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满足内需的基础上扩大内需

孙立平

  扩大内需的根本在富民,在利益格局的调整,而不是在于鼓励人们花钱消费。尽管这些措施起效比较缓慢,但这种内需的扩大将会是根本性的,有实质性意义的。

  在新的一轮启动内需政策实施之际,有必要在汲取以前经验教训的基础上,调整扩大内需的思路和政策。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需要将扩大内需建立在满足需求的基础上。必须正视这样一个问题,我们现在一方面是“内需不足”,另一方面是相当一部分人还生活在一种相当低的生活水准上,甚至有些人的基本需求还得不到满足。所以,我们应当将扩大内需与满足人们的基本需求,特别是改善社会中困难群体的生活状况联系起来,而不是让人们为花钱而花钱,不能多花了钱但生活的质量没有提高,甚至出现为了扩大内需而使人们的生活受到损害的情形。

  因此,我们应当从落实科学发展观和建立和谐社会的战略构想的角度来考虑扩大内需的问题,明确在满足内需的基础上扩大内需,明确扩大内需推动经济增长和增进人民福祉的双重目标。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是因为脱离满足人们基本需求的措施,也是可以扩大内需的,但那样的扩大内需往往不仅是没有意义的,甚至是有害的。比如,一个极端的例子是,在1998年特大洪灾时,就有人提出的自然灾害可以刺激内需的说法。再比如,浪费和重复建设也可以起到扩大内需的作用。但我们知道,这种需求的扩大不仅是没有意义的,反而是有害的。所以,在扩大内需的基本思路上,要有一个根本的转变。

  满足内需,满足需求,第一位的是如何满足占人口绝大多数的普通民众包括贫困群体的需求。刺激内需的一个常用手段就是提高物价,特别是生活必需品的价格。但是越是贫困的人,生活必需品消费在其整个消费中占的比重就越大,生活必需品涨价对其造成的影响也就越大。这样,他们就往往成为在扩大内需中受到损害的群体。当然,靠他们自己来增加消费是不现实的。这个费用有相当一部分要由政府来支付,主要是社会保障和必要的福利。更关键的是增加其当期收入。这主要涉及两个方面,一是向他们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二是提高劳动者的工资和收入。

  同时,今天的中国社会已经是一个明显分层的社会。不同的阶层,不同的群体,其需求是不同的,在扩大内需中要解决的问题也是不同的。一个必然要涉及的问题就是富人消费的问题。一般来说,富人的消费系数要低于穷人,基本需求的消费处于饱和状态。因此,扩大内需要解决的问题之一,就是富人的消费问题,其中包括奢侈品的消费。现在各种媒体上,对富人阶层奢侈性消费的抨击之声不绝于耳,这不是解决问题的理性态度。应当看到,奢侈品消费是社会正当消费的一部分。现在的问题是,如何使奢侈品消费能够真正利国利民。目前社会上层所消费的奢侈品,主要来自进口,对国内相关产业拉动作用并不大。有关奢侈性消费的税收制度并不完善,因此奢侈品消费本应起到的财富转移的作用无法发挥。如何使奢侈性消费不走向畸形,还需要完善制度上的安排。

  将满足内需作为扩大内需的前提,在政策的层面上还需要防止下面的几种倾向。

  一是防止用通货膨胀的方式扩大内需。多少年来,一说到刺激消费,就是想让人们掏腰包。而掏腰包的最简单方式,就是涨价。二是防止用赶储蓄出笼的方式扩大内需。20万亿确实是一个让人吃惊的数字,但平均到13亿人头上,也不过每人1万多元,对生活在今日中国的人来说,1万元又能够做得了什么呢?而且20万亿储蓄的分布是高度不均衡的。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仅有的那一点储蓄,相当一部分是他们的应急钱和保命钱。特别是,我国已经逐步进入老龄化社会,但目前养老保险不仅覆盖面很窄,而且保障的水平很低。现有的储蓄,对于逐步老龄化的人口,无论是在保障老年生活的意义上还是在医疗的意义上都是至关重要的。一味强调将这些钱赶出来,可能导致严重的后果。三是防止用造成未来产能过剩的方式来刺激内需。

  要真正解决我国的内需不足问题,需要放弃那种“掏腰包式”的扩大内需方式,转而实行一种以“富民政策推动内需扩大”的模式。扩大内需的根本在富民,在利益格局的调整,而不是在于鼓励人们花钱消费。尽管通过这些措施来扩大内需将比较缓慢,但这种内需的扩大将会是根本性的,有实质性意义的。这是一种文火慢炖的方式。

  (作者系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摘自:《新华日报》2009-03-17)
 

2009年03月17日 13:29:31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