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清华学子的支教青春

来源:北京晚报 2012-09-17 许前程

  “你住在小山村的小学校,教室改成宿舍,老乡们用木板给你搭一张床,校长送来新被褥,孩子们围着你喊老师。

  你工资有点少,你穿着旧衣服,扎着马尾辫,素面朝天,2块钱理个发,5块钱吃碗面,你一笑,孩子就说你是最美的人。

  你的喜怒变得简单:孩子表现好你就笑,孩子学不会你就哭。孩子是心情的晴雨表,你无眠的夜晚里,为了孩子们的落后,为了孩子们的进步。

  这样的生活多简单,可是也很难。你要让穷孩子有动力翻山越岭来学习,你要让穷家长愿意让孩子毕业再工作,你要让连县城都没去过的孩子们知道全世界的高山大川什么样。

  过了一年,你发现,孩子们变得更好,你也成为了能解决问题的领导者,从此再没任何问题能将你难倒,让你放弃。你在农村的田间改变世界。”

  这是“美丽中国”的工作人员宫超逸写的一段文字,写的是“美丽中国”几百位支教老师的真实生活。

  “美丽中国”是一个专业化教育非营利组织,每年从中美两国招募优秀青年,深入中国教育资源薄弱地区进行为期两年的支教。

  “在中国大城市,70%的学生可以进入大学;而在农村地区,这个数字不到5%。”“美丽中国”网站上这段话震撼了很多年轻人,不少莘莘学子更是放弃当公务员、进央企的机会,加入这个项目。他们就像一股清风,给乡村学校带去新气象。今天,本报记者就带您走近其中的两位,看看他们与众不同的青春之路。

人物

  杨潇,今年25岁。2010年,他在清华大学航天航空学院读研究生一年级,后放弃研究生学业,加入“美丽中国”,在云南省临沧市凤庆县平村中学当了两年支教老师。

支教故事

孩子将他的照片和周杰伦贴在一起

  2011年9月,杨潇已有一年的教学经验。新学年他被分配到初二年级127班教物理。

  127班很“有名”——学习、纪律都是年级最差的。班上学生并不都和希望工程宣传照里的大眼睛女孩一样,很多人求知欲并不强,认真听讲的是少数。有的孩子直接跟杨潇说,“老师你真倒霉,教我们班。”但瘦瘦的、说话斯文的杨潇第一堂课就说,要将127班打造成明星班级。

  杨潇很努力,他每天花五六个小时备课。物理课上,他坚持让学生动手实验,调动他们的学习兴趣。他买来放大镜镜片和漂亮的彩纸,让学生动手制作简易的望远镜。他花6元钱,买来小电动机,让学生用泡沫自制“船体”。当电动船在水面上动起来时,学生们一起欢呼。

  学到磁铁部分时,杨潇又指导学生自制“磁悬浮列车”,将环形磁铁套在铅笔上,通过与下面固定在泡沫板上的磁铁相互作用,铅笔真的悬浮起来了,轻轻一拧,它就转个不停。“做成之后,我才告诉学生,其实老师课前自己试了很多次,都没成功,他们哈哈大笑。”杨潇说。

  一切如杨潇所愿,孩子们学习兴趣变浓了。可到了11月底的一个傍晚,班上的杨昆(化名)突然找到他,这个成绩倒数第三的小男孩情绪低落地说:“老师,我不想念书了。我成绩太差,经常被批评,在学校一点也不开心。”杨潇赶紧和孩子谈心,并告诉他:“我干过农活,很累,你想长大了一辈子干农活吗?……”杨昆哭了,答应继续读书。

  两个星期后,杨潇又去杨昆家家访,走了两个多小时的山路。这一路上,杨昆好像变了一个人,他活泼多了。他说爷爷是村里的医生,自己常跟爷爷进山,所以他能认出路边哪种叶子能止血,哪种草可以治肚子疼。这个小男孩还能根据声音判断出鸟的种类。这些让杨潇惊叹不已,乘机又鼓励杨昆。

