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建坤:要建立以低碳排放为特征的产业体系

  5月8日下午,“绿色经济与应对气候变化国际合作会议”分论坛—应对气候变化和低碳发展在北京举行,清华大学低碳能源实验室主任,原清华大学常务副校长何建坤先生发表了演讲。

  何建坤先生表示,建立以低碳排放为特征的产业体系和消费方式,是中国实现低碳发展的核心内容,应对气候变化,减缓碳排放增长,我们核心的对策就是要建立以低碳排放为特征的产业体系,包含传统产业的技术升级,也包含发展战略性的低碳新型产业,发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同时也要引导企业自觉参与和公共的自觉行动,社会消费方式的转变是对生产需求导向,也是社会向低碳转型的公众的基础,所以我们要把生产方面向低碳的转型和消费方面向低碳的生活方式转变作为我们应对气候变化,实现低碳发展的重要的内容。

  以下为何建坤发言实录:

  各位专家,我今天汇报的题目是气候变化挑战与低碳发展对策。我们中国的国情和我们当前发展阶段的特征,决定了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领域,面临严峻的挑战和艰巨的任务。中国把可持续发展与应对气候变化相结合,采取了积极的政策和行动。大家知道,中国当前正处于工业化和城市化快速发展的阶段。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能源消费和相应的二氧化碳排放比较快的速度在增长,所以在排放的总量大、增长快方面,是由于当前的发展阶段所决定,这也决定了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面前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和艰巨的任务。

  中国积极应对气候变化,制订了应对气候变化的国家法案,确定了中国应对气候变化的目标、措施和重点领域。建立健全协调管理机制。特别是哥本哈根会议之前,中国公布了我们到2020年应对气候变化的自主减排目标。近几年,中国在节约能源提高能源效率方面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并且取得了显著的成效。但是由于经济的快速增长,所以能源的消费和二氧化碳排放总量仍然呈快速增长的趋势。从90年到2006年,中国单位GDP能源强度下降了52%,年均下降超过4%。相应的二氧化碳的强度也每年平均下降4.2%,这样快的GDP碳强度下降幅度是世界罕见的。另一方面由于从90年到08年,我们的GDP增长5.8倍,所以二氧化碳排放总量也增长2.8倍。人均的二氧化碳排放90年大概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到当前人均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已经达到或者已经超过了世界平均水平。

  从05年到09年,单位GDP的能源强度下降了14.38%,扭转了十五期间GDP能源强度上升的趋势。到今年年底,有可能实现单位GDP能源强度下降20%左右的目标。能源强度有很大幅度的下降,但由于经济快速增长,能源消费总量也有比较显著的上升。所以我们控制能源需求和二氧化碳排放总量上升的幅度仍然是非常艰巨的任务。我们在能源领域的技术进步非常显著,能源效率提高非常之快。主要高耗能产品的能源单耗持续下降,大概每年下降1%到2%。比如说我们的供电煤耗,十年以来每一度电的平均燃煤煤耗下降了50克标准煤,发电效率提高了14.2%,中国燃煤电站的平均效率已经超过了美国燃煤电站的平均效率。

  我们在十一五以来,连续大量的淘汰落后产能,这样使得高耗能产业的产品单耗下降速度非常之快。2005年和90年相比,由于重工业核化学工业在这个阶段比较快速的增长趋势,产业结构的调整以重化工业比较明显,特别是高耗能产业的发展速度,超过了经济的平均增长速度。所以这样的一个产业结构的变化,加重了单位GDP能源强度上升的趋势。所以这个阶段,由于产业结构的变化,减缓了技术进步的效果。所以十一五期间,GDP能源强度上升,在十一五期间,虽然这种趋势有所扭转,但产业结构没有起到比较显著的节能作用。

  我们国家可再生能源和核能发展非常迅速,比重持续增加。从05年到08年三年期间可再生能源和新能源增长近60%,核电装机连续三年翻番。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在一次能源中的比重也由7%上升到8.9%,2009年新增装机当中,风电和水电就占了32%。所以中国可再生能源来替代传统化石能源的趋势还是比较明显。但是由于中国可再生能源的基数比较低,在整个的可再生能源快速发展过程中,新增加的非化石能源仍然不能满足新增加能源的要求,化石能源消费仍然还会有所增长。

  从我们当前来看,大幅度降低GDP碳强度,提高碳排放的产出效益,是我国中近期应对气候变化,实现低碳发展的主要的目标和切入点。我们国家提出了二氧化氮排放到2020年比05年下降40%到45%自主减排目标,统筹了国内的可持续发展,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但实现这样的目标,我们十一五期间已经开始做出了努力。十一五期间单位GDP能耗下降20%左右的目标就是实现碳强度到2020年下降40到45目标的组成部分。我们除了十一五期间有了巨大的投入和努力,十二五和十三五要实现这样的目标,需要还有更大的资金和技术方面的成效。

  转变经济的发展方式,加快产业结构的战略性调整,是我国实现自主减排目标,实现低碳发展的关键措施。为了应对气候变化,将极大的压缩全球的碳排放空间,中国不可能再延续发达国家以高能源消费支撑的现代化道路,要向低碳发展的模式转变。发达国家的二氧化碳的排放大体上2/3左右是发生在建筑和交通等公共消费领域,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70%以上是在工业的生产领域。所以中国自己的低碳发展路径,就是要引导好生产方式的根本性转变,包括我们调整产业结构,控制高耗能产品的出口,从而实现GDP能源强度的较大幅度的转变。

  我们要建立以低碳排放为特征的产业体系和消费方式,是中国实现低碳发展的核心内容,应对气候变化,减缓碳排放增长,我们核心的对策就是要建立以低碳排放为特征的产业体系,包含传统产业的技术升级,也包含发展战略性的低碳新型产业,发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同时也要引导企业自觉参与和公共的自觉行动,社会消费方式的转变是对生产需求导向,也是社会向低碳转型的公众的基础,所以我们要把生产方面向低碳的转型和消费方面向低碳的生活方式转变作为我们应对气候变化,实现低碳发展的重要的内容。我们要加强技术创新,发展低碳新兴产业,是我们实现低碳发展的重要支撑。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形势紧迫,对低碳技术需求强劲,推动了低碳技术的创新。据UNEP估计,全球如果实现2050年温室气体排放减半的目标,从2005年到2050年在低碳技术领域投资将是基准情景的十倍,每年大概要1.2万亿,这样的一个社会的需求,会大大推进全球范围内低碳技术的创新。所以大规模的低碳技术设施的建设,对我们国家推进新能源的技术创新,发展低碳新兴产业,也提供了非常重要的机遇。我们要抓住世界低碳经济快速发展的机遇,国家的政策激励与企业的自身动力相结合,加强企业自主创新,达到绿色竞争力。


  当前我们要统筹国内和国际近期和长远,局部与全局,走中国特色的绿色发展之路,实现保护全球气候与国内可持续发展的双赢。因为中国在当前发展当中,除去要走绿色发展道路,应对气候变化以外,还面临国内能源资源供应和区域环境的制约。我们同时还要解决国内的环境污染,饮水的健康等等发展方面的问题。所以我们贯彻绿色发展战略,兼顾国内可持续发展和全球的应对气候变化,兼顾近期解决国内资源和环境的制约,经济的发展与生态环境的协调以及长期减排二氧化碳,保护全球气候这样的关系。所以把近期的目标和远期的目标结合起来,在可持续发展的框架之下,应对全球气候变化。

  谢谢大家!

  来源: 网易财经 2010-05-08   

2010年05月10日 11:38:58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