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洁:奥林匹克森林公园,不只是设计

■ 李彦

  胡洁,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北京清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风景园林规划设计研究所所长。美国注册风景园林师,在校园规划、城市规划和景观设计方面有丰富的经验。

  在北京城中轴线的北端,一座占地面积达680公顷、大气磅礴的自然山水公园已悄然建成,为了解公园规划方案背后的故事,记者专访了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的主设计师——北京清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风景园林规划设计研究所所长胡洁。

  独具民族特色 方案脱颖而出

  2002年奥林匹克森林公园面向全球招标时,当时就职于美国著名Sasaki设计公司的胡洁是公司的北京业务代表,知道消息后,他强力推荐公司组织了一个阵容强大的设计团队参与竞标。

  “由于这是中国第一次办奥运,如何体现中国特色和北京特色是总体规划能否成功的关键。”胡洁说,当时在设计方案时有三个挑战:其一,奥林匹克公园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北京的中轴线;其二,这个方案如何体现中国特色;其三,如何在奥林匹克公园中体现“绿色奥运、科技奥运、人文奥运”这三大理念。

  带着这三个挑战,胡洁和同事费尽了心思,通过研究北京的中轴线及中轴线上的建筑,他们认为在中轴线上都是故宫、人民英雄纪念碑等代表政治、历史的建筑;而体育建筑则是公众休闲娱乐的文化类建筑,非主题性、政治性建筑,所以主体场馆不应该压在中轴线上,而应该由一片中国式的自然山水园来结束北京的中轴线。

  在提交的方案中,公园南区的“主山主湖”是森林公园的标志性工程。山体的主峰在中轴线上,以它的山顶来结束北京的中轴线,建筑分别摆在中轴线的两侧。主湖区“奥运湖”和景观河道构成了“龙”形水系,从南至北把公园联为一个整体。另外设计方案中的“中华五千年文明大道”同样深深打动了评委——从公园入口处到主山山顶正好5000米,代表中国五千年文明发展史,每一个千米处都有一个广场作为整千年纪念。

  如胡洁和同事所料,自然山水园,龙型水系,五千年文明大道以及削弱建筑对中轴线的干扰,通过夹道突出中轴线的纪念性,这几个极具中国特色的理念很快抓住了评委的心,在入选的96个方案中脱颖而出!

  一波几折,方案艰难实现

  中标之后,Sasaki公司由于各种原因没有继续跟踪这个项目,于是胡洁毅然决定离开工作了8年的Sasaki公司回国。“如果不能继续做这个项目,会是我一生非常大的遗憾。”虽然当时胡洁并不知道回到国内还能不能继续做这个项目,但是他坚信只有回到国内,才能找到机会。

  胡洁是幸运的,作为清华大学引进的人才,清华建筑学院对他委以重任,在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设立景观所让他做所长,虽然创立之初的景观所只有三四个人,但对胡洁而言,重要的是有了平台。

  2003年8月,胡洁到清华报到;2003年10月,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及中心区景观开始邀标。成立之初的清华景观所力量太单薄,胡洁决定联合Sasaki一起投标,协商的结果是Sasaki公司做主创,景观所配合。

  合作过程中双方经常会因为相互了解不够深入,思维方式不同而出现摩擦与碰撞,胡洁作为关键的协调人做了大量斡旋工作,最终第二轮评标中双方的联合标的获得总分第一。

  然而,中标之后意外再生。考虑到Sasaki公司后期与政府主管部门沟通不便,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决定由清华规划院负责奥林匹克公园及中心区景观深化设计,Sasaki公司配合完成,由于设计费用低的问题Sasaki选择了退出。

  一直和Sasaki公司中的高手合作了8年的胡洁,在Sasaki宣布退出时突然有点不知所措,他说:“那种感觉,有点像当年苏联专家撤出中国。从技术上来讲,所有的担子都会压到我这里来。”面对这样一个国家级的大型项目,胡洁知道人力资源、费用等各种因素都可能会使项目夭折,而且有很多实力更雄厚的单位都觊觎这个项目。在众人的一片劝退声中,胡洁找到规划院的院长尹稚:“你说这担子扛还是不扛?”尹稚没有丝毫犹豫地说:“必须要扛!没有退路!至于人员和经费其他问题,我来想办法帮你解决。”就这样,带着搏一把的感觉,规划院成立了以胡洁为总负责人和主设计师的团队,“开始硬着头皮往下做。”

  虽然决定要做,但胡洁知道这么大的国家项目,责任重大,不是自己的一个小团队能够圆满完成任务的。于是胡洁坚持采取开敞式的合作,请来参与竞标的其他家单位的主设计师,多次举行研讨会,一次一次地拜访专家、深入讨论,一轮一轮地设计方案,征求意见。胡洁已经记不清这个团队为此度过了多少个通宵达旦的不眠之夜。

