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稻葵:1万亿赤字还可以增加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0-03-15

  核心提示:一万亿元的赤字是非常保守的数字,李稻葵认为,基于中国经济的风险程度,赤字还应该再多一点,这样才能促进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和经济结构的调整。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1-2月份的工业增加值达到20%以上,同比似乎反映经济在加快,但是经济环比数据如何,仍不得而知。

  3月14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对媒体表示,虽然世界经济出现整体复苏的形势,但世界经济的主要矛盾和问题并没有完全消除。“中国的经济离不开世界,我们虽然出现了经济的企稳回升,但是我们许多企业的经营状况还没有根本好转,它们主要靠政策的支撑。”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对于上述问题,有深入的体会。

  李稻葵判断,目前国际经济恢复的不确定因素非常多,而西方国家采取提升通胀水平,来改变资产负债表的方式,也使得未来全球经济的走向不太明朗。因此需要监测好相关数据,做好应对。

  对于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财政赤字赤字规模将达到1万亿,李稻葵表示1万亿元的赤字是“非常保守的”,我们的赤字还应该多一点,这样才能促进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和经济的调整。

  1万亿的赤字还可以增加

  《21世纪》:今年仍将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你对目前的经济形势怎么看,是否存在过热的风险?

  李稻葵:今年经济过热的风险基本上得到了控制。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判断,是因为从2009年底到2010年前两个月,政策层面已经出现了根本的变化,尤其是货币政策。货币政策得到了坚决的调整,调整的力度很大,方向也十分明确。

  在这些政策调整的影响下,市场预期发生了变化。目前股市、楼市都发生了变化。与之相关,投资者的情绪也出现了微妙的变化,他们变得更加谨慎了。

  这些信号告诉我们,今年经济过热的风险已经降低。

  《21世纪》: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今年财政赤字将达到1万亿,不过仍处于3%的安全线以内水平。出于对民生投入的考虑,是否可以增加更多的赤字?

  李稻葵:1万亿元的赤字是非常保守的数字,我认为赤字还应该多一点,这样才能促进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和经济结构的调整。我们的风险是很小的,因为中国政府手里有大量的国有财产,不需要担心。

  《21世纪》:你对去年到今年的1.18万亿中央投资带动4万亿投资的效果,以及地方财政债务风险怎么看?

  李稻葵:4万亿投资的整个运行效果是不错的,投资起到了保增长的效果。但是,现在就想判断投资的质量、回报率、社会效应,还为时尚早,因为许多项目都还没有结束。

  地方债务风险目前没有暴露出来。所以,我们要对一些潜在的风险进行不断地监测、调研,并且做好预案,银行、资本市场、上级财政都要做好准备。

  《21世纪》: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发展环境虽然有可能好于去年,但是面临的形势极为复杂”,你认为复杂在哪里?

  李稻葵:今年经济形势的复杂性,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其中一个方面大家谈得比较多,另一个方面则关注不够。

  谈论较多的一个层面是指,今年经济的金融形势比较复杂。由于全球经济恢复步调不一致,美国、欧洲各国都不一致,国外的投资者心态也不稳,所以国际经济恢复的不确定因素非常多。

  而谈论得不多但更重要的第二个层面就是:目前中国经济运行的规律发生了变化。举例来说,目前资本市场的参与主体与3年前相比发生了变化,变成了基金主导;与3年前相比,大银行的作用也增强了,银行政策的变化会直接传导到经济,导致波动;房地产市场上,3年前相当一部分需求是首次置业需求,而过去1年的经验告诉我们,目前许多需求是投资性的需求,这是个新现象。这些经济运行规律的变化会给经济形势带来影响。

  具体来看,今年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可能还是比较快,如果下半年银行贷款趋紧,投资项目的融资需求又较高,资金链发生断裂,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速就可能下降,这就会带来经济运行的波动。

  这就要求我们共同监测、共同研究中国经济运行规律的变化,千万不能过分依赖过去的经验。

  给地方政府新的财源

  《21世纪》: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强化宏观调控,提高调控的灵活性和针对性,保持经济平稳增长和管理通胀预期和结构调整的关系,你对于今年的宏观调控有何建议?

  李稻葵:我对宏观调控提一个原则性的建议,一定要不断地监测经济运行中的新变化、新现象,货币政策要注重灵活性和前瞻性。

  2010年经济增速很可能是前高后低,上半年的统计数字非常漂亮,下半年相对而言有所下降。原因是去年的基数是相反的,前低后高。

  因此,调控政策恐怕也不得不前紧后松。目前各种各样的调控政策已经出台,尤其是货币政策,调整的力度还是比较大的。那么,到了下半年,如果我们的经济运行相对而言出现了一定放缓的话,政策调整有可能会变松。所以,政策的调控有可能是前紧后松。

  《21世纪》: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今年将继续大规模实施保障性安居工程。你认为怎样能较好地调动地方政府的积极性?

  李稻葵:我建议,要鼓励、允许地方政府以自己开发、自己入市的住房做抵押,在资本市场上融资。这种做法可以给地方政府一个新的财源,从而调动政府直接入市的积极性。这种稳定的融资形成后,能够让地方政府抛弃过去的“卖地财政”。

  目前的情况是,地方政府靠卖地能卖出几个亿来,但政府在这块地上自己搞房地产开发却要赔钱。所以,我建议要从制度层面来推动房地产的“二次房改”。

  同时,我建议,把一直由中央代发的地方债放开,把手中持有的保障性住房拿来抵押,通过用保障性住房的租金收入发行地方债券。在募集到资金后,再度用于下一步的民生项目,包括保障性住房的后续建设。

  如果采用这种方式,政府建保障性住房不仅有收益,更为重要的是,夹心阶层低成本地住到房子。2010年,我认为房地产会发生较大的调整。(肖明 高那 宋美凤)

2010年03月16日 10:07:22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