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再生能源是我们的出路”

——专访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研究院院长郝吉明

来源:中国电力报 2014-7-9 曹宏源 徐秋玲 兰希钰

  郝吉明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清华大学学位评定委员会副主席,现兼任世界工程组织联合会工程与环境委员会委员、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委员、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环境科学与工程学科评议组召集人、国家环境咨询委员会委员、北京市人民政府参事、中国环境科学学会副理事长、中国环保产业协会副会长等职。

  主要研究领域为能源与环境、大气污染控制工程。主持全国酸沉降控制规划与对策研究,为确定我国酸雨防治对策起到主导作用。深入开展大气复合污染特征、成因及控制策略研究,发展了特大城市空气质量改善的理论与技术方法,推动了我国区域性大气复合污染的联防联控。

“治理雾霾须控制散烧煤”

  中国电力报:您认为雾霾天气产生的原因是什么?和化石能源燃烧有怎样的关系?

  郝吉明:应当说百分之九十以上来自化石能源的燃烧,包括煤炭和石油。

  中国电力报:您认为未来雾霾天气还将继续加重吗?

  郝吉明:政府承诺2017年京津冀地区细颗粒物PM2.5浓度要下降25%,这是必须打赢的一场硬仗,如果增加了人民是不答应的。现在中国的人口在增加,能源消费也在增加,这就需要政府有所作为。

  中国电力报:您怎样看待能源生产革命?

  郝吉明:中国的能源供给如果总依靠在化石能源上,特别是煤炭上,将排放大量的二氧化碳并造成环境污染,那么中国作为一个大国的责任就没法兑现。未来的发展,可再生能源是出路。中国能源生产的革命就是要往可再生能源、往绿色能源上走。

  中国电力报:您认为火电等传统能源生产方式该走向何处?

  郝吉明:我认为是三条。第一是火电必须要清洁化。过去我们对于火电厂的处理都是烟尘等单一污染物,未来我们需要对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包括各种重金属污染物进行处理,减少排放甚至不排放。第二是火电要提效,多用大容量、高参数的百万千瓦机组。

  第三是中国煤电比例还要提高。我说的这个提高是在煤炭中利用的比例,尽量控制散烧煤,将更多的煤炭转化成电。分散的燃煤是雾霾天气成因的重要来源,一吨散煤甚至比一百吨电厂用煤排放的污染物还要多,所以一定要想办法控制。

  中国电力报:这样会不会造成煤电比例的提高?

  郝吉明:不矛盾。煤电要和其他清洁能源捆绑起来,关键是要提高可再生能源的比例。比如当初为了支持三峡水电建设,每度电拿出几厘钱进行补贴。未来我们也可以把这些钱用来支持风电、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的发展。

 “要促进可再生能源的消费”

  中国电力报:您怎样理解能源消费革命?

  郝吉明:现在可再生能源的电价比较高,但希望大企业都要认购一定比例的可再生能源,不能都是用便宜的火电,所以消费上也要促进可再生能源。

  中国电力报:个人消费改变这块您有什么想法?

  郝吉明:我们现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人均二氧化碳的排放是远高于东京、纽约、巴黎等城市的,所以中国二氧化碳的消减不能只喊口号,必须要有实实在在的行动。二氧化碳的排放跟能源息息相关,我们不能学习美国的模式。比如我们汽车的增长速度是世界上最快的,美国每年也就1600万辆,而我们达到2000多万辆,SUV增加的比例又是最高的,所以我们消费上必须制裁,需要把税收和排放结合起来。另外,化石能源发电和新能源发电也要挂钩。

  还有一个就是中国拥有大量的生物质能源,每年相当于几亿吨标准煤的量,由于缺少出路,我们的农民进行路面焚烧,还影响了环境。生物质能源是可再生能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它转化成气油电都是可以的,所以我们一定要充分利用起来。

  中国电力报:您觉得天然气在能源战略中应当起到什么作用?