  从2003年10月开始投入竞标,到2004年4月可实施的景观规划方案出炉并被通过,再到2005年10月,在一次专为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开的北京市常委扩大会上,市领导全部表态景观规划方案被通过,胡洁说,“历时整整两年,到那时候我才终于能够喘一口气。”开完会出来,胡洁说,“回国之后我第一次发现北京的阳光原来那么灿烂。”

  当记者问道中间有没有做不下去的时候,胡洁表情平静、意味深长地说:“中间的过程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整个项目进展过程中最简单的倒是设计。”但是无论有多难,胡洁领导的团队还是一直坚持到最后,“最艰难的时候,依托清华的强大后盾,保证了项目的顺利进行。”

  三大理念,逐一体现

  2008年4月5日,胡锦涛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去森林公园植树,植完之后登上公园最高点仰山山顶,在山顶的驻足时间由计划中的8分钟延长到半个多小时,问完问题之后,胡锦涛总结说:“奥林匹克公园是‘绿色奥运、科技奥运、人文奥运’三大理念的具体体现”,对奥林匹克森林公园给予了高度评价。

  “森林公园是最前沿的生态科技的集大成”,胡洁说:“比如公园内整个景观用水都是污水处理厂处理过的中水,是北京市中水回用的一个示范项目。公园内的生态廊道上面的覆土、种植、给水、排水等无不用到非常高端的技术。人工堆砌的48米高的土山用了很多工程弃土,如何压实、稳定这些不太一样的土质,同样也是请了‘京冶’的工程专家来设计解决。”

  “当然最重要的,其实是在人文关怀方面的体现。首先公园为北京留下了一块可以产生氧气吸收二氧化碳,降尘、阻尘的生态绿地。其次,我们的设计秉承了很多中国传统造园的理念,比如挖湖、堆山。公园内全部采用无障碍设计,开车可以一直到达山顶的观景平台。另外建设有供不同人群使用的不同场地,比如儿童游戏场、老年人活动场所以及管理用房内的母婴室。再次,公园中设有森林艺术中心,目前这个艺术中心正计划被用作中国美术馆的室外展厅。”

  除了以上几点,胡洁认为人文关怀体现最集中的是中西合璧的露天大剧场,这个剧场是一个面对着大湖的4万平米的草坪,可以同时容纳2万多人,大湖的中间是一个表演喷泉,环境非常优美,是目前北京最大的露天表演场地。胡洁说,这个场地的设计源于自己的一种情结。“我曾去过波士顿坦格伍德的表演场地,那是在山水之中一片非常开阔的草地,固定建筑只是一个舞台和一个遮雨的棚。一次我参加为庆祝John Williams70岁寿辰举行的音乐会深受震撼,当时广场上树立了6块大屏幕,大屏幕上依次播放《辛德勒名单》等最著名的12个电影片断。John Williams就站在舞台中央指挥波士顿交响乐团,湖光潋滟之中,全场的人都异常激动,我一直希望北京的市民也能有这种西方式的文化享受。”

  精诚合作 全面成长

  在风景园林界,一般的大型项目都是由建筑师和规划师来完成,由园林设计师主持这么大规模的项目是建国以来所不曾出现的。作为项目负责人,首先需要对项目有全面的理解,能够投入大量时间、精力,对项目质量高度负责;其次要知道具体项目找什么人来做;再次,也是最重要的,项目负责人要有非常广阔的心胸,能够与其他的专家平等合作,把这些人的知识、技术和项目融为一体。无疑,作为项目负责人的胡洁具备了所有这些素质,在建设过程中,为了解决水处理、生态廊桥、全园的生态环境植物与动物等技术难题,胡洁分别请来清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专家,“京冶”的工程专家、美国的生态廊道专家,中科院和北京师范大学生物研究所的教授等等,这么大规模的和高层技术人员合作,在风景园林建设史上是少见的。

  “作为一个项目的负责人,往往设计和技术不是最重要的,在这个项目建设过程中,作为主设计师,我的设计能力得到了体现,但是我发挥的最关键作用不是设计,而是领导这个团队。”

  一项浩大的工程结束了,胡洁说从开始招标到现在,他都一直非常专注地工作在这个项目上,所以规划最初的三大整体设想都已基本实现,作为一个设计师,这是非常幸运的;对于从小在清华园长大的胡洁,我想同样幸运的是他又回到了清华园这个家,在清华和规划院为他打造的平台上,继续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来源:《清华人》2008年第3期

2008年07月18日 14:08:09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