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军区“红一连”连长楚科纬:点燃战士血性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3-7-7 丁雅涵 刘堃

  “这就是‘红一连’的血性,上战场敢于和敌人拼。”黑黑瘦瘦、却显得格外精干的“红一连”连长楚科纬对记者说。这个毕业于清华大学、28岁的上尉军官,以自己在基层部队6年的艰苦历练,点燃战士敢打必胜的血性,把全连战士带成了嗷嗷叫的小老虎。

从清华到铁军 炼成“金牌连长”

  硝烟四起、枪声阵阵的“战场”上,一群全副武装的战士勇猛前行。6月底的一天,“红一连”进行步兵排进攻战斗演练。只见楚科纬一马当先,破路障、钻火圈、射击、撤离战场,战术动作一气呵成。

  “我喜欢这种充满了男人血性,一呼百应的感觉。”他说。6年的加钢淬火,他早已不是刚刚入伍时那个青涩少年。

  2007年,即将从清华大学毕业的楚科纬,从媒体上了解到“铁军”的光荣和辉煌,认定“这就是我要去的部队”。

  “铁军”是中共掌握的第一支武装,是当今中国军队的一支王牌部队。战争年代,从井冈山征战到陕北,从东北打到海南岛,铁军师经历了3000多次战役战斗,创造了强渡乌江、飞夺泸定桥、奇袭腊子口、首战平型关、血战刘老庄等战争史上的奇迹。1927年9月,毛泽东在“三湾改编”中,在“红一连”发展了6名党员,开创了“支部建在连上”先河。

  作为国防生,楚科纬早已决定到基层部队从军并为此做着许多准备。参加武术协会,棍棒拳术样样学。冬夜里,学生们都纷纷从教室回宿舍,而他反其道而行之,从宿舍去操场跑步。这些在别人看来另类的举动,让他练出了一副强健的体魄,为到部队奠定了体能基础。

  临行前,楚科纬在毕业生留言簿上,写下了这样一句话:我选择,我无悔!那一届国防生中,130多名同学大都进了总部机关或科研院所。

  豪情满怀的楚科纬,刚到连队时,也闹了不少“笑话”:连队参加团队列会操,在一次预演中,由于紧张,把本来是“戴帽”的口令喊成了“脱帽”。正式会操时,连长让一名班长顶替他指挥,他只能换上士官肩章站在队列里充当“兵”。后来,紧急集合,总是倒数;实弹射击,经常“靶纸不用糊”;指挥装甲车,手势总用错……

  在铁军这样的精锐部队,光有激情和梦想是没有用的,必须拿出实实在在的真本事。在别人怀疑的目光中,楚科纬意识到:只有学、练,才能立足!

  为练战车驾驶,报到没几天,楚科纬一头扎进驾驶室。盛夏的战车里就像“蒸笼”,不一会,就脸色苍白,爬出车呕吐不止。吐完后,他转身上车接着练。最多时,他一上午连吐3次,喝掉8瓶矿泉水,“陪练”的骨干也换了5个。

  部队到山东日照海训,这个从小在西北长大的“旱鸭子”怕水,不管岸上动作练得多好,一下水全给忘得一干二净,一个海浪扑来,便死死抱住救生圈。“退缩不是‘铁军’人的性格!”他心一横,把自己“扔”到深水区,还叮嘱安全员“只要淹不死就别捞我”。两个星期的刻苦训练,楚科纬已经能够轻松游出300米,还在团里组织的武装泅渡比武中被评为“海训之星”。

  楚科纬说:“人不是生下来就什么都会,地方大学生入伍,有许多短板,只要放下架子扑下身子,就没有学不会干不成的事。刚出校门就进营门,没当兵就当‘官’,更应该放下架子虚心学习。”

  努力,坚持,让楚科纬很快成为“金牌连长”:双杠练习,他一口气做360个,抵一个班;武装泅渡,他全团数得着;全团指挥军官岗位练兵比武,他一人取得射击、驾驶、通信三大专业2个第一、1个第二。

抓训练,他出了名的“狠”

  楚科纬认为,连队战斗力链条上,任何一环都不能松动。抓连队训练,他对自己和对战士,一样的出了名的“狠”:5公里越野,和战士们一起穿上作战靴,塞满携行具;实弹射击,陪着不合格的战士一起爬战术,从训练场爬回连队;合成演练,指挥战士们冲山头、扑水洼……一切按照实战标准来。

  一次野外训练,初融的大雪让地面变得泥泞不堪,战士们都不愿在泥水里爬战术。一向雷厉风行的班长李晓亮一个标准的持枪前进,然后专门拣了一块有水洼的地方来了一个漂亮的卧倒出枪。

  没想到,楚科纬直摇头:“班战术要时时有敌情观念,不能只顾着‘好看’,更要利用有利地形。不怕脏不怕苦是好事,但不能以此做‘彩头’,战场不是秀场!”