  郝吉明:全球已经进入油气时代,这证明了它的重要性。最近我们和俄罗斯、英国也签了很多大单子,事实上我们的生物质、沼气、制药厂、酒精厂包括废物垃圾都可以进行利用,转化成天然气,日常中很多都被我们忽视了。新能源的出路在哪里?主要是风能、太阳能和生物质能。风电出现了弃风,那就是电网的事情。

  中国电力报:您怎样看待电网的发展?

  郝吉明:现在大力发展智能电网,但仍然出现风电上不了网的现象,未来还是需要电网与储能技术相结合,比如电动汽车,将新能源发出的电力充分用好。

  中国电力报:您怎样看待核电的发展?

  郝吉明:我不反对发展核电,中国应该积极地发展核电,但安全是第一位的。中国的海岸线这么长,不一定非要往内陆发展。另外,我们现在有“西电东送”战略,同样沿海的核电也可以往内陆输送。我认为未来核电在我们的能源结构中占到10%~15%的比例还是有可能的。

“能源革命只有不断前进”

  中国电力报:您认为什么标志着能源革命的成功?

  郝吉明:没有成功,只有不断地前进。

  中国电力报:您认为能源结构上有没有比较合适的比例?

  郝吉明:合适的比例就是煤在中国总的能源结构中所占的比例不应该超过50%,这是从环境角度考虑,也是从可持续能源发展的角度考虑的结果。其实我们的煤炭资源占全球的比例并不多,平均量就更少了,以现在的开发速度,我们的煤炭空间已经不大。从长远的角度来看,应该是节约可持续的利用煤炭,所以我们煤炭将来在能源消费总量中应该是在50%以下,可再生能源要达到30%以上,核电在10%左右,油气在10%左右。

  中国电力报:您认为这个结构在什么时间能够成型?

  郝吉明:关键要看我国煤炭的消费能不能达到峰值,煤炭的生产量能不能达到拐点。事实上,这个拐点早就应该出现。中国煤炭的增长不是一个平稳的曲线,特别是从2000年到2012年这十多年的增长,是一种不可持续的增长。中国消耗了全球20%以上的能源仅仅贡献了10%多一点的GDP,可以看出我们节能的潜力有多大。我们讲,节约与开发并重,节约优先,这个问题一直没解决,技术上、政策上都需要大力推动。

  中国电力报:现在关于煤炭峰值的说法有很多,您倾向于哪种?

  郝吉明:关键要看政府的决心,因为政府是规则的制定者。现在煤炭资源的价格最便宜,所以大家更多的选用煤,而不是其他。实际上中国的煤炭是一个不科学的产能,从而满足了一些不合理的需要。

  如果通过能源去制约一下钢铁的产能,也不会出现现在的严重过剩。出现环境问题了,我们又要进行淘汰、拆除,像河北现在进行的压钢、淘汰钢,未来的经济、就业等都会受到影响。

  过去一些地方政府片面追求GDP,或者是搞形象工程,对于环境方面的考虑较少,现在我们对考核体制上进行了修改,需要更多考虑环境因素。另外,还应当建立终身追责的制度,提高官员科学决策的水平,不能让一些人带病提拔。

  中国电力报:在能源领域,有哪些让您印象深刻的技术变革或者是观念变革?

  郝吉明:我认为是风能。奥巴马出任美国总统的6年,也是美国风能迅猛发展的6年。美国能源部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风电所发电量占整个美国电力的4.13%,成为美国第5大电力来源。这些电力足够为美国1550万户家庭供电,几乎相当于美国7个州所有的居民生活用电。

  据说西门子公司研制出了长达75米的叶片,能够经受20年的狂风和各种恶劣天气的考验。而且风电的成本也已经大大降低了,现在风电的单位价格相比2009年已经下降了40%左右,如果按照这个速度,我们的能源问题将很快解决。

2014年07月09日 14:33:00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