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的撤军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副主任 赵可金

  也许是出于兑现竞选期间的承诺,美国总统奥巴马下达了从伊拉克撤军的命令。然而,面对晦暗不明的伊拉克局势,撤军对奥巴马而言,无疑是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显然,在美国并不是所有人对撤军报以掌声,那些在政治上伺机反扑的保守派仍在跃跃欲试地寻找着奥巴马伊拉克政策的死穴,等待美国政治中东山再起的时机。尤其是在中期选举开锣在即、奥巴马支持率渐行渐低的关头,从伊拉克撤军对奥巴马是福是祸,殊未可知。从政治上来说,奥巴马显然不能把从伊拉克撤军说成是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因为伊拉克的恐怖主义、教派冲突、反美情绪仍然十分活跃,这对一个具有政治眼光的领导人而言,美国此时选择离开显得是多么不合时宜,美国美其名曰将伊拉克交给伊拉克政府,事实上留下的是一个千疮百孔的烂摊子。

  更加令奥巴马为难的是如何面对那些从战场上归来的将士。从军人的荣誉而言,从伊拉克战场凯旋的美国将士理应享受数万群众的欢呼,但此时的撤离意味着这一切近乎一种奢望和梦想,更何况那些踏上归途的美国大兵未必觉得这场战争已经取得了彻底的胜利,即便奥巴马赋予他们英雄的荣誉,也未必能让他们兴奋起来。特别是这场持续了7年多的战争留下了众多身份不明的死者。哪怕是出于人道主义的怜悯,奥巴马总统该对他们说些什么?该对那些在伊拉克战场捐躯的美国士兵和家属说些什么?他们究竟为什么而战?他们是否死得其所?这些问题对奥巴马总统而言都将是十分艰难的。

  可见,美国从伊拉克撤军或许仅仅是一种政治象征,象征着奥巴马兑现了他在竞选时期的承诺,象征着美国的伊拉克政策做出了实质性的调整。然而,美国在伊拉克的撤军行动并不意味着美国在伊拉克画上了句号。相反,美国在伊拉克的行动或许才刚刚开始,伊拉克正在沿着奥巴马制定的新伊拉克政策路线前进。
  
  奥巴马的新伊拉克政策应不可抗拒地包括两个方面:一是美国必定继续维持在伊拉克的军事存在。美国能够军事进驻伊拉克,在地缘政治上是一个重大的收获。美国长期觊觎的中东波斯湾地区由于有了伊拉克战争而获得了主导地位和战略主动权,美国现在可以以地区主导者的身份盯住伊朗,整合阿拉伯世界,而不再像过去那样不得不采取“东遏两伊、西促和谈”政策,谨慎地在中东波斯湾地区力量之间采取一种平衡者的姿态,有时还不得不面对来自其他大国的干预。面对此种战略利好,不管采取何种名义,美国都会选择留下来而不会安静地离开。二是美国必须采取新的办法稳定伊拉克局势。美国留下来不会是免费的,美国在伊拉克战争中塑造的敌人,包括恐怖分子、教派纷争、反美袭击、政局动荡等,不可能扔给立足未稳的伊拉克政府,真正解决这些盘根错节的问题,还需要美国这个系铃人持续性的介入。当然,至于奥巴马是否有办法避免美国泥足深陷,是否能够完成伊拉克重建的艰巨使命,人们还需拭目以待。

  不过,无论奥巴马的新伊拉克政策多么高明,一切还需接受中期选举的考验。对奥巴马而言,更大的政治挑战来自于国内的较量,而非万里之外的伊拉克战场。

  来源:解放日报 2010-09-02

2010年09月02日 14:45:26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