  李晓亮兴奋的笑容瞬间“凝固”了,没等他缓过神,楚科纬“噌”地一下冲了出去,沿着地形最好的一条路线开始做起示范。或跪姿观察,或卧姿瞄准,停留观察时的地形不是低洼处就是有遮蔽处。一趟下来,浑身是泥的连长站到李班长面前:“训练是为了上战场,不是为了观摩,更不能走形式。”

  在兄弟连队看来,一连的兵都是呱呱叫,每个人身上都有楚科纬的影子。战士们都说,没有血性的人不配做军人,连长就像火镰,是他点燃了大家的血性。

  一次,一连与警侦连开展侦察与伪装对抗演练,途遇一条大河。当时正值寒冬,所有官兵都脱了外套、打起赤脚跳进冰冷的河中……

  一次演练,官兵乘直升机直插“敌”后。机降地域大雾弥漫,直升机悬停在离地面约2米处。进攻时刻到了,地面情况不明。

  跳还是不跳?这时,站在舱口的楚科纬大声喊:“如果真是打仗,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说完第一个跳下直升机,其他人紧跟着跳下。

  “如果真上战场”、“如果真是打仗”,“红一连”的战士们,都知道这是楚科纬的口头禅。对他来说,当兵打仗从来不是空话。他腕上的手表,是从网上淘来的,兼具测向、测温等作战功能。最让他得意的是,这块表的夜光是冷光,“上了战场,夜间看表就不会被敌人红外侦测到。”

像“车”一样引领“过河卒子”

  楚科纬说:“连队建设就像一盘象棋,‘帅’不能窝在老巢里,只有像‘车’一样奋勇当先,才能引领‘过河卒子’向前冲。”

  一个周末,战士们围在一起打扑克,闹哄哄的,楚科纬不大习惯这种氛围,于是躲在一边看书。时任营长曾乐文看见了,一把夺过他的书:“咋不和战士一起玩?”

  “打牌浪费时间,我也不会打。”还没等楚科纬把话说完,曾营长火了:“还是多读读战士这本书吧!”

  牌桌上的吆五喝六,盟友们的默契配合,对手间的死磕硬拼,让楚科纬看见了战士们的真性情。那一刻,楚科纬明白了营长让他学打牌的良苦用心:虽然天天在战士中间,其实对他们的了解还是皮毛,心与心隔得很远。

  楚科纬说:“带兵人只有像一块泥巴一样,同战士们揉在一起,才能相互理解,互相支持。”从那以后,每逢训练间隙,他都主动找训练尖子比赛障碍战术,与战士比在一起,摔在一起;每个周末休闲,只要听到喊“打牌”,他都会凑上去,和大家“打”在一起。

  战士们都说,楚科纬像一簇火把,引领大家当兵打仗、练兵打仗,使得“向打赢看齐”深植每名战士脑海。

  入伍前只吃米饭的四川籍战士段志强,来连队后把吃面食当做训练课目,经常一周都吃面食。他说:上了战场,还能顿顿米饭?

  战士朱定在教导队集训,注意到战友模仿电影中特种兵单手换弹夹动作,看起来很酷,但是会将空弹夹遗弃在地。曾参加维和、多次目睹外军实战的朱定当即指出,这种换弹夹方式中看但不实用,应用胶带把两个弹夹交叉粘在一起,这样既快速又不遗弃空弹夹。战友们接受了他的意见。

  2011年,楚科纬以一款网络对抗游戏为“蓝本”,植入战场环境、连属武器装备等要素,成功开发“装甲步兵连山地进攻战斗模拟对抗系统”。借助该系统,官兵在网上战场摆兵布阵,“真刀实弹”进行战术推演,大大提高了连队山地进攻实战能力。

  楚科纬说,他常梦见自己带领战士们迎着炮火冲锋,战车快速碾过敌人阵地,子弹划出条条弧线……

 

2013年07月08日 17:08:32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