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亿院士:建筑节能或是节能潜力最大的领域

    建筑节能应该是节能减排工作里面很重要的方面,在北京市,建筑能源消耗占总能源消耗的20%~24%,同时像北京这样大的消费型城市,建筑节能可能是节能潜力最大的领域。

    建筑节能的第一大任务是降低采暖能耗。统计调查结果显示,北京建筑能源消耗大约是每年 2000万标煤或略低(1800万到2000万标煤),其中约50%是解决冬天采暖问题,包括隔离建筑,20%消耗在各种各样的大型公共建筑用电上面, 30%消耗在居民住宅和一般小型的超市商场,主要是用电、生活热水等。基本上是“5∶2∶3”的格局,由此可以看出北京建筑节能的第一大任务是降低采暖能耗;第二大任务是减少大型公众建筑的能耗;第三大任务是减少住宅和一般的公共建筑的能耗。

    从采暖来看,最主要的问题是,北京市有70%以上的建筑面积都采用集中供热,包括城市热网、各单位和小区自己的供热网,这方面能耗的降低很难依靠推广地源热泵等措施来实现,主要还得提高系统效率,降低热耗。

    这些问题其实是实现热改、解决剂量的问题。不改成按面积收费,而变成按热量收费或其他某种机制,促使用户调节意识和节能意识的提高。

    这几年,新建的建筑,无论是住宅还是办公楼,在保温方面比以前做得好多了,但总的采暖能耗并没有明显下降。结果是原来屋里穿毛衣,现在改成穿单衣了,这样,花大力气做的建筑保温实际效果根本看不到。降低采暖能耗最核心的是,解决热网调节问题,但热网的调节不是靠大量的调节系统,其核心应在于体制的改革和解决收费剂量问题。

    中央谈采暖改革收费剂量大概有10年了,但只靠分户安表,鉴于中国实际的社会状况和住宅模式,很难真正实施,所以现在正在探讨一些新的办法,如分度剂量,首先解决各个住宅的调节问题。由于改善了调节,屋子热了之后可以自动把暖气关上,这是技术手段和管理体制的结合。这种方法今年冬天有可能在北京几个大社区作大规模的实验。

    通过管理体制、收费体制的改革,加上一些收费手段,把能耗降下来,使保温成果最后能产生出真正的节能效果,这才是关键。

    北京市采用热电联产集中供热的方式是最高效率产生热的方法。跟纯发电厂比,采用集中供热方式,煤产生的热的利用率几乎可以达到160%~200%,就是说热电厂又发电又可以出热。这也是目前中国各种出热方法里能源效率最高的一种。近几年,水源热泵、地源热泵这些方式固然很好,但考虑用电发电效率,折合成煤,其效率也只有110%、120%,其能量转换效率没有热电联产的高,不能说不节能。简单地说,烧煤锅炉,每平方米供热大概需22公斤标煤,而热电联产仔细核算下来,其燃煤实际是9~12公斤,相差很大。

    关于住宅的节能,不能单纯地依靠节能的高技术,而应通过理念和模式的改变来实现。建筑物是否节能,应该看到底消耗了多少电、在单位面积上消耗多少标煤,而不是看是否装了太阳能、保温设备。

    此外,建筑节能标准应根据中国的具体情况来定,而不能简单地照搬国外。

    江亿: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建筑技术科学系教授

    来源:《科学时报》2007-10-24

2007年10月24日 13:38:50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