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先进集体”评选制度的创立(二)

——20世纪50、60年代大学生思想政治工作的一项探索

■校史研究室 刘惠莉

  二

  对于建国初期的中国高等教育界来说,如何建立适合中国国情的高等教育体系,如何更快更好地为国家培养和输送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建设人才,一切都在探索之中。不断探索、修正、再探索,是五十年代中国高等教育体系在建立过程中的普遍特点。同样,学生思想政治工作也是一项全新的课题。在当时,各高校还没有设立专门从事学生工作的机构,学生工作是在学校党委和政治辅导处领导下,主要由青年团承担。随着学校规模的日益扩大,团组织的规模也在日益扩大。面对全校一两百个班级和团支部,他们要在正常的政治课堂教育以外,结合青年学生的特点,承担起思想政治工作,其工作量之大、难度之大是前所未有的。开展评选“先进集体”活动,是广泛调动学生自觉性、主动性,促进学生积极向上,努力进步,争取先进的组织活动形式,为学生思想政治教育找到了一种有效的方式、方法。像所有新生事物一样,“先进集体”评选制度在具体实施、操作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缺点和问题。这些缺点和问题,由于和当时教学改革过程中产生的一些问题纠结在一起而被放大,以至引发了1956年在教育界,主要是高教领域,对于在高校中是否应该实行“先进集体”奖励制度的大讨论。

  事实上,在清华大学和一些高校实行“先进集体”奖励制度不久,这种争论就已出现。由于当时尚在开始推广的初期,其中利弊得失还有待观察,反对和争论的意见只在局部范围有所反映。从1955年下半年起,这种争论和反对的意见日趋激烈,终于在1956年引起了全国范围内的讨论,“先进集体”制度是否影响了学生个性的发展、是否违背了教育规律,在高校中是否该继续推行“先进集体”制度,成为争论的焦点。一些重要报刊,如《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北京日报》参与、组织了这场讨论。中宣部学校教育处、团中央、高教部、青年团北京市委等相关上级主管部门对此问题的争论也很激烈。

  应当说,各大报刊围绕“先进集体”制度问题展开的热烈讨论,也是当时教育主管部门不同意见的反映。几乎与报刊媒体讨论的同时,高教部、中宣部、团中央、青年团北京市委等一些上级主管部门,针对此一问题,组织高等院校领导、青年团负责人开会讨论,研究对策。而在讨论中,各部门之间也出现了一些激烈的争论。

  在上级主管部门中,对于推广“先进集体”制度的基本态度大致是:高教部政治教育司、中宣部学校教育处等持否定和反对的态度;北京市委、北京团市委则一直持肯定和支持的态度。

  北京团市委早在1955年1月,在向中共北京市委、团中央提出的《请示报告》中,建议“逐步在全市高等学校中推广”“先进集体”的评选;而在推广过程中,面对反对和质疑的声音,它又于1955年12月再次向北京市委和团中央提交了《青年团北京市委关于北京市高等学校表扬“先进班”工作的报告》,认为“表扬‘先进班’的工作是学校行政贯彻执行毛主席‘三好’指示,推动学生全面发展的重要方法”,对“改进班级团支部工作方面起了显著的作用。”并在报告中对进一步完善此项制度提出许多具体的、建设性意见。

  1956年,随着在全国范围高教领域内开展对评选“先进集体”制度的讨论,反对、否定“先进集体”制度的争论日益激烈,为此,1956年7月初高教部、团中央作出了《关于高等学校评奖“先进集体”制度问题的调查报告》(修正稿);7月4日,团中央书记处召开扩大会议,专门讨论此项报告,高教部政教司、北京团市委列席参加了此次讨论。该报告指出:“从评选‘先进集体’的根本性质来看,它实质上是一种包括学习、思想政治教育、社会活动、身体锻炼等各个方面的全面的和集体的竞争制度。它本身违反了在学习上和思想政治教育上不能开展集体竞赛的客观规律;违反了教育学原理,平均主义地要求学生先进。”因此,弊端很多,“建议予以停止实行。”同时,鉴于评选“先进集体”制度在群众中已有广泛的影响,为了不引起思想上的混乱、打击群众的积极性,建议“一方面在步骤上要采取逐步收缩的方针;另一方面,还应该通过各种方式继续加强学生的思想政治教育,并用其他多种分工作奖励的办法,来逐步取代‘先进集体’制度。”

  对此意见,列席参加讨论的北京团市委并不赞同,提出了如下意见:第一、目前学校中的主要问题,并不是先进班的问题。某些教学制度不合理、教育思想不明确等等,才是迫切需要解决的主要问题;第二、表扬先进班是一种工作方法,并不是方针原则问题,也不能在先进班和“全面竞赛制度”、“学习竞赛”之间划一个等号。第三、对先进班的作用和缺点要有客观、公正的分析,要有历史观点,而“把一切缺点都归罪先进班,把本来不是先进班的罪过也硬加在它的身上是不公平的,对工作也是不利的。”第四、提出解决办法:对错误的要批判,对缺点要改正,对积极的保留和发扬。希望能够积极正面引导,允许各校按实际情况来决定;但不宜简单地宣布一律“予以停止实行”。

  同年8月3日,在中共北京市第二次党代会上,蒋南翔、杨述、宋硕在会上作了《关于高等教育工作中的几个问题》的发言,在谈到加强学生工作时,专门谈到“先进集体”制度的问题,再次重申了上述观点,并提出:既有不同的认识,不必忙于作出结论,可以留待以后再行研究解决,并认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最高标准”,对“先进集体”制度也应如此。

