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的碰撞其乐无穷

记者 程曦  

  张希:1965年12月出生,1992年获吉林大学-德国Mainz大学联合培养的高分子化学与物理专业博士学位。1999年入选教育部首批“长江学者特聘教授”,2003年1月至今在我校化学系任教。他在超分子组装与聚合物超薄膜这一交叉前沿领域取得了一系列具有重要创新性的成果,曾连续7年担任超分子结构与材料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主任(1997年~2003年)。先后获得“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宝钢教育基金会“优秀教师特等奖”、香港求是科技基金会“杰出青年学者奖”、全国师德先进个人、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科技部“973”计划先进个人、“中国化学会-巴斯夫青年知识创新奖”等重要奖项,2006年获第九届中国青年科技奖。

荣膺两年一届的“中国青年科技奖”,成为新一批“973”计划项目的首席科学家。当这两个接踵而至的好消息正式公布时,它们的“主人公”——化学系张希教授正在西半球的加拿大参加“中加先进材料论坛”。

坐在记者面前、刚刚回到学校的张希显得神采奕奕。在谈到这些奖项与头衔之前,他首先欣喜地说起加拿大皇家科学院院士M. A. Winnik在做大会报告时,感谢张希送去了一位好学生。该生去年到该教授门下读博士学位,已经发表了两篇很有影响的论文,而且都是独特的想法,非常优秀。

与长长的获奖记录相比,学术合作与教书育人的成绩更令张希感到自豪。或许因为它们都有着思维激荡的美妙过程。关于这一点,张希特别喜欢物理学家海森堡的名言:“不同思维方式的碰撞激发最有效的结果。”

  不同思维方式的碰撞激发最有效的结果

  学术交流和科研合作一直是张希的强项,他自己科研之路的启航正是受惠于一对学术合作者的跨国交流。张希曾是著名化学家沈家骢院士和德国H. Ringsdorf教授共同指导的博士生。两位导师从20世纪80年代末合作开展高分子自组装研究,携手活跃在功能超分子体系的国际合作中,从而推动了国内超分子科学的发展和中德两国在这一领域的合作。

那时的张希常常带着样品穿梭于亚欧大陆间,去德国做一些特别的实验。虽是国内条件所限的无奈之举,但他的确从中获益良多。张希尊敬地称两位导师为“科学之父”,他所受教的,不仅是学术知识,更有学术思想。比如沈家骢院士很早就鼓励的“两个基地”模式:青年人应建设好国内工作基地和国外合作研究基地,在两个基地间短期自由地来往,这一思路培养和凝聚了一批优秀人才;另一方面,H. Ringsdorf教授则为张希搭建了一个国际平台,引导他进入了一个高层次的国际化学家“俱乐部”。张希与这些大师们的交流与合作,为他今天的成就打下了基础。

两位导师的悉心指点帮助张希在学术上迅速成长起来。他很快把触角伸到化学领域之外,比如与德国明斯特大学H.Fuchs和慕尼黑大学H.E. Gaub两位物理学家的合作,让他在聚合物的单分子力谱和界面分子自组装方面取得了很多成果。这类的交叉合作让张希心生感慨:“化学和物理学家有两种不同的语言,如果交流合作得好,可以产生很多奇迹。”至今,德国仍是张希进行国际学术交流的重要站点,而且他的交流与合作的轨迹已由德国延伸到其他欧美国家。

这样的交流当然早已不再是单纯的“西学东渐”,而是更高层次、更大范围的深入合作。亲身受益的张希也致力于为年轻的同辈们创造更好的交流环境,介绍推荐他们加入国际层面的研究合作中,尽管他自己才刚刚步入不惑之年。

今年暑假,他应邀担任了在德国召开的“第一届中德化学前沿讨论会”的中方主席。中国的26人代表团中有19位“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他们的报告水准与德国同行相比毫不逊色,这让张希感到十分自豪。在国际大舞台上找到重要问题进行长期合作,推动化学学科的发展,张希乐在其中。

  精心铺就学生成才路

谈起学生张希总有说不完的话。其实不用说,他的办公室布置就已经洋溢出一片浓浓的师生情:窗台上,学生们去年送他的火鹤开得正好;左侧的“照片墙”上,他把赴荷兰参加博士答辩的自己学生的照片用镜框嵌好,挂在醒目位置。

