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教授王侃:无论如何核能都是不可替代的

来源:经济观察网 2011-03-17 刘金松
 
  受地震和海啸影响,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放射性物质泄漏事故。截止16日凌晨,事故尚未完全终结,并有新的火情发生。
 
  从对“放射性物质”飘散的担忧,到对国内核电站安全的疑虑。随着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放射性物质泄漏事故的持续,国内民众对核电领域的关注也在不断深入。
 
  经济观察网记者专访了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副主任、核能科学与工程管理研究所常务副所长、中国核学会核能动力分会常务理事王侃,对福岛第一核电站放射性物质泄漏事故的影响及国内核电站发展进行解读。
 
  经济观察网:日本福岛核电站发生泄漏之后,目前日本政府将其定性为“轻微核泄露”,定量为4级事故,这是一个什么概念?
 
  王侃:应该说目前还没有完全定为4级,今天看新闻说,又出现了新的险情,要等到事故完全可控之后才能进行权威的定级。
 
  根据国际原子能机构“国际核事件分级表”,核安全事件共分为7级,其中1级至3级为事件;4级至7级为事故。
 
  4级事故是指影响范围有限的事故,表示放射性物质小量释放,公众遭受相当于规定限值的辐射影响,同时,核反应堆堆芯和辐射屏障出现显著损坏,一个或多个工作人员受到很可能发生早期死亡的过量照射。7级为特大事故,像1986年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厂(现属乌克兰)事故即属于7级事故。
 
  经济观察网: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放射性物质泄漏事故后,有国内民众担心,因核电站事故释放出的放射性物质会形成“放射云”,并可能漂洋过海影响到中国部分地区?
 
  王侃:这个要随时监测,到底会怎么样发展,和多方面的因素有关,不能一概说有还是没有,但从目前监测到的情况来看,应该是没有。
 
  经济观察网:除了对放射性物质“飘散”的担心,也有民众开始重新审视国内的核电站的安全性。对此你怎么看?
 
  王侃:这个担心是多余的。首先是日本发生事故的核电站堆型和我们不一样,他们是沸水反应堆,我们是压水堆,福岛核电站运行的机组,最早是1971年,最晚1979年运行的,我们是在上世纪80年代后期才发展核能,从堆型角度不用担心。
 
  其次,从发展空间看,和日本比,目前我们现运行的核电站是13台,日本是55台;再看和台湾地区的对比,2009年大陆的核发电量700亿度,台湾地区是400亿度。从这种对比中,可以看出,我们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另外一个不能忽视的就是我们国内对能源的刚性需求,不是因为一次突发事件就能扭转的,无论从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还是环保减排的要求来看,核能都是不可替代的。
 
  后续的发展趋势不应该有大的变化,只不过在又好又快发展的时候,更关注一下好,不要只关注快。这个就是中央倡导的在“保证安全的基础上,高效发展核电”,不能光关注高效,还要更关注怎么保证安全。这倒是给大家一个提醒。
2011年03月17日 17:16:13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