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杨村一中出巧事 四人金榜题名各有招 一人中途改走艺考路 一人体育还加30分

宿舍四姐妹 一起上清华

来源:法制晚报 2012-09-03 徐天

  骑着车,扬着笑脸,一起飞驰在清华园的南北主干道上。这曾经是一个共同梦想,现在则是触手可及的现实。

  清华大学新生名单中,曲维洵、裴鸣岐、李真毓、王鹤婷这四个女孩均来自天津杨村一中,更为巧合的是,她们还是401宿舍的舍友,同吃同住两年,如今共同圆梦。

入校第一餐 咂摸清华牌酸奶

  8月15日,清华大学新生报到第一天。新生们彼此慢慢熟悉,相约着去楼底的食堂吃饭。

  裴鸣岐和曲维洵端着餐盘坐在紫荆食堂里,手里捧着清华牌酸奶咂摸品尝,饶有兴致地观察周围的一切。

  王鹤婷和李真毓稍稍晚到了一些,两个姑娘擦了擦额角的汗,眼里闪着光:“这酸奶好喝不?我早就想尝尝了。你们宿舍收拾的怎么样了?”四个姑娘的气场明显不同于他人,没有陌生人间的客气。

  这样的场景并非一夕形成。过去的两年里,她们是高中的同宿舍舍友,虽然在不同的文理科班,却彼此相伴,度过艰苦的高考岁月,早已熟识。从同一个宿舍考上同一所大学,从彼此苦苦支撑到如今谈笑风生,始终一路同行。

曲维洵

重拾画笔 一条没有想过的通路

  曲维洵从未想过自己能上清华。

  高三以来,在文科班就读的她,成绩一直不稳定。同班的王鹤婷似乎总是心态放松,李真毓和裴鸣岐在理科班,成绩一直稳定在年级前列。

  这次月考成绩出来后,曲维洵又烦躁地哭了起来。与她素来要好的裴鸣岐特意从4楼来到2楼的文科班教室,仍安慰不了她。

  想起刚听同学说到的消息,她忽然有了主意:“你知道清华的艺术生考试吗?你不是会画画吗?要不你去试试?”

  清华,曲维洵不是没有幻想过,和爸妈旅游的时候,她看着清华的南北主干道,脑子里冒出了四个字:就是这里。但高三的成绩让她再也不敢多想。

  艺术生也是一条曲维洵从没有想过的路,自初中起,因忙于学业,她再也没有画画。

  元旦三天,曲维洵推开所有的作业,重拾画笔,一心找感觉。又买来大量美术理论的教材,通宵达旦地熬夜苦读,硬是背了下来。

  天津市的艺术生统考、清华大学的艺术生考试,她说自己“就像做梦一样”,全部都过了。只要在报这个班的艺术生里,考出全国前15名就够了,曲维洵这么想着,心态略放松了一些,甚至拿出了许久不看的课外书,抚平绷紧已久的神经。

王鹤婷

体育加分 一个和自己打的赌

  要说谁对学习最不在意,那一定是王鹤婷。

  她是一个生活丰盈的女生。注重环保,甚至给宿舍每个人都送了一双筷子,抵制一次性用品;爱听台湾普通话,全宿舍都被她训练出了这种讲话方式;喜欢时尚,对各类品牌了如指掌;喜欢打乒乓球,是国家二级运动员;喜欢新闻,一直往这个职业努力。

  她隐约觉得自己的成绩只要稳定,能够得着人大和传媒大学。至于清华,和自己真是八竿子打不着。

  一切都源于班主任的一个提议。班主任大概不想浪费这个好苗子,体育和学习都很出色,于是希望她参加清华大学的体育特长生考试。

  王鹤婷听班主任的话,稀里糊涂地去了。作为全国唯一一个来考乒乓球的女生,得到了30分加分。

  “我意识到,有了这个加分,我不能浪费,我一定要考清华。”这样的心态下,王鹤婷苦读起来。

  此时的这四个姐妹,发现彼此的目标在一点点的重合,她们不再那么惧怕谈未来,还笑着说,如果都去了清华,一定要跟校方申请一个宿舍,还是四个人同住。

  学校的门口,去年考上清华北大学生的光荣榜还挂着。王鹤婷每每路过,总会看着榜单,和自己打赌:“我的照片也一定要贴在这里,下面写上清华。”曲维洵则挽着她的手,轻声又坚定地说:“那我的照片要贴在你的边上,也要写上清华。”

李真毓

提前保送 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今年的春节后,李真毓站在401宿舍门口,推门而进的瞬间,又顿住了,她有点迟疑。

  分别数日,大家正在话家常,看到她,都拥上来,开心地说着“恭喜。”李真毓的心里有一丝淡淡的遗憾,但到底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1月初,清华大学保送生考试的结果公布,李真毓通过考试。不出意外的话,她将不用参加高考,在9月进入清华园。

  看着结果,虽然开心,她却发愁,不知怎么开口告诉宿舍的姐妹。“我怕她们受影响,我们说好要一起高考的。”和老师商量后,她偷偷瞒了下来,依旧每天上课、自习、回宿舍,和以往没有任何区别。

  寒假里,消息却不知怎么走漏了。回校首日,她紧张地不知怎么面对姐妹,但这一声由衷的“恭喜”,让她着实松了一口气。

  她依然陪着大家复习、考试,直到5月的一天下午,学号和她挨着的裴鸣岐,发现这次实验测试,邻桌空了。她明白,大概李真毓为了不影响自己,悄悄地走了。

  高考的这一天,李真毓仍然起了个大早。为了不影响同学的发挥,班主任没允许她回高中的考点看看。她只得去离家最近的考场,看着同龄人走进去。前一晚,她给三个姐妹发短信,一一祝福。两年同住,此刻前途未卜。

裴鸣岐

最后名额 一个绝处逢生的结局

  裴鸣岐是参加高考的三个人中成绩最稳定的一个,总是年级的第一名,很少失手。

  出分数的这一天,曲维洵发现从没有进过年级前十的自己,竟然在高考时超常发挥,凭这个分数,进清华的美术学院绝对没有问题。

  王鹤婷也发挥正常,加上30分,梦圆清华。可是,裴鸣岐却迟迟没有消息。王鹤婷试着给她发短信,裴鸣岐的话让她的心瞬间提了起来:“我考的不太好。”

  但裴鸣岐的目标却没有动摇。“我就是觉得我肯定能上。所有人都劝我,别报清华了,连清华招办的老师都说这个分数很危险,我没有听,我一定要上清华。”

  平行志愿的制度下,裴鸣岐只有唯一的一志愿,清华。她直接填了一个第二阶梯的学校,只有她明白内心的这份执着。

  录取的那一天,裴鸣岐一直给清华招办的天津招生组老师打电话,直到老师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复:“你被录取了,全天津的最后一名。”现在想来,早已惊得全身冷汗。

追访

四人上了光荣榜

老师头回碰巧事

  走进清华园,军训之余,大家每天发短信说着八卦,窜到对方的宿舍玩上一会儿。“我们会是一辈子的朋友,这种感情太难得了。”四个姑娘如是说。

  今天上午,时任曲维洵和王鹤婷班主任的聂亚枝老师说,第一次碰上这么巧合的事儿。她也时常会去401宿舍看看,无论什么时候去都有人在书桌前学习。她们的故事也被老师们所津津乐道,成为学弟学妹们的榜样。

  而四人的照片真的一起贴在了学校的光荣榜上,底下都写着“清华大学”。

 

2012年09月04日 13:28:40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