  从上面所引材料即可看出,身为清华大学校长的蒋南翔,并不赞同否定和停止“先进集体”评选制度。他的这种态度,一定程度上主导和决定了当时清华大学对评选“先进集体”制度所采取的积极措施与政策。

  当时,媒体关于 “先进集体”制度问题展开的热烈讨论,也引起了清华大学师生的极大关注。为了全面认识“先进集体”的利弊得失,评判其有无存在的必要,校报《新清华》自7月10日开始,连续刊登讨论文章,希望通过师生们的自由讨论,进一步改进和提高学校的学生工作。据统计,在七、八月间(中间放暑假),《新清华》集中刊登了18篇讨论文章。参与讨论的有校级团干部,也有系级团干部;有曾当选过“先进集体”班级的成员,也有普通学生,还有参加工作不久的助教。从观点来看,基本上不外乎赞成、坚决反对、希望随着形势的发展进一步改进这三种情况。这些不同意见,都是从亲身感受和实际经历中找出相关支持的论据。综合起来看,除少数观点偏激者外,不论是赞成者,还是反对者、希望改进者,大家都承认“先进集体”制度在培养学生集体主义观念、增强集体荣誉感、增强组织性、纪律性、激发学习热情方面发挥过积极作用,认为集体主义精神仍应该继续发扬,好的集体仍可以奖励;也都承认在执行的过程中,它也有许多值得改进的地方,如固定的、制度化的评选标准、一些班级在课外活动上过分强调集体、工作方法不够细致、形式主义倾向等。

  作为首创和最先实行 “先进集体”制度的学校,面对全国高教领域开展的激烈争论,以及一些上级部门的反对和全面否定意见,清华大学行政和党委对“先进集体”制度始终有一个基本的认识,即它在学生思想政治教育方面能够发挥重要作用,是学生工作的重要内容之一;它的一些缺点,属于方法性问题,而非原则性错误,这些缺点在实践中是能够纠正和克服的。9月14日,校党委召开学生干部座谈会,校长蒋南翔在会上提到了如何看待“先进集体”制度以及围绕它展开的争论,他认为,这个制度有缺点,要修改;但可以先不作结论,还是由实践来考察;对于这场讨论,他希望清华的团干部一方面能冷静分析是非,另一方面也要有虚心接受的态度,以利于继续发扬“先进集体”制度的优点,克服缺点,改进学生工作。他提出清华仍然可以独立实践,有错误可以不断改正。

  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清华大学没有停止评选“先进集体”的做法,而是继续坚持和保留了此一制度。据考察,除1957年因受反右运动影响未评选外,从1958年开始,清华大学每学年仍然定期评选“先进集体”,奖励各项优秀学生。同时,在后来的历年评选中,它注意吸取了1956年讨论中提出的一些批评与改进的意见,逐渐淡化或避免了制订硬性指标、追求运动式的轰轰烈烈效果等缺点,在实践中逐渐完善了“先进集体”评选制度。

  例如,1958年8月,学校授予在真刀真枪作毕业设计中表现突出的水8等8个班“先进集体”称号。1961年1月,校委会通过表扬1960-1961年度寒假毕业生中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名单,对于评选出来的6个先进集体,主要表扬他们“不仅在政治上朝气蓬勃,是一个民主、团结、战斗的集体”,而且在毕业设计工作中,做到了“把革命精神和科学分析的精神结合了起来,艰苦奋斗,作出了显著的成绩,不少项目具有独创的特点”。

  1963年4月举行的共青团清华大学第七次代表大会上,清华大学团委又提出了全校同学争创新的“先进集体”——四好班(思想好、学习好、劳动好、身体好)的号召。校团委副书记方惠坚、谭浩强作了《总结经验,学习先进,为创造更多的“四好班”而努力》讲话。他们强调在争创“四好班”过程中应该遵循的一些基本原则:“创造‘四好’班是一个长期的经常的、点点滴滴的、艰苦细致的工作过程。必须从班级实际情况出发,发挥团支部的核心作用,团结好全班同学,脚踏实地地、循序渐进地作好工作。在工作中一定要注意一些问题,例如:不要形式模仿,搞形式主义的活动;不要搞评比、竞赛、挑战、应战;不要搞学习成绩竞赛及搞分数指标评比;不要评比党、团员比例和申请入党入团人数;不要在课外文体、民兵等活动中比指标和事事集体、强求一律;不要乱提新口号;不要以创造‘四好’班为名,给同学扣帽子;不要歧视班上思想、学习、身体较差的同学;不要浮夸吹牛,隐瞒缺点,假报成绩;不要简单化硬性规定人人争取,班班争取。”在闭幕会上,校长蒋南翔也强调指出:“搞‘四好班’,不能采取突击的方式,而是持续不断、长期努力的过程”,“我们应该承认同学的兴趣和爱好是有差异的,要允许他们在各方面充分得到发展。”不难看出,在1956年对“先进集体”制度讨论时,大家曾经指出和批评的一些缺点,在团代会主题报告中一一列为必须注意避免的基本原则。可见,在实践和不断探索中,“先进集体”评选制度得到了不断的完善和发展。这一制度在不同形势下被不断赋予新的内容和新的形式,今天,在清华大学的学生思想政治教育方面继续发挥着重要作用。

  来源:《北京社会科学》2009年第6期

2010年03月05日 14:34:16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