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京:从“四不像”到高精尖人才

科技日报 2006-2-7 记者付毅飞

    时针指向中午两点,我已在程京的办公室外等候了半个多钟头。

 “对不起,程老师还在跟人谈事,我再想办法催一下。”一位工作人员颇有些尴尬地说着,不停地为我添水。

 我的目光正被另一名工作人员吸引,她已在办公室门口张望了几次,这次终于下定决心,硬着头皮将一份快餐送了进去。屋内的谈话并未因此而中断。

 过了一会儿,程京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对我伸出了五个指头:“对不起,再等我五分钟。”语音未落,人又消失,谈话声再度传来。

 他可真忙。

 面对面坐下来,我才惊异地发现,他比我想象的要年轻得多。

 正是这位42岁的年轻学者,在司法鉴定、分析化学、医学分子生物学等领域作出了大量开拓性的研究工作,曾发明两种分别用于动、植物DNA快速萃取的方法,开发出了用缠结溶液毛细管电泳对基因突变进行检测的多种方法,完成了生物芯片中细胞的过滤分离与介电电泳分离、芯片核酸扩增反应、芯片毛细管电泳、芯片电子杂交、细胞芯片及芯片实验室等多项前沿性研究项目,目前刚完成生物芯片领域中国家自然科学重点基金、863高技术项目以及科技部功能基因组与生物芯片重大专项各一项。

    谈及当初如何走进生物芯片领域,程京表示:“是偶然向必然的过渡。”

 1983年,20岁的程京从上海铁道大学电气工程系拿到了工学士学位,并进入一家生产内燃机车的国营工厂。没过几年,他放弃了稳定的工作赴英国深造,成为我国派出留学生中的第一个司法生物学博士。随后,又完成了细胞及分子生物学博士后研究。

 “当时感觉自己‘四不像’,什么都学了一点,但是都不精。”为了将来的发展,他开始寻找一个能把自己所学知识融会贯通的领域。

 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看到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刊登的一则招人广告,内容很玄,要求本科学工程,研究生学生物学,分子生物学更好,并愿意从事生物芯片研究。能符合如此“怪异”要求的人不多,程京却恰巧是其中之一,于是,1994年,他来到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从此迈入生物芯片领域。

 1999年3月,已在美国某公司任首席科学家的程京回到祖国,受聘于清华大学生命科学与工程研究院任教授、博导、生物芯片研究开发中心主任。当时,我国在生物芯片领域的研究刚刚从零开始,与国外差距非常大。

 程京博士回国之后,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带领研究人员开发出可用于药物筛选的细胞膜片钳芯片技术,并获得了美国加州生物工业大会颁发的“科学突破发明奖”。此项技术后来以技术入股的方式与美国一家公司签订了合约,这是中国第一次实现在生物领域向世界发达国家进行技术出口。

 经过几年的艰苦研究,生物芯片在中国已经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包括生物芯片平台技术以及相关的精密仪器,和在临床、食品安全、药物开发等各种领域的应用。这些进步已经得到国际同行的承认和好评,2005年美国RedHerring杂志评选的“亚洲非上市技术100强公司”中博奥生物成为当选八家生物技术公司之一。博奥生物还在2005年“世界技术大奖”中的生物技术排名中入选前五名。

 如今,我国的生物芯片研究已取得令人满意的成绩,他说:“有些芯片技术我国已占据世界领先位置,相当一部分技术与国外处于同一水平,还有一小部分存在一些差距。”

 据了解,程京除了搞科研外,对商业操作也颇有研究,在英国留学期间曾专门花时间强化学习企业经营,他表示对学生的要求也是如此。“我希望培养两栖人才,在科研、商务两方面都对学生进行专门培训。现在毕业的学生有三分之一都留在博奥生物从事科研管理工作。”

2006年02月16日 09:50:28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