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企孙:没有自然科学的民族,决不能在现代立脚得住

校史研究室 王向田

  中国物理学界一代宗师叶企孙先生毕生从事教学和研究工作,他学识渊博、品德高尚,一生实践着“科学救国”的理想,为开拓、促进我国物理学及整个自然科学的发展、培育科学技术人才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2008年7月16日是叶企孙先生诞辰110周年,谨以此文记叙二三事,表达对这位杰出的科学家、教育家的深深怀念和敬意。

1936年清华大学物理系部分师生在科学馆前合影,二排左三为叶企孙

  为教育事业贡献毕生精力

  叶企孙,1898年7月16日出生于上海。1918年8月从清华学校毕业后赴美,1921年他和导师W.duane及H.hpalmer合作测定普朗克常数 h=6.556±0.009Î10-27 尔格秒,被物理学界沿用达16年之久。他独自进行了高压强流体静压对铁镍磁导率的影响的研究,达到当时国际先进水平。1923年获哈佛大学哲学博士学位,1925年8月回到清华任教,从事教学、科研长达20余年。他是清华大学物理系的创建者,1926年~1933年、1945年~1946年、1949年3月~11月三度出任系主任。1952年院系调整后到北京大学物理系任教,并任北大校务委员会委员。1954年,兼任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1955年任北京大学物理系金属物理及磁学教研室主任。同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数理化学部委员、常委委员。1957年1月,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室成立,任兼职研究员。

  叶企孙一向尊重爱护人才,没有门户之见,对学术超群的名师总是千方百计揽聘。吴有训以研究康普顿效应而蜚声国际物理学界,经叶企孙的推荐,于1928年秋应聘到清华大学物理系任教。据吴有训夫人回忆,吴有训到职后,叶先生把他的工资定在自己之上。1931年,叶企孙休假出国考察,委托吴有训代理理学院院长和物理学系主任。1934年,吴有训正式就任清华物理系主任,1937年1月叶企孙推荐吴有训担任理学院院长。

  在叶企孙的努力下,清华物理系延聘到一批名师:萨本栋(1928年聘)、周培源(1929年聘)、赵忠尧(1931年聘)、任之恭(1934年聘)、霍秉权(1935年聘)。物理系增设了本科的课程,1929年开出了研究所的课程,成为全国高水平人才培养和我国近代物理发展的重要园地。

  物理系对学生教育方法得当,突出了“因材施教”的原则,重基础,重教学,注重开展科研,重视实验室建设。抗战前毕业的九届学生50余人中涌现出了许多的杰出学者,如理论物理学家王竹溪、彭桓武、张宗燧、胡宁,核物理学家王淦昌、施士元、钱三强、何泽慧,力学家林家翘、钱伟长,光学家王大珩、周同庆、龚祖同,晶体学家陆学善,固体物理学家葛庭燧,地球物理学家赵九章、翁文波、傅承义,以及秦馨菱、李正武、陈芳允、于光远等。西南联大物理系毕业生中,后来成为著名科学家的有黄昆、戴传曾、李荫远、萧健、徐叙瑢、朱光亚、邓稼先、杨振宁、李政道等。解放后毕业于清华物理系、后来成为著名物理学家的有周光召、何祚庥、唐孝威、黄祖洽、胡仁宇、蒲富恪等。

  力求中国学术独立

  1929年清华大学理学院成立,叶企孙出任第一任院长。清华设置理学院的目的,除造就科学致用人才外,“尚谋一研究科学之中心,以求中国学术独立”。同年11月22日,叶企孙在清华校刊上发表《中国科学界之过去、现在及将来》,指出:“纯粹科学和应用科学须两者并重。”“没有自然科学的民族,决不能在现代立脚得住!”

  叶企孙为人诚朴、善良、平和,他终身未娶,热心教育事业,对有志好学青年尤多加提携,亲自动员优秀毕业生到国家急需的应用学科去。他曾专门找龚祖同谈过一次话:“应用光学在军事上很重要,现在各强国都在研究,而我国还是空白,今年要选派一名学生到国外去学应用光学。”龚祖同遂结束了正在进行的核物理的研究工作,去柏林工业大学攻读应用光学。1937年抗战爆发,他放弃了即将举行的博士论文答辩,返回战乱中的祖国,参加了我国第一个光学工厂——昆明兵工署22厂(也称昆明光学仪器厂)的组建工作,开创了我国的光学工业和国防光学仪器的研制和生产。

  抗日烽火 冀中勇士

  叶企孙虽然有着慎行、冷静的品性,有着科学救国的朴素信念,但在那民族生死存亡之际,他勇敢地站出来了!

  “七七事变”后叶企孙南下,因染病滞留天津。养病期间在天津清华同学会设立临时办事处,支应清华师生南下和负责保管清华校产。

  1938年初,吕正操派人到平津招募知识分子去冀中军区参加抗日第一线工作,叶企孙的助手熊大缜(1935年毕业于清华)改变出国计划、推迟婚礼立即去冀中,因工作出色,很快升任供给部部长。4月,叶企孙亦秘密投身抗日活动,组织和派遣以清华师生为主的知识分子汪德熙、阎裕昌、林风、葛庭燧、胡大佛、李广信、钱伟长、张瑞清等去冀中制造和运送军工器材,筹款购置军用物资等。他甚至要亲自去解决技术难题,但被学生劝阻。日军在冀中屡遭惨败,遂追查根据地大批军用物资的来源,叶企孙在天津的活动日渐艰难,加上梅贻琦多次催促他到昆明主持特种研究所的工作,遂于10月离开天津前往昆明西南联大。

  1939年,在根据地除奸运动中熊大缜被错杀,构成冤案。“文革”中叶企孙受此株连。1977年1月13日,他默默离开了人世。

  1987年2月26日,《人民日报》刊登《深切怀念叶企孙先生》一文。1990年,清华大学物理系校友在清华设立“叶企孙奖”。1995年,清华大学举行叶企孙铜像揭幕仪式。

2008年07月07日 09:38:26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