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逢之处皆师友

●新闻中心记者 程曦 

  吴洪开 1978年出生于江西吉安,1997年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化学与材料科学学院获得硕士学位。2002年获美国哈佛大学化学系博士学位,继而赴斯坦福大学进行博士后研究。2005年入选清华大学“百人计划”,受聘为清华化学系教授至今。主要研究方向为微流体芯片和微胶粒的制备及应用,近年来在J. Am. Chem. Soc.,Phys. Rev. Lett.,Lab Chip等国际重要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30余篇, 被引用1000多次。今年9月获2006/2007年度“李氏基金会杰出成就奖”。

虽然戴着复古的圆框眼镜、蓄着细密的胡茬,但机敏有趣的应答和毫不修饰的爽朗笑声还是迅速“暴露”了吴洪开的真实年龄:28岁,化学系最年轻的教授、博导,成长道路上的每一步都比同龄人早四五年。

作为普通农家子弟,吴洪开并未接受过所谓的“超常教育”。只是一路走来,他总能从师长、朋友那里得到宝贵的提点和启发。这或许得益于他坦诚友善的性格,更同他广阔的视野、开放的心态和敏锐的感知能力密不可分。

  让人刮目相看的“小孩儿”

父亲在外工作,母亲要操持农活、照顾奶奶,年幼的吴洪开只能跟着比他大4岁的姐姐走进学堂。这个坐在教室边上“陪读”的小孩很快学会了识字、念书,数学成绩更是呱呱叫。乡村小学里没有严格的年级区分,吴洪开7岁时就和哥哥姐姐们一起参加了小升初考试,没想到一考即中。这也是他惟一的一段“跳跃式”学习经历。

 1991年,13岁的吴洪开成为当年最小的中科大新生。比少年班同学还年轻的他能顺利适应大学生活吗?家里人都为他捏了把汗。吴洪开自己却不觉得有什么困难:除了入学报到是由大哥陪同,以后每年的寒暑假他都跟着老乡来来往往;室友之间相处融洽,一起洗衣、晾被、出游,年龄差距并未给吴洪开带来想像中的困扰。

生活上的应付自如让吴洪开得以全心全意投入学业。在科大求学的6年间, 钱逸泰、张志成等名师帮助他奠定了坚实的学科基础。1997年硕士毕业后,这位被科大同学亲切称为“小孩儿”的青年学子飞到了大洋彼岸的哈佛。那时的他还没有联系导师,也并不知道在异国他乡等待他的,将会是怎样一片风景。

  在名师门下找到自己的学术方向

哈佛化学系名师云集,George Whitesides可谓是其中一颗耀眼的“明星”。这位纳米科技界先驱、美国国家科学奖得主的研究领域极其广泛,他在生物化学、材料科学和有机物理化学等领域都做出了重大贡献。所以在博士第一学期末选择导师时,吴洪开首先找到了George。原本只是想了解情况,可事务繁忙的George在不到5分钟的交谈后就向他发出邀请:“欢迎加入我们组!”

就这样,吴洪开“误打误撞”地来到George门下。George是个名副其实的“空中飞人”,每次回哈佛,他只能在走廊里和擦肩而过的学生匆匆讲几句话。从挑选方向到推进研究,学生拥有很大的自由度,当然,也面临着更多的挑战。George要求学生们每年写一份两三页的工作总结,装订成册,同时将其作为低年级学生选择研究方向的一本指南。吴洪开仔细研读了这本summary,又找到组里几位高年级的中国学生请教意见。借助他们的经验,结合个人的兴趣点和研究基础,吴洪开逐渐找到了自己的科研路径。

George的组是一个多达40多人的庞大团队,这一点让吴洪开很是喜欢。他乐于向来自不同国度、拥有不同研究背景的同学请教,从研究有机合成、甚至研究生物学的博士后那里,他也总能得到很多有益启发。或许正源于此,他在研究领域的宽泛性上和“老板”George一脉相承,曾经涉足自组装、微制作、MEM、micro contact printing和microlens array reduction lithography等多个方向。

