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师节”的普遍性意义

■ 陈来

  2004年联合国教科文的年会就有人提出,要定期举办世界性的尊师活动,杜先生参加了这个会,就提出要把孔子的诞辰日,9月28日作为一个世界性的尊师日。杜先生也提到,尊师重道是中国教育史上很重要的一个观念,同时也是一个普遍价值,就是说,对于整个世界的文化教育来讲,它是有普遍性意义的。这些观点,我都同意。我再补充几个观点。

  第一,“尊师”的概念在中国古代思想中是很重要的,特别是在儒家教育思想中,它是非常重要的观念。我们一般讲儒家的教育思想,有两个观念非常重要,一个是“好学”,一个就是“尊师”。儒家教育史里,孔子在《论语》里就特别主张“好学”,但是孔子本人并没有提出“尊师”。原因是,孔子自己就是第一个民间讲学的老师,学无长师,所以在他那个时代,并没有提出一定要尊师。但是在孔子的弟子辈,开始提出“尊师”以后,儒家的教育理论、教育思想就一直在讲“尊师重道”的观念,其影响非常大,不仅影响到中国古代教育的理念,而且非常强烈地影响到了每一代的君主、帝王,特别是皇帝,皇帝从小受到的教育一直到他终年,就是要培养其“尊师重道”之心,这是中国古代政治里很重要的一个观念,虽然皇帝有权势,有财富,但是上面还有更高的价值,就是一定要尊师重道。

  第二,尊师的概念提出非常早。在孔子弟子那一代,《礼记》的《学记篇》中,就提出了尊师的概念,说“大学之礼,所以尊师也”,意思是大学的很多规定,为什么这么规定,目的就是要尊师。到了荀子时期,离孔子已经有两三百年,也提出类似的观点,他不是说“尊师”,而是“贵师”,“贵师而重赋”,其实跟我们说的“尊师”的概念是一样的。可见,在先秦,从孔门弟子的一代到荀子,就明确提出尊师的概念了。到先秦后期,《吕氏春秋》中专门有一篇《尊师篇》,强调尊师。再到汉代,大家都知道,就提出了尊师重道,尊师贵道,《后汉书》、《晋书》里都提到这些观念。到隋朝以后,更是这样,成为深入人心的观念。

  第三,在古代,尊师的观念里,一定是带着另外一个观念。尊师不仅是尊重老师,它一定是和尊道连在一起的。道就是孔子讲的“朝闻道,夕死可矣”的道,道是终极的真理,最高的人生价值,最高的真理。道指的这个真理,不仅仅是科学意义上的真理,它是整个宇宙人生的真理。尊师的概念和尊道联系在一起,比如《礼记》的《学记篇》中就有“师严而后道尊”,需要严师,因为只有老师严格了,学生才能看出道的崇高,道的尊贵。古代把尊师跟尊道放在一起是很关键的内容。后来韩愈的《师说》,是对师道本身的重要规定和理解,就指出要“传道授业解惑”。老师很重要的一个使命就是传道,这和《大学》的思想是一致的,《学记》也是这个思想。为什么要尊敬老师,需要严格的老师?这是为了我们追求最崇高的真理,所以老师的第一使命也是传道,这是儒家传统里面一贯的讲法。古代就有师道的概念,我们今天在讲尊师的时候一定要补充这点,这涉及教育的理念。道本身可以说是真理,而传道就是培养人,育人。教师的职责不仅仅是授业解惑,完成知识上的传递,他是要传道的,是要培养人,培养人的品格、道德,以及他追求永恒真理的志愿的。这才是老师和教育的重要任务。

  尊师日,从中国传统上来讲,一方面是要尊重一个个具体的老师,要尊重他们在文化传承中扮演的重要角色,传递给我们人类知识的积累。但是同时,尊师节还有一个意义,就是尊崇师道。师道一方面是教师的职责所在,一方面是教育的宗旨和本质。所以,不仅仅是尊敬老师,学生包括老师也应该在这个节日里重温师道的尊严。师道尊严不是老师严格要求学生,师道尊严是要你重温老师和师道的责任,重新理解教育的本质。老师的责任是教,教就是教育,其宗旨、目的不能仅仅是授业解惑,而一定要尊道传道。今天,全社会在尊师日,也应该重温教育的本质,就是培养人、塑造人。

  尊师日确实有很重要的意义,一方面是中国教育思想,特别是儒家教育思想中很重要的观念。它在2000多年前,就已经被提出来,一直传承不断,它的观念很悠久,在中国文化中占很重要的地位。而且,在强调尊师的同时,要跟尊道、师道的观念联系在一起,也就是跟我们培养人的目标,对教育本质的理解联系在一起。我要补充的是,尊敬老师,是尊师、敬师的一种心情的表达。另一方面,让全社会,包括老师本人也重温师道的责任、师道的尊严,师道的责任不仅是老师严格要求学生,而是说教育的责任,老师职责本身具有的意义,以此来促进全社会对教育的理解。

  自从“文化大革命”以来,一是尊师的传统被破坏了,现在在逐渐恢复;另一个是功利主义越来越深地影响到大家对教育的理解,对师生关系的理解,把师生关系理解为顾客和卖主的关系,老师只是出卖知识,学生只是交学费来购买知识,这样一种经济功利主义的理解,和我们中国古代“尊师”所包含的师生之间的人文主义内涵,是完全不同的。这一点在尊师日也特别提出来,因为“尊师”本身是充满着人文精神的口号,今天为了纠正泛市场主义对文化的侵袭,有很重要的意义。(注:作者为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院长,文章由田晓玲整理)

  来源:文汇报 2010-09-27

2010年09月27日 09:30:13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