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广铭:他的世界静水流深

●新闻中心实习记者 程曦

  学者档案

张广铭,1963年10月生于北京,1991年获上海交通大学固体物理专业博士学位,此后曾先后在意大利国际理论物理中心和伦敦帝国理工大学等国际著名学术机构担任博士后研究员。1997年底回国,任我校高等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1998年3月起任研究员。1999年9月和2001年9月,张广铭先后获得香港求是科技基金会“杰出青年学者奖”和“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2004年4月转任我校物理系教授,今年4月入选2005年度“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在高等研究中心工作的6年多时间里,张广铭克服重重困难,与合作者一起在介观体系中的近藤共振现象、高温超导电体中杂质散射、奇异量子磁性基态等一系列物理学前沿领域做出了具有创新性的研究,先后获得香港求是科技基金会“杰出青年学者奖”和“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并在国际物理学界最著名的学术期刊——《物理评论快报》(Physical Review Letters,以下简称“PRL”)上发表了5项研究成果。然而,他却一直默默无闻、忘我地工作在科学研究的第一线,从未接受过一次媒体采访,也不曾留下过哪怕只言片语的新闻报道。


  好学深思,宁静致远,这就是张广铭的风格。

张广铭的研究领域是理论凝聚态物理,理论物理学近二三十年来最活跃的研究分支之一。有人说基础研究只有世界第一、没有世界第二,任何成就的取得都实属不易。在这样的研究领域里要取得成功,除了天赋和直觉,还需要深厚的“内功”,那就是坚实的理论功底和广博的学识。

 除日常工作外,张广铭把假期视为充实“内功”的重要时机。在清华工作多年,他没有休过一个完整的节假日。几乎每年寒、暑假,他都会到国外著名研究机构进行学术访问,与当地学者切磋合作,深度“充电”。吸引张广铭的,既有这些机构的科研实力,也有它们沉静专注的学术氛围,还有国外科学家每每于闲暇之际不经意显露出的深厚文化修养:他们中的很多人精于文学、艺术、历史或音乐。譬如有日本物理学界泰斗之称的久保亮五教授,据身边的学生讲,他同时也是研究中国唐诗的专家。

忆及杨振宁先生在大学期间受父命补习《孟子》的故事,想到集各学科之大成建立黄土学的国家最高科技奖获得者刘东生院士,张广铭对科学境界与学识修养的关系有了新的领悟:现今国内一些学者在专业知识的占有上并不比国外同行差多少,但他们认识问题的视角不够高,因此做出的工作与国际最高水准有一定距离。而国外优秀学者往往能从较高层次对所得结果进行审视、综合、提炼,并形成比较完美的科学成果,这种差距与专业之外的综合修养密切相关。

张广铭的书架上摆放着大批人文社科类书籍。这位年轻的物理学工作者在这片广袤的新天地里究竟投注了怎样的热忱,旁人无从详察,但是,当他在“长江学者”座谈会上与文科教授谈起陈寅恪的《柳如是别传》,聊起钱钟书的《管锥编》时,却不能不让人从心底油然生发出一种敬意。

谈到治学之途,张广铭将王国维的“三重境界”说引为攀登科学高峰的三重境界。毋庸置疑,那里也寄寓了他自己从“望尽天涯”到“蓦然回首”的求索与体悟,包含了许多外人无从知晓的艰辛和不曾体会的欢愉。

2004年初,刚刚步入不惑之年的张广铭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从高研中心转到物理系工作,这意味着科研时间的大幅减少和教学任务的成倍增加,也意味着从此开始担负起教书育人、培养年轻一代科学工作者的责任。对这样的转变,张广铭解释道:“人到中年,自己创造力最旺盛的时期即将过去,培养人才应该成为更迫切的任务。”了解张广铭的人却都知道,他是在用谦抑自损的态度担负起这项与科研同等重要的责任。

由于物理系承担着全校本科生的普通物理和相关学科的专业基础课教学任务,转到该系任教后,张广铭除了指导硕士生、博士生的日常工作外,几乎每学期都要讲授一门本科生或研究生的基础课程。工作一下子繁重了很多,但他不以为意,总是努力想办法克服遇到的困难,把工作做好。

张广铭的心中还有另外的牵挂:由于人员和条件所限,系里一些本该为高年级本科生和研究生开设的课程未能及时开出,给教学带来了一定困扰。于是,张广铭主动请缨,开展相关课程的教学。本学期他正为研究生讲授《量子统计物理学》,下学期他还将为大四学生讲授新课《统计物理Ⅱ》。

在张广铭眼中,学生就是他最宝贵的财富。早在1999年他还是高研中心研究员的时候,物理系一位博士生由于导师即将退休,提出参加张广铭的研究项目,张广铭欣然应允。短短一年半时间里,他们就在PRL上连续发表了2篇高水平的学术论文;2001年,这位学生以获“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的成果完成博士学业,现已在冷原子物理研究领域独当一面,明年将赴新成立的中国人民大学物理系任教授。时至今日,张广铭仍然清楚记得这位学生毕业后去过的每一家研究机构,他骄傲地说:“这才是我最得意的工作!”

张广铭试图传授给学生的,绝不仅仅是具体的物理知识。治学为人的道理,看待社会、人生的眼光,他也总是希望可以通过言传身教影响到身边的每一位学生。在一位博士生的记忆里,考入清华前张老师推着一辆老式的旧自行车和他边走边谈,最后把他送到西门外的情景,一直历历在目。

张广铭自己也有历历在目的记忆,那是归国之初犹豫彷徨时,高研中心的双聘教授于渌院士、苏肇冰院士等老一辈科学家助益良多的关怀和鼓励。正是从他们身上,张广铭看到了前辈们虽历经坎坷但信念坚定的共同特质;也正是从那时起,他深深体会到每一代科学工作者都有自己要完成的历史使命——为国家科学事业的进步和发展忘我奉献,培养和造就青年才俊。

如今,“人到中年”的张广铭正在用新的目标和尝试来践行自己的责任:做好教学课程改革,把最新的前沿科研成果及时地介绍给学生,这是对教育的责任;带领优秀的年轻学生勇攀科学高峰,参与并组织国内各类学术活动,为保持并发展国内凝聚态物理研究的良好势头尽自己的一份力,这是对科研的责任;就相关问题为决策部门提供咨询意见,这是对社会的责任。

在张广铭的世界里,科研这座引人入胜的“秘密花园”已不是惟一的风景。不变的,则是他沉静广远的治学特色和一步一个脚印的踏实作风。他的世界,静水流深,花开无言。 (编辑 襄桦)

2006年06月13日 12:44:30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