(1911-2009)是著名语言学家、外国文学研究者、教育家、翻译家,曾任中国外语教学研究会会长、中国语言学会会长,中国外国文学学会会长。1937年毕业并执教的语言学家张清常(1915-1998),1938年毕业于外文系的语言学家王还,1936年转入清华外文系、1939年毕业于西南联大的语言学家和外语教育家许国璋(1915-1994),1941年毕业于清华研究院的西方语言文学研究者李赋宁(1917-2004),1950年入清华外文系、195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的语言学家胡壮麟等一代代学人,为语言学和外语教学事业作出了杰出贡献。

  1952年院系调整后,语言学研究转移到北京大学和中国社会科学院。清华园语言学研究的重新崛起始于20世纪80年代后期。自那时起,《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发表了多篇语言学研究的论文,广泛涉猎当代语言学的各个分支学科领域。1999年,清华大学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振兴人文社会科学,随着一批批学人的加盟,队伍不断壮大,语言学研究在中文系和外文系同时发展,各有千秋,相得益彰。外国语言文学系继承季羡林、许国璋、李赋宁等前辈的治学传统并得益于胡壮麟等学长的大力支持,由往日的纯外语教学单位变成了教学与科研并重的学术机构,在学科跨度和深度上都有新的特色,涵盖外国语言学理论、应用语言学、外语教学、语言测试、语义学、句法学、社会语言学、心理语言学、神经语言学、计算语言学、文体学、叙事理论、翻译与跨文化研究等领域。中文系的语言学研究则包括汉语语言学理论、汉语方言研究、计算语言学、女书、中国女性文字与女性文化研究、禅宗语言研究、自然语言处理、神经网络语言处理、模式识别与人工智能研究、机器翻译研究等。

  语言学是一门神秘的科学,有很多问题亟待深入探索。从语言的起源到语言作为社会符号,语言科学涉及哲学、逻辑学、社会学、心理学、认知科学、脑科学、计算机科学、人工智能等多种学科。从语音、语义、句法到篇章等结构层面涉及多种发现、描写和解释方法。现代语言学是一个年轻的学科,语言的科学探索是一个刚刚起步的大工程,需要很多代人不懈努力。

    来源:人民政协报 2011-04-11

2011年04月12日 10:11:33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