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仃回忆与毕加索玩面具的日子

竞报 2006-11-2  邓跃
 


年轻张仃与毕加索合影

  本报记者邓跃报道 在昨天举行的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建院50周年庆祝大会上,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宣布,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正式成立了以老院长张仃教授的名字命名的110万元“张仃励学金”,张仃教授本人也捐资60万元。奖金将帮助家庭困难的学生完成学业,并激励学生勤奋学习。


清华美院现任院长推着轮椅上的张仃进入庆祝大会现场

  而这位曾亲自设计全国政协会徽和国徽并任开国首席艺术设计师的老人,昨天却在主礼堂前的草坪上回忆起自己青年时代与毕加索一起玩西班牙面具的快乐情景,此时的他更像一个大孩子。

  回忆在毕加索别墅里玩面具

  离庆祝仪式开始还有一个小时,张老的工作人员拿出了一本《张仃画册》,里面分不同时代展示了已经89岁高龄的张仃的画作精品,其中以《家住黄土高坡》和《天梯》系列焦墨画最为典型。其中还有两张张仃在法国会见毕加索时的合影,此时所有人也都感受到了书画大师对自己偶像的崇拜。著名书画家吴冠中也曾说:“使惯十八般兵器的张仃,却安于凭一条墨线。”

  1956年春夏之交,已经先期到达巴黎担任法国国际博览会中国馆总设计师的张仃,又被邀请参加了我国派往法国的文化团。从小就崇拜毕加索挥洒不羁画风的张仃,也借此机会提议去法国南部会见一下自己的偶像。

  “他穿着短裤和极普通的一件衬衫,沙发的弹簧都暴出来了,但屋子里无处不是他的画。”尽管已经走过了半个世纪,但老人依旧清晰地记得走进毕加索那个名叫加里佛尼别墅时的情景。

  那次的会面让张仃可以近距离地和自己的偶像交谈。老人回忆道,限于当时法语翻译水平,他们的谈话并不多。但彼此却能准确感受到对方想表达的意思。

  “毕加索也很活泼,他的墙上挂了许多西班牙面具。”张仃说,他们谈到兴奋时就戴上古怪的面具吓唬对方。“那是一种快乐,也是我们休息的方式。”回忆着这些,张仃的脸上也似乎泛出了戴上面具时的喜悦。

  国徽使他成为开国首席艺术设计师

  昨天在张仃走进主礼堂前,还有不少他的崇拜者们拿着贴有他报道的剪报来要签名。其中也不乏头发已经花白的老人。

  一位已经等候近一个小时的老人表示,他对张仃的焦墨山水始终崇拜:“他画太行山居多,其中的山麓、石阶、草木都尽透出苍凉和广博的气概。”老人说。


张仃自画像


张仃设计的邮票

  在时任新中国最高美术学府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时,张仃曾破天荒的将“泥人张”、“面人汤”、印染、壁画等民间高手请到学院传授技艺。

  作为开国时最知名的书画艺术家之一,张仃也承担了设计新中国形象的重任。1950年6月15日,当张仃把红色齿轮、金色嘉禾、五角星和天安门组成的国徽设计方案提交时解释道,“天安门代表中国地理特征,即便画成风景画亦无妨。”

  很快他的设计方案得到了政协全国委员会的认可。在新中国成立一周年的庆典上,张仃和他的设计人员一起将新中国第一枚木质国徽的放大制作,挂上了天安门。张仃也成为开国首席艺术设计师。(摄影 竞报见习记者 张雷)

2006年11月06日 12:33:28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