  一学期结束后,127班在杨潇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带领下创造了一个奇迹。他们班的物理成绩变成了全校第一,在全县23个学校中排名第三。“奥特曼都没法阻止孩子们在其他班的学生面前臭美了。”班上一个学生将杨潇的照片贴在卧室的墙上,与周杰伦、张杰、飞轮海等娱乐明星在一起,他成了孩子的新偶像。

  今年7月,杨潇完成了两年的支教任务。临走时,杨昆来送别。这个曾想辍学的男孩成绩已从班上41名进步到28名。他说:“老师,我想重读一次初二。我觉得自己挺有潜力,想把物理外的其他科目也补好,我想考大学!”

  两年的经历让杨潇找到了今后努力的方向。他希望自己能创办一所创新学校,在那里孩子们能更充分地发挥自己的想象力。

人物

  张强,今年25岁,2010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信息工程专业,后加入“美丽中国”,在云南省临沧市云县大寨中学支教两年。

支教故事

孩子总敲门找他聊天

  刚听说张强要去当一名乡村老师时,他的父母并不同意。因为张强从小在成都市区长大,清华毕业后选择很多,但张强坚持自己的想法。

  从云县县城到大寨中学要走约76公里的山路,好天气时坐车也要两个多小时。张强刚到时发现这里的孩子基础确实很差,有的初一学生连两位数的加减法都算不对……

  高大帅气的张强不断努力,他的课总是很幽默,慢慢地学生喜欢和他玩。有时候下晚自习,调皮的男孩子仍去敲他的宿舍门。“老师,你再出来玩一会吧。”“老师,有人欺负我,快来帮我报仇。”

  班上有个女生小徐,比较自卑,因为同年级的姐姐成绩比她好很多。小徐只跟坐在周围的女生讲话。张强主动找她聊天,可小徐仍不怎么说话。“那天我说得口干舌燥,最后让她讲一件让自己感到骄傲的事。”小徐终于开口了,讲了有一次她想要一个玩具,可没有钱。她自己上山采了一天的茶叶,又拿到集市上去卖,最终买到了心仪的玩具,这让她特别骄傲。张强说:“这是因为你付出了努力,学习上也是一样。”张强让她每天都要问几个问题,上课时让她回答问题。一学期下来,小徐的数学成绩从60分上升到90分。

  但也有的事情让张强颇为无奈。班上一个女生突然退学了,张强和班主任去家里怎么劝说父母都没用。过一段时间,张强在集市上见到了这个女孩,她的打扮成熟许多,见到张强不好意思地笑。“她说自己到临沧当了服务员。我就想,要是在城市,初一的孩子辍学打工是不可想象的。”

  张强总是鼓励孩子:“要对自己负责,不要被生活推着走。”他们班数学成绩原本排名垫底。他让学生们轮流上台自己当老师,把自己的解题方法讲给大家听,这让孩子们信心大增。短短一个学期后,他班级的数学成绩在整个云县都榜上有名。

  如今,结束支教的张强继续留在“美丽中国”当一名招募经理。

补白

老师,才是一所学校的灵魂

  如今“美丽中国”项目有200多名老师,覆盖云南和广东教育资源薄弱地区50多所学校。“美丽中国”市场与公共关系总监裴钰说,她从小在湖南农村长大。上初中时,一个偶然的机会,她考上了长沙的名校雅礼中学。在那里,中学六年都有从耶鲁大学毕业的老师教授她口语。“这对我影响实在是太大了。第一次接触到学识和眼界都远大于我的人,上课总是用崇拜的眼光死死地盯着他们。”裴钰说,自己后来能考上中国人民大学,多亏了那些美国支教老师。

  现在裴钰跟支教老师们还有联系,老师总跟她开玩笑,“当年你总死死地盯着我们,眼神可恐怖了。”这样的经历让裴钰坚信,将来这些乡村孩子长大了,很可能会跟她有同样的感受。

  因为所有支教老师都相信“美丽中国”创办人潘勋卓的一句话,“他们会用事实证明:老师,而不是校舍,才是一所学校的灵魂。”

2012年09月18日 14:24:07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