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幸福地图”如何绘就

彭凯平:政府要多做事来降低人民不幸福的体会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4-3-27 桂杰 孙梅雪

人物档案

  彭凯平,清华大学行为与大数据实验室主任、清华大学心理学系主任

对话背景

  3月20日是“国际幸福日”。日前,清华大学心理学系首次应用中国社交媒体全年大数据,根据中国人的文化和心理特点,结合幸福科学经典理论,构建了一套可以测量幸福程度的中文心理词库,计算出了中国所有地级城市的幸福指数,并绘制出了2013年“中国幸福地图”。

  彭凯平发现,幸福与经济发展没有必然的关系,最幸福的城市既有杭州、广州这样的大城市,也有很多中小城市,而北京、上海却没有进入幸福城市排名的前50名。

  人们该如何认识“幸福”的含义,怎样来科学评估“幸福”?为此,中国青年报记者专访了彭凯平。

GDP不等于幸福感

  中国青年报:在清华大学的“中国幸福地图”中,哪些地区的幸福指数较高?GDP与幸福感是怎样的关系?

  彭凯平:杭州、滁州、玉溪、鹰潭、扬州、嘉兴、长沙等是幸福指数较高的城市,北京和上海没有进入幸福城市的前50名。我们的研究团队绘制出了各市幸福指数与人均GDP的关系图,结果发现它们之间的关系不是线性的:在比较贫穷的地区,幸福随着经济发展而迅速上升,但在人均GDP3000美元左右存在着一个转折点,人均GDP超过这条线后,幸福将不会随着经济发展而得到很快提升。我们可以看出,在经济发展水平较差的时候,GDP与幸福有必然关系,但是当过了拐点之后,就不能再以经济发展为唯一的目标了。由此可见,幸福与经济发展没有必然的关系,政府必须开始考虑能够提高人民幸福感的其他因素。所以,各地一定要改变以GDP为主导的发展路径,变成以幸福为导向的发展路径,这才是真正的以人为本。

  中国青年报:那么,当GDP超过“拐点”之后,提高人民幸福指数或幸福感的其他因素有哪些?

  彭凯平:影响幸福感的因素有很多。比如,我们在研究中发现,社会关系亲密程度和健康有关系,朋友越多,去医院看病的频率就越低,即较强的社会关系有健康效果,较多的朋友是健康良药。像北京、上海等大都市,很多人的社会关系亲密度低,看病率就高,当然前提是将具有一定的医疗条件作为控量。

  比如,放假本身不能带来幸福,但节日本身的意义可以带来幸福。对于“五一”假日,国民的幸福指数并不高,甚至会感觉到痛苦,因为人们可能会想到堵车、拥挤等问题。有些节日,比如七夕节、情人节、母亲节、父亲节等,虽然没有假期,但是对我们的生活有意义,大家也会感觉幸福。让人民的心境、生存环境、文化素养变得更好一些,这就可以带来更大的幸福感提升。

  中国青年报:要提升幸福感,我国需要做那些努力?

  彭凯平:这个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人类经济生活发展到一定阶段后,GDP提高对于生活的意义降低,幸福变得更重要。联合国把3月20日设立为“国际幸福日”,说明幸福是一个全球性的话题,但是中国对于这个话题的关注较少。

  值得反思的是,中国这些年经济一直在飞速发展,但幸福指数却没有提高,就是因为能够直接影响我们生活的事情,如教育、医疗、养老、安全等方面没有跟进,出现了一些问题。所以,中国的医疗改革、教育改革刻不容缓。

  幸福是可以科学测量的,不能笼统地靠概念谈幸福,要普及幸福科学知识。比如爱国是具体的,排队、尊重他人都是一种具体行为,幸福也是一种具体的行动,一种姿态,一种品位,一种气质。我们要懂得,幸福在细节中,在小事中。

如何科学地定义“幸福”

  中国青年报:除了很多省市提出打造“幸福城市”的概念,老百姓也越来越注重个人生活的幸福感,你认为应该如何科学地定义“幸福”?

