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聚办学优势,培养创新人才

顾秉林

  5月2日下午,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教授在第四届中外大学校长论坛上发表了题为《汇聚办学优势,培养创新人才》的演讲。演讲由中国农业大学校长柯炳生主持,以下为演讲实录。

  顾秉林教授在演讲中回顾了清华大学人才培养历史及特点。清华大学成立于1911年,近百年来秉承“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校训,致力于培养学术大师、兴业之士和治国栋梁,培养中国和世界的中坚和领导者。在人才培养上,清华大学大体上经历了以下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从建校到上世纪四十年代末(1911-1949年)。在这个阶段,清华大学人才培养的典型特色是“厚基础”。特别是,三四十年代梅贻琦先生担任清华大学校长的近二十年中,他广结名师,给学生打下了坚实的数学和人文基础。从那时起,清华开始强调大学教育应在通而不在于专,通识为本,专识为末,并且开始在教育中倡导和实践中西融汇、古今贯通、文理渗透,这成为了清华教育理念的重要传统。当时,很多学生打完基础以后到国外接受高水平的教育,后来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回到中国并做出了杰出的贡献。这个时期培养出来的杰出代表人物有杨振宁、李政道、陈省身、林家翘、张明觉等科学家;我们国家表彰的23位两弹一星专家,其中14位在清华大学学习或工作过,如赵九章、钱三强、邓稼先、王淦昌、周光召、朱光亚等;还有其它方面的专家,如梁思成、钱钟书、费孝通、季羡林、梁实秋等。可以说,清华大学在这个阶段培养出了一大批学术大师。

  第二个阶段从新中国成立到上世纪七十年代(1949-1978年)。这一个时期,面对国家大规模经济建设的急迫需求,清华强调“厚基础,强实践”。在这个阶段,把“强实践”与第一阶段的“重基础”有机结合,使广大学生在国家建设的第一线脱颖而出。当时蒋南翔校长提出,大学教育不仅给学生干粮,更要给学生猎枪,就是让学生自己具有获得干粮的工具和本领。当时蒋南翔校长还提出,要让学生真刀真枪做毕业设计,让学生直接参加到国家建设、工商设计的实际领域,在实践中提高他们的业务水平。由于院系调整,那个时期的清华主要以工科为主,被誉为“工程师的摇篮”,事实上它也是中国教育、科学、产业和政府领导者的摇篮。今天,有四分之一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和五分之一的中国工程院院士是清华的校友,他们中大部分是那个时候培养出来的。

  改革开放以后,清华人才培养的特色进入到第三个阶段(1978年至今)。特别是进入到新世纪以来,面对激烈的国际与人才竞争,在过去的“厚基础、重实践”之上,我们感到“求创新”成为时代提出的突出要求,也是清华即将进入新百年时必须承担的历史责任。那么,究竟应该如何求创新?我们认为,创新型人才培养必须在创新的实践中培养并成长。从机制上看,就是要努力将学校具有的多方面的办学优势转化为人才培养的资源,服务于对学生的创新性实践教育,把所有的学校能够利用的优势资源都转化为培养学生的资源,都转化为提高教学质量的资源。

  首先,要发挥综合性学科布局的优势。我们说清华的学科很全,这是为什么?实际上是为了给学生的培养成长提供丰富的土壤。我们提出综合性、研究性、开放性的办学地位,在工程科学的基础上,逐步发展和完善理学、管理、人文社会、艺术、医学等学科。目前清华现在有15个学院、55个系,为学生提供了多学科的成长环境。

  第二,要发挥前沿研究的优势,学生创造、创新的空间是通过发挥前沿研究的优势来提供的,我们提出了科研定位的六字方针,即“顶天、立地、树人”。“顶天”就是紧跟科学技术的前沿,“立地”就是为经济社会的发展提供有力保障,“树人”就是培养人才。也就是说,要面向世界学术前沿,要满足国家战略需求,在科研中培育创新人才。例如,清华目前超过70%的博士生在学期间参加了两项以上的“863”和“973”的项目;以研究生为第一作者发表的SI论文占全校的论文60%以上。近年来,很多博士生直接参加高水平的科研活动并在Nature、Science等国际顶尖的杂志上发表了不少文章。

