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维扬:别轻言“低碳”

“低碳”成本极高,节能减排才是最实际选择 

  

  费维扬,1939年7月生于上海市。1963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化学系。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

  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费维扬,一位几十年来从事化工分离科学和技术研究的老科学家,近年来致力于温室气体CO2减排和循环经济科学技术基础研究。今日,他做客广东科协论坛,就“发展低碳技术,推进节能减排”作出主题报告。会前,羊城晚报记者独家专访了费维扬院士,他告诉记者,低碳的代价很大!目前,节能减排才是最为实际的选择。

  CO2超排不会致2012式灾难

  费维扬院士介绍:哥本哈根会议上,我国提出到2020年,单位GDP二氧化碳量化排放降低40%-45%,虽然这是一个很大的突破与努力,但是外国人却很不满意。“原因就在于,2020年时,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会增加一倍多!”这样大的总量,40%-50%的降幅自然不够。但是,就是这样的40%-45%的减排量,我国每年新增的投资就大概要728亿美元。“每年花几千亿元人民币做这件事情,代价非常大。”费维扬院士说。目前,很多城市声称要发展“低碳城市、无碳城市,‘低碳、无碳’成为了一个非常时髦的概念炒作,(这种做法)对我们压力很大”。

  此外,二氧化碳排放真的会使全球气候变暖,海平面上升,使诸多沿海城市沦为泽国吗?费维扬教授介绍,北京大学教授钱维宏近日接受《科学时报》采访时指出:“事实上,最近10年来,自然界出现了与IPCC(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的预测完全不同的温度变化。”而许多作为全球气候变暖与二氧化碳排放直接关联的论据也被证明是站不住脚的。因此,虽然二氧化碳过度排放固然会带来环境危害,但并不会造成所谓2012式的末日灾难。 

   CO2捕集封存很昂贵

  实现低碳,很重要的是把排出去的CO2抓回来,让它不要散布在大气中,看似简单的过程,缘何需要每吨50-60美元的成本?费维扬教授介绍,一方面,CO2浓度和压力很低,导致设备尺寸特别大;另一方面烟道气会造成溶剂损失的腐蚀;此外溶剂再生的能耗非常高。因此,捕集封存费用很昂贵!

  我国CO2年排放量已占世界第一,人均也已超过平均值,假若实施捕集封存,需要投入的资金十分巨大。费维扬举例,以2006年计,我国燃煤电厂排放的CO2约为20亿吨,假若捕集就要花费800亿-1000亿美元,相当于7000亿元人民币。而这样的巨额资金,对于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着实承担不起。

  事实上,对于二氧化碳捕集和封存技术,美国也是十分头痛。费维扬介绍,去年10月12日,美国华裔物理学家、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朱棣文教授曾说:“目前CCS(碳捕捉与封存技术)将使燃煤电厂投资增加10亿美元并牺牲约1/4的能量输出。”也就是说,要用燃煤电厂四分之一的电力,并花费10亿美元来进行二氧化碳捕集和封存,成本十分大。而发展先进的、可推广可承受的CO2捕集和封存技术,在美国也要8-10年。

  然而在欧洲,各国低碳压力并不大。法国目前80%的电力产自核电;英国北海天然气很丰富;丹麦通过风能等也解决了低碳问题。因此,这些国家在倡导“低碳”方面较为主动积极。

  太阳能发电也是高能耗产业

  实现“低碳”的一个好方法就是采用新的零排放二氧化碳技术。传统上认为,核能、风能、水能、太阳能等均是清洁能源。然而,看似环保清洁的太阳能利用,其实也会带来能耗和污染。费维扬说,虽然从目前来看,太阳能发电的前景最好,但制造太阳能电池板的多晶硅却是高耗能和高污染产品。“从生产工业硅到太阳能电池全过程,综合电耗约220万千瓦时/兆瓦。”生产过程中的副产品四氯更是一种具有强腐蚀性的有毒有害液体。除此之外,我国目前的多晶硅生产能力已经明显过剩,国内生产的太阳能电98%用于出口。而其他的清洁能源,比如风能,多是“政绩工程”,产出的电都无法“联网”。

  提倡住矮房骑单车节能

  二氧化碳捕集封存成本极高,新能源发展还需要进一步的完善,因此,节能减排变成了绿色经济的重要实现途径。从生活上来讲,也同样可以节能减排。如别让汽车发动机空转,保持正常车距,防止汽车急发动,急加速,急刹车;适当调节空调温度值;停止室内电器待机状态;每次减少一分钟淋浴时间;少让电饭煲处于保温状态;购物时携带购物袋,避免过度包装商品;减少看电视的时间。点点滴滴的小事,都是身体力行的减排良方。

  费维扬强调,现在高楼林立,其实能耗很高。所以搞高楼,对节能很不利。

  费维扬还提出,“多骑自行车,少开汽车”就是节能环保的很好践行。他谈到自己去荷兰,那里的小汽车很少,自行车反倒很多。相比而言,在我国许多城市,自行车并不是那么好骑,车道被占甚至没有车道的情况并不在少数。(刘玮宁)

  来源:羊城晚报 2010-06-30

2010年07月01日 11:37:37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