张希钟情于教学,也擅长教学。十余年来,张希培养的学生中已有8人成为教授、副教授。在中科院北化所工作的“大弟子”入选“百人计划”并获得“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另一位高徒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当上了助教授。他在教学上取得的成绩与科研成果一样突出,来清华三年,他已连续两次被研究生评选为“良师益友”。

培养研究生,张希有一套缜密渐进的方法。他常常不是一开始就抛给学生难度很大的问题,而是指导他们先开展组里已有一定研究基础的延续性工作,让学生少走弯路,增强信心,激发兴趣。

在进一步的训练过程中,张希特别注意教学细节。他常讲:科学是想象的,同时又是需要证明的。这就需要学生们掌握很多表征方法。对每一表征方法,他不仅要求学生们了解其原理,学会具体操作,分析所得的实验数据,更要清醒地认识各自方法的局限性。结合来自不同表征方法的信息,才能得到令人信服的结论。甚至细致到指导学生怎样听学术报告和提问,他常提醒学生提问题不是为了表现自己,也不是为了难倒别人,应该有思考,问自己最想知道的重要问题,同时尽量帮助对方找到解决问题的更好思路,这是令问答双方都有收获的好方法。这些并非生而知之、必须后天习得的“小事”,寄托了张希对学生逐步养成大家风范的期待。

在此基础上,他鼓励学生们独立思考,大胆提出自己的想法,并通过与老师的反复交流变成可以实现的想法。他耐心指导学生怎样去写一篇科技论文,他自己翻译了美国哈佛大学G.Whitesides的“怎样写科技论文”一文给学生作为教材。学生的每篇文章,他都与学生一遍遍讨论修改。他定期召开组内的研讨会,内容不仅有学生汇报自己的近期研究进展,还有和学生共同分享阅读新专著的体会,以及特邀国内外的专家为学生们进行专题讲座。他特意安排了早会,目的是训练学生在5~7分钟的短暂时间里,以深入浅出的语言来清晰地讲述自己的研究成果的能力。他还安排机会让学生参加国内国际的学术交流。他的一些学生在学习期间就被派到国外进行过短期的合作研究,他说,这是对他们独立科研能力的一次考验。经过这些步骤,就像质的飞跃,学生有了充分的自信心走向更大的舞台。

他注重引导学生发现兴趣,培育理想,恰当选择。一位跟他做基础性题目的硕士研究生,后来发现自己的志向是加入工业界,在其研究课题取得了重要阶段性成果后,张希就送他到了一个从事应用研究的小组学习,正是这7个月的训练,使得这位同学顺利地加入美国杜邦公司。如果学生们选择出国深造,张希也很支持,他会把他们推荐给国外的名校名师,并用心地写一封长长的推荐信,因为在他看来,中西合璧的教育更有利于学生成长。“学生跟了我这么多年,甚至连说话的口气都和我差不多了,还能再学到什么呢?他们需要在青年时代接受不同化学理论的熏陶,学习不同的思维方式,这对将来的发展很重要。

对教学与科研的时间平衡,张希从来不用刻意维系。“我最大的理想就是做个称职的教授,我最开心的时候是和学生一起讨论和工作。”他并不刻意偏重那些给他带来一项项荣誉的研究,他的逻辑很简单:做研究可以发表很多现在看来很重要的工作,但有多少能够永恒呢?需要时间的检验,也需要一点运气,否则也许20年后就毫无意义。相较而言,培养人虽是慢功夫,但是值得。

从上一个“973”项目的参与组织者到下一个“973”项目的首席科学家,张希觉得荣幸也感受到肩上的责任,他希望通过这次的“973”项目,整个团队能取得在国际上有更大影响的成果。谈到刚获得的第九届中国青年科技奖,他认为这只是对他过去工作的肯定,未来的路还很长。踏踏实实的工作是一切的基础。像所有成功的年轻科学家一样,他把几乎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他热爱的化学事业里。

说到这里张希话锋一转,提起刚读完的费曼讲稿,他很欣赏费曼的一句话:The best way to predict the future is to invent it(预言未来最好的方法就是去创造它)。毫无疑问,这也是张希自己的做事方式。

2006年09月21日 11:06:31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