  第三,是在师资队伍建设上,要充分发挥一流学者的作用,为学生配备高水平的导师。我们学校有科学院士37人,工程院院士37人,如果他们不跟学生面对面的接触,不参与学生培养工作,实际上就没有把这些优势资源转化为学生培养的优势资源。这些年来,我们坚持培养与引进有机结合,吸引了从海外归来的一些人才,特别是一些大师和领军人物到清华任教,比如像诺贝尔获得者杨振宁教授、图灵奖姚期智教授、应用数学大师林家翘教授;在中国实施引进人才的“千人计划”中,清华三批共进了24人,都是年富力强的学术代头人物,比如说我们生命科学院院长施一公教授。那么,有了一流的师资,我们特别注重让他们把更多精力投入到学生培养上。所以,清华在2003年开始搞新生研讨课,小班上课,10—15个人左右,由名师主持,以探索和批判性思维和研究为基础,注重师生之间的互动和教师的言传身教,现在我们的新生研讨课已经陆续开设了250种,先后每年有4000多名新生受益。同时,我们还继续实施“大学生研究训练计划”(SRT),由学生自己选择课题,在教授的指导下利用课外时间开展研究。现在已经有三分之一的学生参与了“学生研究训练计划”。比如说:去年荣获第11届全国挑战杯大学生课外学术作品赛特等奖的作品就是源于这一训练计划。另外,我们这些年还开展了实验室探究课。清华大学研究所有的实验室不仅要对研究生开放,而且要对全校的本科生开放,接受全校本科生来参加实验室的探究工作。

  第四,是充分发挥国际交流的优势,开拓学生的视野,培养学生的国际意识。我们坚持国际化办学,目前40%的博士生和25%的本科生在学期间有到海外学习访问的经历。同时还专门设立了基金,每年资助1500名研究生出国出境参加各种各样的学术会议。我们也积极与世界一流大学联合办学。比如与德国的亚琛工大、日本的东京工业大学、美国UIUC联合培养硕士学位,参加中法的“4+4”的联合培养项目等。在推动学生走出去的同时,还积极聘请海外著名的学者。目前每年大约有800多位海外学者来清华讲学授课,联合指导学生。另外,还与国外著名高等学校合作开展科学研究,与很多国外名校互办“大学周”、“大学日”等,让学生在高水平的研究机构和浓厚的国际学术交流气氛中受到熏陶。比如说,我们与剑桥大学成立了低碳能源三校联盟。

  下面举一个例子,来说明我们的人才培养工作,即“清华学堂人才培养计划”。清华学堂是清华建校的第一栋建筑,以清华学堂命名的这个因材施教的培养计划,赋予了它文化和传统的内涵。这个计划首先遴选有潜质的学生,为他们创造一流的师资,提供最好的条件,创造浓厚的氛围。使得入选这个计划的学生作为一个领跑者,在全校起到示范和引领的作用。因为经常有人会问这样的问题,考到清华的学生都是拔尖的学生,为什么还要挑选一批?我们主要是把他们当作领跑者,在全校起到示范和引领的作用。就像奥运会比赛一样,领跑者不见得是冠军,但领跑者是非常重要的。这个班是不断调整的,适合的学生就会补充进来,不适合的也可以退出去,所以说,领跑不一定都是冠军,但他们在这个过程中确实起到了引领的作用,把速度和氛围都带起来。我们这个计划分成若干个班,都由著名的学者担任首席教授。比如说:数学班的首席教授是获得数学奖最高荣誉的华人数学家丘成桐教授,计算机科学班的首席教授是姚期智,生命科学试验班的首席教授是施一公,等等。还有我们的钱学森力学班,特别注重多学科的交叉,像航空宇航工程、工程力学、机械、精密仪器、热能、汽车、土木工程、水利工程等系都参与进来。同时,特别注重人文素质和社会责任感的培养,希望早日就工科拔尖创新人才的培养,建立一个良好的平台。

  还有计算机科学实验班,由姚期智先生亲自制定培养方案和计划,学生参与到清华和微软亚洲研究院等机构的科学研究项目中,同时与国际顶尖学者有非常多的交流机会。我们认为,在这样的环境熏陶下,对培养学生的学术兴趣、视野和能力是非常有利的。现在,已经有学生毕业后得到进入美国一流大学任教的机会。明年,清华大学将迎来百年华诞,我们将对清华百年来的教育经验和面向新百年清华大学的教学理念展开思考和讨论。在此,真诚邀请各位校长各位学者到清华交流!

  顾秉林简介:

  顾秉林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物理学家和材料科家。1982年在丹麦Aarhus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继续在清华任教,先后担任物理系教授,系主任,清华大学研究生院院长。2003年起任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教授长期致力于物理学和材料科学的研究和高层次人才培养,在凝聚态物理方向取得了许多重要成果,获得料多项科研成果奖励。目前兼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委员、物理学与天文学学科评议组召集人,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委员会委员等职务,教育部物理与天文学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物理学会副理事长,亚太物理学会理事,中国体视学学会理事长。

  人民网 2010-05-05 本文有改动有删节

2010年05月05日 13:56:30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