  彭凯平:以前我们把幸福看作一种伟大目标,为了这个目标,我们刻苦努力、兢兢业业,但是实现这个目标后,往往发现不像想象中那样幸福。因为幸福就像一条生活的小溪,它随处流淌,积少成多,从而产生幸福体验。所以幸福就像我们的意识,意识有意识流,幸福就是福流,福流才是幸福真正的意义。就是说,幸福是生活小事的积累,我们积累得多,体验得多,意识得多,我们就是幸福的人。如果一个人无法感受、体验,即使得了大奖、获得高位,也不会感到幸福。因为幸福不是崇高伟大目标的实现,是对生活的及时体验。

  中国青年报:幸福指数成为一些地区施政目标后,每个地区的测量指标各有不同,比如绿化面积、公共设施、棚户区改造等,对此,你怎么看待?

  彭凯平:外在环境的改变能不能产生幸福需要人们去感受和体验,在某种程度上也需要人民去发现。比如,政府建了很好的绿地,但是不让人们去欣赏、游玩,仅仅摆设在那里的话,就没有幸福可言。幸福不能简单地看这些外在的硬件,更要看人们的体验。

  中国青年报:你们是通过什么方法对幸福进行测量的?

  彭凯平:我们团队对2013年新浪微博的文本、情境、相关词语等进行研究,最后用1250多个指标组成了清华大学中国幸福指数词库。词库是原创和首创的结合,借鉴了一部分美国的幸福测量指标,同时结合中国人的行为指标和情绪指标,因为我们研究发现,中国人更喜欢用行动和情绪符号来表达情感。

  中国青年报:幸福中国指数以新浪微博大规模数据为基础,但是微博用户是否具有代表性?

  彭凯平:一方面,微博的用户总数不像我们想的只有一小部分人,按照工信部的统计,新浪微博用户已经超过两亿人;另一方面,我们选取的是有效代表人群,在社会中并不是所有人都对社会产生影响,微博涵盖了主流人群,是关心这个国家、分析社会问题的人。美国参加总统选举的代表占总人数的30%,但是没有人说这部分人不能代表美国,因为这些人关注美国国情,决定着美国未来。微博人群是中国很重要的一部分人,他们分析中国、讨论中国、影响中国,因此,我不能说以微博大数据为基础是民主的,但是我可以说它具有有效代表性。我们的研究目的不是要排名城市的幸福程度,而是要找到使中国人更加幸福的途径。

  中国青年报:此次发布清华“中国幸福地图”,你认为最有意义的成果是什么?

  彭凯平:最有意义的成果是编制出了衡量中国人幸福指数的词库,约有1250个。目前词库中的所有指标是并列关系,作用和贡献对幸福感的影响是一样的,实际上影响程度肯定是不一样的,但是样本量很大,还需要继续研究。

幸福是多维度的

  中国青年报:现在大家在讨论网络正能量和负能量的问题,比如,一旦负面消息或者恶劣事件发生,大众的负面情绪必然会增加。你怎么看待这种情况对整体数据的影响?

  彭凯平:研究发现,影响广泛的负面事件,会对微博上的幸福指数造成一些冲击,而一些积极事件,也会在社交媒体上引发幸福的积极波动。其中,一些大的事件还会对幸福的各个维度产生不同的影响。

  我们研究幸福是从5个维度出发的,分别是心情、关系、融入社会程度、意义和成就,结合具体的情境进行分析。

  中国青年报:心情和幸福是什么关系?

  彭凯平:普通人即使是很幸福的人,也会有不开心和烦躁的时候,但是整体上是一种乐观的态度,这就是真正的幸福。幸福不等于心情,心情可以变化,幸福在某种意义上是超越心情的。当一个人心情特别糟糕的时候,肯定不会感觉到幸福,但是有意义和价值的体验。幸福是多维度的,简单的心理和生理满足都不是幸福。

  中国青年报:你怎么看待幸福的这种多维度?哪个维度对幸福的影响最大?

  彭凯平:某种程度上,幸福来自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在心理学上,正面事情和负面事情对于我们心理的影响不是一种对称关系,一些小的负面事情产生的心理影响会大于很多正面事情的影响。比如一个人丢了5块钱,可能会难受很长时间;但是如果捡到了50块钱,可能高兴一会儿就忘了。所以,政府要多做一些事情来降低人民不幸福的体会,要切实解决人民的痛苦,比如解决雾霾、安全保障、食品安全等问题。

2014年03月27日 14:20:01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