稳一代:在现实与梦想之间

来源:中国科学报 2013-05-13 王 剑

        70后正步入中年,80后已经在社会上撑起一片天,90后正相继离开校园进入社会。处在高速发展和社会转型期的大环境里,这一代的年轻人有着怎样的生存现状、困惑与诉求?围绕这个问题,《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了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院长、社会学系教授李强。

        《中国科学报》:80后自称“最悲催的一代人”,因为面临高房价、就业难、通货膨胀等的夹击。对此您怎么看?

        李强:这一代人出生在改革开放以后,对改革开放前的中国没有系统的了解。其实每代人都会有自己的问题,几代人纵向比较起来,80后没有经历过战争、政治运动与饥荒,应该算是非常幸运的。

        当然,他们也碰到了他们的前辈没有遇到的问题,市场经济下,房价攀升、就业压力增大、环境污染等问题随之而来。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多数人收入不高,获得资源比较少的那部分人心理不平衡,就会产生自己很“悲催”的想法。也就是说,价值观念的冲突和心理上的矛盾比较剧烈。

        究其原因,一是体制出现巨大变化。一般来说,一个国家的发展如果比较平稳,人们的是非标准、价值观念、信仰都会处于一种稳定的状态,人们的心理危机就会小一些。但是如果社会巨变,人们就很容易产生心理上的不适应。二是社会转型存在“失范”,即在体制变化过程中,旧体制奉行的规范在新体制里被认为是错误的,或者新体制的规范跟旧体制规范完全不一样,整个社会失去规范,对人的心理冲击会很大。

        《中国科学报》:人们普遍认为当代年轻人比较务实、求稳,媒体称其为“稳一代”。对此您怎么看?

        李强:当代的年轻人的确比较务实。他们是实行市场经济之后出生的一代人,市场经济环境下,金钱容易被当成衡量成功的标准,这对当代年轻人物质观念的影响很大,这是“务实”的原因。

        这一代人的“务实”实质上是注重物质利益。中国的代际特征很突出,建国后出生的人比较强调奉献精神,比较理想主义,集体主义思维、传统家庭观念比较突出。这在很大程度上是政策的影响力太大,因为它是指挥全社会的风向标。

        当代年轻人所处的政策氛围已经变了,而且他们是独生子女的一代,这在我国的历史上从未有过。独生子女的状态究竟是好还是不好,也存在很大争议。

        网络的兴起使这代年轻人在虚拟空间活动的时间比较长,因为是独生子女,又很宅,因此他们在现实中人际交往的层面比上几代人反而要窄。

        另外,当代年轻人生活在中国城镇化的高峰期,人们在城市中高密度聚居生活。社会学中的“芝加哥学派”很早就注意到了人口高密度城市的负面效应,人们心理上容易产生厌倦、焦虑、冷漠,甚至冲突、敌视等情绪。这也被称作“大城市病”。这也是当代年轻人所处的现实环境。

        《中国科学报》:尽管当代社会创业的氛围更加浓厚,但依然有为数众多的年轻人选择当公务员或者进入国企、事业单位。这是不是“求稳”的表现?

        李强:我国的经济体制改革叫市场化改革,其本质是让更多的人去创业、到市场中去竞争。没想到,进入新世纪后人们反而不愿创业、竞争,这只能说是一种退步。大学毕业生争相做公务员这一现象,我认为是政策导向出了问题。

        我们在政策导向上,一段时间里太强化公务员的利益。公务员的形式工资虽然不算很突出,但公务员所能使用、控制的资源却极为突出。你附着在哪里的利益大,哪里的条件和待遇就好,就会吸引更多的人。年轻人争相进入政府机关、国企和事业单位,就是这个道理。因此我们的制度应该导向年轻人去创业、去创造财富,而不是仅仅消耗财富。

        当代年轻人的群体是多元化的,相互之间差异度很大。多元化使得社会更有容忍度,同时也使社会的不确定性增加。

        今天中国面临很多严峻的现实问题,比如环境污染问题等等,要解决这些问题才能发展到一个理想的社会状态。能否实现“中国梦”,希望寄托在年轻人身上。

 

2013年05月14日 09:08:35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