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在中国计算机科学2020计划(三)

主讲人:姚期智

  “我们只有10-15年的时间来实现中国信息产业的振兴”

  现在要换一个话题,就是我有危机感。为什么虽然我们做了这么多的事情但是我晚上仍然睡不着觉。我在这几年里面常常出国,去访问学校和创业的公司,我虽然很高兴见到我很多老朋友,非常高兴学到很多东西,但是在回来的飞机上我都觉得很难过,因为我深切的感觉到,虽然中国的科学尤其是在计算机科学领域有进步,但是我感觉到在计算机前沿科学的研究上,中国和西方的差距越来越大。我在5月3日有一个机会和前来清华考察的温家宝总理见面,我们谈了几句话。温总理5年以前我刚回国的时候曾经到我家看过我,他支持和鼓励我,希望我能够为中国的教育和研究做贡献。他问我这几年怎么样,我说我觉得做了很多事情但是有很大的危机感。如果我们现在想在计算机科学领域创建世界一流,按照现在的情况,会越落越远。虽然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基地,但是整体上还是会越落越远,我们只有一个10-15年的窗口期能够做这件事情。

  全世界的大学都觉得中国将来是一个很大的经济体,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国家,所以他们的学生需要对中国有很多的认识,这样将来才能在世界的竞争上占据合适的地位。我们可以想象得到,中国的信息产业市场在将来有一天会变得非常大。如果说中国的研究环境和创新能力在那个时候完全不能够与别的国家和地区相竞争,中国的产业将无法分到市场的份额。一个产业的领先地位一旦被别人所占据,就很难翻身,所以必须在中国信息产业市场发展得不那么庞大之前,让中国的大学能够到达一个先进的水平,使得我们培养的年轻人能够有创新的思想,并能发展出具有竞争力的信息产业,这样中国的信息产业才能够在国际市场站住脚。这是我的想法。

  我们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光是知道有危机感是不够的,一个只有危机感的人是非常痛苦的人。感知到危机感唯一的目的就是使我们知道有问题需要解决,我们要有解决的方案。需要行动。我们怎样做?很简单,就是发展出一个世界级的计算机科学的系统,在中国,而且需要快,在十年以内,就是在2020年之前。所以我和温总理提出,我在准备一个计划,使得中国能够创造出一个计算机科学体系来。

  我们的工作是什么?最重要的就是要掌握人才的资源。寻找人才资源光是贴几个广告是没有用的。怎么样能够争取人才才是最有效的?需要有系统的争取。为什么现在找计算机科学的能人很困难?如果找到一个人说我们想聘用他,他会想:去了之后我能否发挥作用?作用多大?值不值得我去做?万一做不好是不是损失非常大?所以没有系统的找人是非常困难的,怎样的方法最有效?就是找一个团队来。世上有一个非常奇怪的事情,就是你想做的看起来很难的事情其实反而更容易。如果我去找十个人,我说你们是不是愿意一起来,我们大家一起办一个计算机系,吸引中国最好的学生,跟我们一起做。我们在国外训练出来的都是最好的学生,在中国训练出来的也是最好的,所以清华的学生很有理由留下来接受我们的指导,甚至能够在将来留下来工作。这些人如果觉得这些计划将来能够成功,那就有不少的人愿意来。所以这件事情不能够光是从激情上来讲,需要理智地把条件列出来能够说服别人,从事这件事情对他们来讲是一个最有益最有效的选择。所以第一点,就是要有计划的招募人才。

  第二点,我们要重新把课程,不管是本科还是研究生的,都要重新做些思考。在国外,课程是非常受到重视的,如果课程不好学生会去别的学校。一所好的学校,课程一定是在不断的进行修正中的,尤其是在发展速度很快的计算机科学,不断地有新的事情要学,不断地有老的材料需要淘汰。

  最后一点,还是要实现国际交流。从国际交流上我们就能够得到对比,就会逐渐变得和交流对象一样强大。

  为什么我觉得我们有很大的机会能够在十年内做出一个一流的计算机科学团队?

  第一点,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我刚刚提过的在理论计算机科学研究中心的经验,我们在5年以内,我们能够成功地将20%的计算机科学发展到世界一流大学所要求的水准。

  我在几个月以前,曾经在主楼做过演讲,叫中国图灵之路,就是中国怎样才有一个系统,怎么样在中国能够培养出获得图灵奖的人和研究环境。在演讲的最后我提到一句话,我说我们的图灵之路只走了三分之一。那个时候是四年多,所以我说我们再走八年图灵之路就走到了。为什么我那个时候说我们做了三分之一呢?因为我们中心正式的学校的编制人员是非常少的,真正要变得和其他一流大学里面的计算机科学的团队的话,我们除了博士后之外我们还需要更多的正规的教授。在以后的八年里面我们需要充实我们的队伍,这是说这话的原因。实际上我还有一句话没有说,现在看来,我们真正的事实是我们的图灵之路已经走了百分之九十。为什么这样说?因为我们现在基本上所有的环境都已经创造出来了,现在我们中心已经相当于国外一流的环境。如果国外一个一流的研究中心他们缺几个教授怎么做呢?很容易,他们学校批准一些职位,他们登几个广告,别人看到都会很高兴,你们这个一流的地方要找人那我很愿意去。像国外这些一流的地方的情况,今年准备增加一些正规的教授,广告登出去,明年就完成了,我们这里现在也是这样。如果我们的制度能够允许我们有一些条件,能够去招收这些人,我们今年登广告明年人才就过来了,我们的图灵之路可以在一年之内做完。所以刚才我说我们的图灵之路已经走了90%。

  但是这里面有些实际上的困难,并不是说做就马上可以做的事情,我们非常了解。所以我们不管说能不能有这样的条件,这条路我们还是在走,所以我们说这剩下的三分之二按照我们现在的轨迹一样可以完成,就是慢一点,效果会差一点。我们自己培养自己的学生,我们在8到10年之内,我们自己培养出自己的学生他们又聪明又喜欢在中国,又跟我很有缘分,经过几年后我们可以自力更生。但是我想说,按照我在理论计算机科学中心的经验,在中国,一个有决心的人,一个有能力的人,一个有国际关系的人,如果我能够和我的同事做成这件事情,离不开清华大学还有国家政府的各部门的领导给我们的很多支持。

  第二点,为什么我们能够实现这个宏伟的2020计划,就是我们中心已经百分百的可以做一个和国际交流的平台。凭我的经验,全世界的科学家都对我们有很大的希望,所以只要我们有这个决心和毅力,我们很容易找到国际科学家的支持,来帮我们共同完成这件事情。因为世界的科学家都觉得如果中国如果在短时间里有超越性的发展,大家觉得这是一个谁都不愿意失去的机会,都愿意参与到这项事业当中。

  在整个过程里面,我们的制度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加强和改革。有很多人跟我讲,中国很难做事,但是他们没有了解到,如果在美国做同样的事情的话,你也一样的难。一个地方一旦有了一个制度以后,想要做很大的马上的改变是很困难的,在西方也是这样。很多事情如果在制度很悠久的地方是根本不可能做的。如我们做计算机科学实验班,假如这个班在美国做,至少需要准备两到三年的时间,非常困难,我觉得基本上不可能。在清华我们几个月把这个事情筹划好了。如果国家和学校的体制能够有一些灵活和改革,我觉得在中国我们是有这个可能实现这个宏伟的目标的。

  最后几句话:我觉得如果我们做的好的话,在中国建立世界一流研究型大学的进程,会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快;中国的图灵之路会比任何人想的都要接近。(采写整理 新闻中心记者 周襄楠)

2009年05月15日 13:21:34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