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一生奉献给科学和祖国(一)

——黄克智院士与您分享学术与人生感悟

主讲人:清华大学教授 黄克智

  主讲人简介:黄克智,男,1927年出生,清华大学工程力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科学院院士,俄罗斯科学院外籍院士,国际著名力学家和力学教育家。1947年毕业于国立中正大学(底注:现江西南昌大学前身)土木工程系,1952年研究生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力学系,1991年当选为中科院院士。曾获国际、国家与部委级奖励20项(其中16项为第一获奖人),其中包含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 ,国家自然科学三等奖,全国普通高校优秀教学成果国家级特等奖等。他培养了60多名研究生,其中2人当选为中科院院士,2人获国家优秀青年科学家奖,4人获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表彰的“在工作中做出突出贡献的中国博士学位获得者”称号。从1990年至今,国际SCI学术榜中国作者前10名中,几乎每年都有1位黄克智先生的学生。

  矢志报国 感召英才

  主持人:记得黄老师曾经说过,一个人的成功不是成功,一个团队的成功才是真正的成功。您正在创建世界一流的力学科研团队,从国外招募了很多优秀人才。您是怎样吸引这些优秀人才回国的?

  黄克智:我联系的大多是自己的学生,他们在国外学有所成之后,愿意回到祖国的黄土地,为祖国工作,这是他们的决心。像杨卫教授(杨卫,原清华大学工程力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科学院院士,现为浙江大学校长。黄克智院士学生),即使在条件十分困难的情况下,报国的决心仍然不减。在他答辩的时候,主席当场宣布,清华大学已经聘任他为教师,大家一片掌声。一个人的成功不算成功,因为我们所谓的成功不是个人的成功。在资本主义国家,一个老师、一个教授,跑到另一个地方,他原来那摊就散了,实验室也没用了。我们不能。现在我已八十多岁,假如我的寿命短十年或者二十年,当时就没有年轻人来接替我,那后果就不堪设想。我们这一摊没有年轻的学术领导人,是个很大的问题。所以,我说只有团队的成功才算成功。所幸,我们这些年轻人都没有辜负祖国对他们的期望。他们回来以后,做得非常好。当然我除了鼓励、支持他们回来外,还告诉他们,在我们这里有广阔的前景,而且用事实向他们证明,在我们这里的确有很好的发展前途。同时,我也积极为他们创造条件。鲜花还需绿叶配,我甘愿做绿叶。(掌声)

  黄先生还曾说过:“要发现人才,就要甘为人梯。”这是黄先生在培养年轻人方面的准则。

  主持人:黄老师的确是一位慧眼识英才的伯乐,您积极创造条件,鼓励、重用年轻人才,并把他们推上国际学术大舞台。您放手让年轻一代开展工作,真的能放心吗?

  黄克智:事实证明,他们干得要比我好。一些学术协会换届,理事长,副理事长、常委都是像我这样年龄的老同志,甚至比我还大的老同志。有些协会的老同志年龄到了,总是不放心:“我们这些人下去了,马上更换年轻的,到底能不能搞好?”我觉得现在有些老同志对年轻人缺少信心,怕他们太没有经验了,年龄比自己大的,又怕太老化了。(笑)后来事实证明,我们下去以后,年轻人能干得比我们更好。

  主持人:黄老师对年轻人委以重任,对大家都有知遇之恩。有一位取得爱尔兰都柏林大学博士学位,有志归国的年轻人,就是在黄老师当年写给他的一封回信的有力感召下,毅然回国的。黄老师,您能记起他是谁吗?

  黄克智:就是我们院党委书记庄茁教授。(掌声)

  主持人:有请庄茁老师!(掌声)庄老师,能不能描述一下,您在回国之前和黄老师之间通信来往的情形。

  庄 茁:首先感谢研究生会给我这个机会,参加黄先生的活动,这是我的荣幸,因为在我们团队里,很多同志比我做得好,比如杨卫院士。回想起黄先生对我的知遇之恩,那是起源于我在重庆读硕士的时候。我当时做的一个硕士论文,是关于力学问题方面的。我当时学了很多本教科书,其中包括黄先生那本,但我当时不认识黄先生。我的导师跟我说,你将来如果能遇到黄先生,再跟他请教更多的问题,你会学得更好。后来我91年出国,到95年考虑归国。当时归国的人并不多。那时候去欧美的人只有10%左右回到祖国,大多数人选择了移民。那时候国家并不富裕,我觉得我们这批人,就像黄先生所讲的那样,回国才能有自己的天地,为祖国做贡献。当时中国驻英国大使馆教育处向我推荐:你可以选择清华大学,如果清华大学不要你的话,再选择其他大学。比如你是北方人,你可以选择大连理工大学。当时清华大学我只看过黄先生的书。我就给黄先生以私人名义写了封信。我想,作为黄先生这样的一个院士,能给我回封信,我就到清华,如果不给我回信,我就选择其他学校,我怕他瞧不起我。没想到前后不到半个月,黄先生很快就回信了。黄先生在信中讲:“祖国有广阔的天地,尽管并不富裕,但回国以后会更有作为。”看完这几句话,我当时连想都没想,就给我们大使馆教育处写信说,我要回国,我要回清华大学工作。接着,大使馆科技参赞马上从伦敦飞到了我那儿,为我开了个小型欢送会。他说:“我们大使馆能送留英的博士回国是值得高兴的事。每一位我们都要送。这是我们国家送出来的,我们要把他们送回去。”当时我非常感动,回清华以后,我对黄先生非常感谢。(掌声)

  “爱国、奉献”是清华人的优良传统。从两弹一星的元勋到平均年龄不到24岁的核研院科研群体,再到今天以民族复兴为毕生理想的一代青年,清华学子在每一个时代,都无愧于国家和人民的殷切期望,为民族复兴的伟大事业献出了自己无悔的青春。

  主持人:您的话语也让我们感动。您刚回国的时候,一定有诸多不适应,工作上的,生活上的,黄老师给过您怎样的帮助?

  庄 茁:回国以后,是有一些反差。现在年轻的同志没有这样的感觉,因为现在我们国家条件好了。我回国之前,在爱尔兰做研究生,每月能拿到600英镑,回国后一个月工资550元人民币,大概1:10的比率,大家可以算一算。开始心里确实有些想法。再说清华又是一个人才济济的地方,并不是你来了,大家夹道欢迎你,没有的,也就是我给你安排一个位置,你的工作可以开展了。而我的女儿也正上小学。黄先生知道我的情况,说:“你刚回来,钱不多,我给你一万五千元,买一个计算机,打印机,等以后有钱了再说。”这是一个工作上的帮助,使我有一个稳定的心态,有一个依靠,可以干了。接下来,生活上的,我的女儿当时在英国读书,从外地转到北京以后,黄先生和他夫人对我女儿十分关心照顾。她的成长能够有今天非常得益于黄先生一家的帮助,非常感谢黄先生,使我们全家在清华生活得很愉快。(掌声)

  来源:《财富清华》,版权所有,请勿转载。

2008年06月18日 14:52:28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