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继明:"小长假"取代"黄金周" 推动假日制度改革

  今年是假日制度改革后的第一年。在刚刚过去的不到半年时间里,除了春节长假外,人们还首次迎来了清明、五一、端午三个小长假。小长假多了,“五一黄金周”没了,有人说好,有人表示不满,新假日制度从提出到实施,社会上就一直有不同的声音。那么,从目前情况来看,新的假日制度是否实现了改革初衷?对此,假日制度改革的积极倡导者、全国政协委员蔡继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明确表示:假日改革初步达到目的。

  蔡继明委员是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经济学研究所副所长,经济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假日改革课题组负责人,曾在十届全国政协会议上提交取消黄金周的提案。

  事实证明:取消五一黄金周使交通和环境压力大大减轻

  今年五一,蔡继明委员利用三天小长假的时间,特地带领清华大学假日改革课题组的几位研究生去了河南的小浪底、龙门石窟、少林寺等旅游景点进行考察。从这些景点的反馈信息来看,客流量比过去五一长假至少都减少了三成以上,交通、住宿、饮食、环境等各方面的压力有很大程度减轻。

  “我们在龙门石窟的大佛前照相还是很从容的。不像以前黄金周时,游人在一些知名景点挤得走都走不了,更别说照相了。”蔡继明委员说,这表明取消黄金周后,人们的出行质量也有所提高。

  对于社会上不同的声音,蔡继明委员说,一个改革方案出来,肯定有人要反对。“但从我收到的反馈来看,应该说基本达到了当初提出的改革目的。”

  新假日制度使传统文化得以体现

  “新的假日制度从社会价值来看,正面影响非常大。”蔡继明委员说,在新假日制度的实施过程中,他更多关注的是社会价值和文化价值。

  蔡继明委员介绍,我国的假日安排可以说经历了三个历史阶段,改革开放之前的假日安排主要是从政治上考虑的,“文革”时破“四旧”,把民俗节日都取消了。改革开放后更多是从经济上考虑的,是为了利用长假期拉动和促进国民经济增长。这次节假日的调整,则更多地从历史文化、社会和谐的角度出发,适当调整黄金周制度,把传统节日变成法定假日,符合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四位一体”总体布局的战略思想。

  “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就是和合文化,因此,三个传统节日假期的作用不能低估。”

  今年的清明节,蔡继明委员是在清明寒食节的发源地――山西介休的绵山度过的。在这里,蔡委员看到大量民间的极富特色祭奠、踏青、郊游等活动,体会到传统文化的无穷魅力。刚刚过去的端午节,蔡继明委员又了解到很多地方利用这三天的小长假举办了形式多样、丰富多彩的端午节活动。传统节日又回到了百姓生活中。

  当然,假日的商业因素是不可避免的,传统节日的文化内涵还有待发掘。蔡继明委员认为,端午节并不仅限于吃粽子,大家也争论端午究竟是应纪念屈原还是伍子胥,这种争论必然随着传统节日成为法定假日,广泛深入开展。因为法定假日体现了国家的价值取向,这激发了大家去思考研究,随着时间推移,传统节日的文化内涵定会发扬光大。

  对取消长假不满可能源自一种“黄金周幻觉”

  三个小长假过去后,有媒体报道,旅游业很多人士反映,和以往黄金周相比,旅游业收入锐减。对此,蔡继明委员表示,还没有看到确切的统计数字,旅游业收入不能仅从三个小长假来看,应从全年或上半年的整体来看才对。

  对于为什么会有不少人对取消黄金周不满,蔡继明委员经过思考认为,这实际是存在“黄金周幻觉”。

  旅游业和商业企业的“黄金周幻觉”表现在,总认为“黄金周”里真的布满“黄金”,感觉购销两旺,出行人数增加,是赚钱的好机会,但他们只看到五一、十一七天的收入增加,却没有分析一个月、一个季度以及全年状况。“取消黄金周他们也有幻觉,产生相反的幻觉,以为挣不到钱了。”蔡继明说,其实这种幻觉和假象很容易用数据攻破。根据清华大学假日课题组的调研表明:从2000年到2005年6年间,实施黄金周的5月和10月(课题组认为春节期间的消费活动与黄金周制度本身并没有直接联系,故不在考虑范围之内)的消费品零售总额相对于其他月份而言,并不如设想的那样,出现了所谓消费的高峰。因为从全年12个月的值来看,5月和10月零售额之和本来也应占全年的六分之一,即16.7%;而实际上,实施黄金周后每年的5月和10月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之和在全年的比重一直在17%左右,最低年份2005年仅为12.1%。“这说明黄金周并没有给旅游和商业带来特别的增长,也没产生大的影响。”

  一些居民和消费者也有“黄金周幻觉”,以为七天是休假,现在三天就少了。“就像喝酒的人,非喝醉了才行。这不是正常的消费。”蔡继明委员说,就像饭要八分饱,酒要七分醉一样,休息也是一样。过去休息七天,出去旅游质量不高,不出行又整天无所事事,导致假日质量更是下降,甚至使许多人产生了假日综合症。“现在刚刚好,是假日应该达到的效果。”

  另外,从公众的角度还有一个“黄金周幻觉”,就是认为由于现行制度不完善,带薪休假难以有效推行,所以只能靠黄金周来落实休假权利。“这种担心是可以理解的。”蔡继明委员说,我们现在要做的应当是,全社会都来关心带薪年假制度的落实情况,让带薪年假真正落到实处。虽然国务院已于去年底公布了《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并自2008年1月1日起施行。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还有许多需要完善的地方。“带薪休假应该着眼于制度落实和权利的保障,而不是依赖黄金周的安排。”

  课题组将长期对我国假日制度进行研究

  清华大学假日改革课题组的研究成果及蔡继明委员的提案对我国新假日制度的出台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作为课题组的负责人,蔡继明委员说,该课题组并没有解散,还将继续对我国假日制度进行长期研究。

  他们的近期目标,一是进一步研究新休假制度对我国国民经济的影响,特别是要对十一黄金周和春节长假形成的压力继续进行追踪;二是对带薪休假制度的实施情况进行深入调研,积极推动带薪休假制度真正落到实处。从长远考虑,蔡继明委员认为随着国力增强,假日总量还应当有所提高,比如还可增加重阳节、元宵节等传统节日为法定假日。“我国千百年来形成的传统休假节日分布是很均匀的,也非常科学。值得我们在今后假日安排中借鉴。”

  蔡继明委员最后用两句话概括了课题组的总体思路:变“集中休假”为“分散休假”。从“全民统一强制休假”过渡到“个人自由休假”。

  来源:《人民政协报》 2008年06月17日

2008年06月17日 14:57:53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