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颖一:“中国奇迹”并不特殊

  面对全球瞩目的“中国奇迹”,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院长钱颖一冷静地指出,从国际视角看,与中国目前存在的种种问题一样,这“并不特殊”。但他指出,作为继美国之后首例“崛起中的开放的大国”,将是中国未来最大的挑战。

  钱颖一是在1月12日第十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上作上述表示的。

  钱颖一指出,如果单从中国建国以来的GDP增长速度看,或者从改革开放以来同期间其它国家GDP绝对增长幅度的对比看,中国取得成就确实是令人惊喜。但是,如果改变比较的方法和视角,就会发现中国没什么独特之处。

  一种比较视角是将中国分成东部、中部和西部,在这三个部分之外加上越南一起对比。结果发现:这四个地区的发展形态很类似的。原因是,中国和越南都处于东亚,地理上相似;两国都属于改革初期的低收入国家,发展阶段相似。而这也恰是中国改革开放30年经济增速远高于东欧国家的原因,东欧的国家已经属于中等收入国家。

  另一种方法是在与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地区等曾创造亚洲奇迹的地区对比人均收入时,重新选择比较的原点。日本取1950年,台湾取1958年,韩国取1962年,中国取1978年为原点,按购买力平价调整数据后比较发现,尽管中国的经济增长确实在这一组的比较中没有什么特殊,也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不仅中国的增长速度至今为止没有什么独一无二之处,而且形成它快速增长的直接因素也与东亚和其他地区的国家很相似:宏观经济的稳定,低通货膨胀,高储蓄高投资,大量的年轻劳动力人口红利,重视基础教育等因素。

  此外,如果采用国际比较的方式会发现,中国经济增长中的“不健全”方面也并不是一个非常特殊的现象。

  钱颖一选取了三个指标与其它发展中国家比较:法治、腐败的感受、基尼系数。结果发现,与同等发展阶段的国家相比,也没有很大差异。

  中国固定资产投资水平较高(2007年1-10月城镇固定投资增长超过47%)受到不少专家学者的批评,也引起了中央的高度关注。但是,钱颖一指出,日本、韩国在高增长阶段也是如此。而且据他实证研究发现,中国这么高的固定资产投资并没有带来资本回报的下降。

  钱颖一说,中国取得至今为止的成功非常不易,“这里面有非常复杂的因素”,但基本推动力是三条并不特殊的经济的基本规律:一是把激励搞对,二是让市场起作用,三是实行对外开放。

  但是,“今后30年可能比过去30年有更多的不确定性”。

  从三条基本的主线看:发展上,中国人均收入要从中低达到中高水平;改革上,将从初步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为基于法制的成熟市场经济阶段;开放上,中国经济将从部分开放的经济发展到融入全球的经济。

  “这三条主线中的任何一点都会有相当大的不确定性,中间会出现很多困难和挑战。”而且,经济体制改革如何与政治体制改革相协调,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不过他认为最具有挑战性的一条,或者说更没有先例可寻的一条在于中国将是继美国之后“首例正在崛起的开放大国”。在一个新的世界经济格局中,中国如何调整自身,以及如何在与其它大国协调互动中达到新的平衡?“中国作为一个开放的大国对自己以及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将是下一个30年中非常巨大的挑战。”钱颖一说。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2008-1-15

2008年01月15日 08:42:03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