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宏观经济稳定事关全球

胡鞍钢

  如何认识宏观经济稳定的经济学和经济政策含义?我把宏观经济稳定界定为全国性公共产品,它就像清洁空气一样,没有这个公共产品各地区都不受益,而提供这个全国性公共产品的只能是中央政府。因此,十多年前,我就主张宏观调控决策权只属于中央政府,各地方政府都不是宏观调控者,而应该是宏观调控政策的执行者。这是世界各国的普遍制度和做法。因为保持宏观经济稳定,对所有的地区都有好处。我们也注意到,当全国经济波动时,各地区经济也随之波动,甚至有的波动幅度要高于全国的经济波动幅度。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就是中央提出宏观经济稳定的决策,可能暂时会对一些地方利益产生一些影响。但是从中期长期来看,宏观经济稳定,各地区都受益,否则各地区最终都受损。

  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以后,中国成为世界第四经济大国和世界第三大贸易国,马上又将成为世界上第一大外汇储备国。因此中国的宏观经济稳定,已经不简单的是全国性公共产品,甚至变成地区性和全球性公共产品。1995年,我国周边经济体共有24个,我国成为其第一、二、三大贸易伙伴的有11个;2005年上升至20个,其中作为第一大贸易伙伴的有10个。当中国宏观经济不稳定的时候,不只是我们关心和忧虑,周边24个经济体也关注和忧虑,全世界也关注和忧虑。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世界大国。因此,中国经济增长不要说大起大落,就是小起小落,都会对周边经济体和全世界产生巨大的影响。我们不仅要有中国的大局,还要有世界的大局。中国保持宏观经济稳定不仅对本国至关重要,对周边经济体和全世界也至关重要。

  客观地说,过去10年中国基本保持了宏观经济稳定,既避免了经济大起,也避免了经济大落,还保持了低通胀。这也是宏观经济稳定的重要标志。

  对于地方而言,不是要追求经济增长数量,而是要追求经济增长质量。有的地区投资增长高达50%,但是经济增长率只有16%。这样的高增长越高,质量越低,成本就越高。所以,从地方切身的利益来看,反而是高成本者、高代价者。各地配合中央政府,保持宏观经济稳定,实现经济增长模式转变,提高经济增长质量,这不只是中央的要求,也是地方切身利益的要求,特别是当地人民的要求。

  在中国保持宏观经济稳定的确比较复杂。因为中国是五级政府,即中央、省市、地级市、县和乡镇,保持宏观经济稳定难度相当大。即便省级政府执行中央决策,地级市还不一定。全国31个省区市(不包括港澳地区)、333个地级政府、2862个县级政府、4.16万多个镇级政府,也决定了宏观调控只有一家,那就是中央政府,只有中央政府能为所有的地区提供良好的宏观经济环境。如果每一个地区都想宏观调控,最后的结果会导致牧场悖论,就会导致全国无法提供这个公共产品乃至全球性公共产品。从这个角度来看,首先,我们应采取说服政策,取得全国政治共识,共同保持宏观经济稳定;其次,奖励那些做得好的地方政府,激励他们;还要按照规律办事,哪些地区违反中央宏观调控,就应该建立制度予以惩罚。

  胡鞍钢: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摘自《人民日报 海外版》  2006-11-11

2006年11月14日 08:49:06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