通过不同知识、方法的融会贯通,吴洪开得到了很多有趣的成果:在微制作领域进行研究时,他提出一个制作三维结构的普适方法,除了在微制作方面能得到应用外,对制作分子三维结构亦能产生启发。这篇论文发表在JACS(《美国化学学会会志》)上,Nature杂志也做了相关报道。另一个为Nature所关注的成果更为有趣:以若干初步实验为基础,吴洪开和合作者Daniel Chiu(现为位于美国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化学系教授)提出,也许可以用微流控芯片来解决21世纪七大数学难题之一的NP 完全问题!作为最早开始从事微流控研究的一个群体,吴洪开和他的同事们总能够别开生面。他们在这一领域最大的贡献就是利用PDMS制作微流体芯片材料,将其做成阀门、泵等许多无法用传统玻璃材料制作的物件,用以控制流体的流动方向。现在,PDMS已成为微流控方面采用最多的材料,而吴洪开等人申请的专利也早已被美国企业购买,应用在现实产业中。

吴洪开在哈佛完成的最后一个项目,是用毛细管电泳研究蛋白质的折叠。这项别致的成果为他在哈佛的求学经历画上了一个完满的句号,也使他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不同研究领域之间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总可以找到相互借用的方法和工具。相反,如果总是把自己紧锁在一个小圈子里,可能就会错过这些与众不同的景致。

对于5年间只见过六七面的“老板”,吴洪开依然心存感激。在大的研究方向上,George会对学生给予精当指点,告诉他们各自选定的项目会产生多大影响、是否适合做下去。指导学生撰写论文时,他尤其是一个精益求精的严师:身在国外,他就请学生将论文快递给他进行修改,然后邮件往返。吴洪开博士阶段发表的第一篇论文,就是他和George来回通信二十五六次的结果。小到一个连接词的选择,甚至一个标点的用法,George都会细心指正。

  带着他乡情谊回国

不要总和中国朋友呆在一起,吴洪开每每向前来咨询留学经验的学生提出这样的建议。他解释说,中国朋友固然很重要,但留学毕竟是在国外学习、工作,应该同样友好、真诚地对待来自其他国家的朋友们。

在美国度过的8年时间里,吴洪开不仅与同班同学关系密切,还经常和其他组的外国朋友一起出去打壁球、吃饭。中餐厅不总是他的首选,西班牙、意大利、缅甸、阿富汗……这些风味迥异的菜系他都跟着朋友们一一遍尝。常常就是在饭桌上、商店里,一些新想法不经意地从交谈讨论中瞬间迸发出来。每到周末,坎布里奇城的红线地铁里也常能看到他们赶往影院的身影——看电影、看电视是吴洪开提高英语水平、了解美国文化的重要途径,说起其间的种种趣事,他自己都忍俊不禁。

8年过去,多少带着稚气的中国少年已经成长为想法独到的青年学者。这时,吴洪开在斯坦福做博士后研究的导师、另一位学术“大牛”Richard Zare向他提出了回国的建议。曾任美国国家科学理事会主席和美国总统国家科学奖评选委员会主席的Zare教授拥有一长串学术荣誉和头衔,然而,他却对2004年获得的中科院外籍院士身份情有独钟。

面对导师的热切建议和国内学术界的良好发展态势,吴洪开回到祖国,走进了清华园。又一篇发表于JACS的论文,即将完成的《生物医学纳米技术》译著,还有美国李氏基金会颁发的杰出成就奖,这些都是归国不到一年时间里吴洪开取得的成绩。

说起这位年轻的导师,他的研究生充满敬佩之情,为他出色的科研想法,也为他投入的科研状态。她也许不知道的是,导师已经为她制定了明确的培养方案:从仪器操作教起,先逐步进行研究方法的训练,再培养她独立研究的能力。吴洪开希望能有更多这样的学生,希望他们走出清华园,都能得到“不一样”的评价。

 

2006年11月06日 08:26:35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