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础研究是人才培养重要途径

王志新(中科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

    十七大报告在论述加快建设国家创新体系时,强调要支持基础研究、前沿技术研究和社会公益性技术研究。对此,许多在基础研究领域工作的科研人员深感鼓舞。讲到基础研究的意义,很多人首先会想到的可能是其在认识自然规律,探索未知世界奥秘方面的作用与功能,这无疑是正确的。但基础研究过程本身还具有培养人才的功能,这一点识者似不多,有必要稍加一议。

    我认为在我们国家,培养高水平的科研人才是开展基础研究的主要功能。基础研究一方面是探索自然界规律的过程,同时在这一过程中也使参与者学到了如何思考,提高做科研的能力。学生毕业后,可以将他们学到的知识和技能为国家的经济发展做出直接的贡献。为了培养高水平的人才,国家需要一批在基础研究方面有建树的科学家,因此,基础研究也具有为国家储备高水平科研人才的功能。总之,国家对基础研究的投入,实际上是对高水平人才培养的投入,这与九年制义务教育的投入一样,都是必不可少的。

    有人会问,既然基础研究是没有国界的,为什么不能直接用国外的研究成果呢?我的看法是,即使你能看到国际学术刊物上的最新研究论文,但如果没有一批人在国内工作,没有这个科学训练过程,你就难以培养出一代优秀的学生,你这个国家的科学根基就会有问题。这个过程是省不了的!所以必须有这样一批人,一方面他们关注着整个学科的发展,同时也在为学科发展作贡献。

    基础研究的目的是为国家培养高层次的科技人才,这就要求我们的高等院校拥有一大批优秀的科学家。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目前优秀科学家数量极为有限。譬如,在美国从事生命科学研究的高水平科学家有数万之众,而我国具有相应水平的科学家可能仅有三、四百人。因此,建立一支具有相当规模的高水平的科学家队伍是提高我国基础研究水平的关键。

    我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政府不可能拿出很多钱支持基础研究,这就要求我们建立一个更为有效、更为合理的基础研究的体系。例如,在生命科学领域,美国培养一个博士研究生每年需要大约50万人民币。香港约为30-40万人民币。如果我国以10万人民币计算,若在校博士研究生为2万人,则需要20亿人民币/年。如果加上研究生导师的工资和管理费10亿人民币/年,则每年在生命科学领域的基础科研经费投入应为30亿人民币/年。以此类推,则可以计算出我国基础研究每年所需的总经费。因此,国家应根据研究生教育和培养高层次人才的需要确定基础研究的经费在整个R&D中所占的比例,如15%或20%,用于基础研究,基础研究经费应完全由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管理。

    来源:文汇报 2007-12-3 08:10

2007年12月03日 08:23:23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