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13年孵化310家创业企业

《第一财经日报》2009年05月20日       穆一凡

  一年多来,刘久明几乎找遍了所有知名和不知名的风投,想为自己的专注高清内容播放的“高新播放机”募到一点启动资金,但得到的回答总是“这项目不够出彩,我们是不会投的”。

  他没有放弃,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找到了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2007年10月,他在研究院的扶持下建立了上海锐视清公司,2008年4月拿到了研究院的第一笔风险投资,到2009年初,单月销售额达到200万,发展到5万用户,实现盈亏平衡。

  一个曾经无人问津的小公司,一个大多数风投都曾不看好的项目,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又是何方神圣,为什么敢投?

  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成立13年来,孵化的企业达310家,总产值110亿元,平均每年有15个项目在深圳实现产业化,每年创造的技术价值就超过10个亿,例如在全国抗击非典时期立下赫赫战功的红外线体温测量仪。

  清华大学研究院快速发展的重要经验之一,就是企业孵化、风险投资与资本运作的互动。

  孵化,不是捆绑企业手脚

  2007年6月29日上午9点30分,冯冠平和拓邦电子(002139.SZ)董事长武永强一起敲响了上市的钟声,这是深圳清华研究院孵化的企业中第一家实现国内上市的高科技企业。当初以230万元入股拓邦电子,占股份的23%,后经过增资扩股,获得总计676.2万股,以39元的开盘价计算,其持有的拓邦电子市值2.637亿元,获得了近130倍的回报。

  武永强记忆最深的是,2005年公司在资金周转不灵时,研究院的风险投资基金在一天内就到位230万元,而且双方在《企业孵化合作协议书》中约定,研究院为公司提供的1256平方米的场地,每月每平方米的孵化服务费只有45元。这样的标准,在深圳相当于白送。

  而直到今日,拓邦电子依然与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在一个大楼里办公,武永强的办公室与冯冠平的办公室的距离不到20米。“他们上市了,有钱了,可仍然不愿意搬走”,长久以来研究院与被投资企业之间就保持着这样的默契与合作,让冯冠平非常引以为豪。

  企业长大后与投资人反目为仇的例子,冯冠平看到过很多,“其实不应该争论谁养活了谁,关键是投资人在企业的成长过程中,有没有给过确确实实的帮助”。研究院现在投资过50多家公司,一半以上是研究院自己创办的。

  这让冯冠平回想起研究院的“第一桶金”。

  1998年,深圳大学的几名老师本来在为传呼台开发增值服务,但随着传呼机在深圳市场的退出,转而想做手机短信服务业务,但面临资金和技术的重重困难。冯冠平请了一位通讯行业的专业人士对上述项目进行评估,得出了“很有前途”这个结论后,冯冠平亲自上门,请这几位老师来研究院“孵化”企业。

  没有钱交房租,就用股权入股来代替租金。冯冠平说:“给你们2000平方米的地方,免收两年租金,占你们30%的股份,怎么样?”对方欣然答应了,就这样,一家名为“清华深迅”的公司诞生了。

  此时谁也没有想到,5年以后清华深迅被微软以2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研究院成功收回1000多万元人民币,回报率达到了15倍之高。有了第一家孵化企业,第二家、第三家纷至沓来。到1999年底,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孵化器开张一周年时,整个研究院大楼的企业入住率达90%以上,“保持孵化”的企业达60多家。

  挖矿赚钱,卖铁锹也赚 

  然而,冯冠平的压力却越来越大。“资本运作”一直是科技工作者可望而不可即的高级领域,研究院作为深圳的事业单位,又不可以直接为被孵化企业提供投资和担保,研究院必须有自己的投融资渠道。

  冯冠平想起了那个著名的“卖铁锹”的理论。挖矿的不一定发财,但卖铁锹的一定会发财,因为铁锹是发财的工具。深圳也是一样,深圳不缺企业家,不缺科技企业,缺的是技术、人才、服务,研究院就是要给“鸡”提供一个“能下蛋的窝”。

  “研究院对进驻的每一家企业都非常了解,对他们的技术实力、成长前景、管理团队,包括各种缺点和不足,都看得一清二楚”,冯冠平说,由于鸡在自家鸡窝里,谁能下蛋谁不能下蛋,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对能下蛋的鸡就要多给一些营养,而这个营养就是“钱、资金、风险投资”。

  1999年,冯冠平从一个香港老板手中借到260万元,注册成立清华科技开发有限公司,随即以该公司的名义与他人共同投资组建了“深圳市清华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到2000年末,清华创投的注册资本就达到了1.1亿元,参股企业达到40多家,累计投资额已达30多亿元。

  说到冯冠平的资本运作,不得不提的是研究院参与上市公司ST粤华电(000532.SZ)资本重组一事。

  力合,以竟事功

  2000年3月,粤华电正式剥离不良资产后,每股净资产1.75元。研究院通过清华创投等公司,以每股2.5元的价格收购其20%共4367万股股权,收购款项1.09亿。这原本是珠海前山柴油机发电厂为主体改制后的上市公司,现在其主营业务发生了根本性改变:转向以IT行业为主。重组第二年,业绩就由原本的亏损1.56亿元转为盈利2400万元。

  然而到了2001前后,“名校概念”却面临重大危机,由于在二级市场上被大肆炒作,本身业绩又大幅滑坡,而且科技含量又不断受到媒体和股民的质疑。终于在2002年,国务院和国家教委作出了规范高校企业的有关规定,凡事冠有高校名称的上市公司,都要将所管名称剔除,上市公司的名称和股票简称中都不能再出现高校名称。

  “清华系”也急需打出招牌,抓住重振雄风的良机,大家一致选择了“力合”这个名字。《礼记》云:力合,以竟事功。而力合的意思就是:群策群力,通力合作才能圆满完成目标。

  2002年7月,粤华电正式更名为力合股份(000532.SZ);清华创投更名为“力合创投”,总注册资本3亿元人民币,成为力合股份最大的股东,由此清华“力合系”开始登上舞台。

  “一般情况下,控股公司力合创投负责投资处于种子期的项目,而上市公司力合股份不会去碰这些项目,因为这样风险比较大;从成本和效益来讲,成长期的项目最佳。”冯冠平对CBN记者表示。

  孵化器,英文为incubator,本义指人工孵化禽蛋的专门设备。后来引入经济领域,指一个集中的空间,能够在企业创办初期举步维艰时,提供资金、管理等多种便利,旨在对高新技术成果、科技型企业和创业企业进行孵化,以推动合作和交流,使企业“做大”。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在题为“企业孵化器在发展中国家的初步评价”的一文中将孵化器诠释为“孵化器是一种受控制的工业环境,这种环境是专为培育新生企业而设计的。在这个环境中试图创造一些条件来训练、支持和发展一些成功的小企业家和成功的企业。”一个成功的孵化器离不开五大要素:共享空间、服务体系、孵化企业、孵化器管理人员、扶持企业的优惠政策。

2009年05月20日 11:11:06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