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教学时光无悔

——访新闻与传播学院尹鸿教授

●新闻中心学生记者 何 美

采访地点:文西楼新闻与传播学院
采访对象: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兼影视传播研究中心主任 尹鸿

图片说明:课堂上的尹鸿  摄影 胸康祺


“下辈子还要做老师!”

  第七届清华大学研究生“良师益友”奖最近刚颁奖,这是我校一年一度的研究生学术节的重要活动之一。恭喜您再次获得这一奖项!

  谢谢!获得学生所评的奖项对于教师来说意义非同寻常。今年的颁奖仪式挺有创新的,由自己的学生给获奖老师颁奖,这是很高的荣誉。细细算来,我在高校已经执教整整20年,辅导研究生的教龄正好是10年。学生的肯定和嘉奖使我对于自己20年的人生选择和职业生涯有了进一步认可。

  去年教师节那天,从早晨7点半开始,学生们就一个接一个给我打电话庆祝,还悄悄把我的办公室搞得跟幼儿园似的,张灯结彩,让我非常感动。我们范敬宜院长有句名言“下辈子还要做记者”,我没有做记者,就借用来说:“下辈子还要做老师!”

  您在文学、电影、传媒等领域有很深的造诣,被称为“媒介守望者”、影视文化研究的“拓荒人”,很多媒体和公司都想邀您“下海”,您没有动心过吗?

  我是文革后恢复高考的第一届大学生,那时候大学生是“金饽饽”呀,毕业后有很多选择。其实80年代教师的地位并不高,刚刚从“臭老九”变成“臭老八”、“臭老七”,但我就是喜欢当教师。这注定了要经历相当一段时间的清贫生活——我住过多年筒子楼,背过多年煤气罐,用过多年公用厨房——但这20年来我特别欣慰自己选择了当教师的人生道路。

  我的性格、能力比较适合当教师,它发挥了我的长处,遮蔽了我的短处。我博士毕业后执教的第一年就在北京师范大学青年教师教学基本功大赛中获得了一等奖,当年在北师大讲授《悲剧意识与悲剧艺术》的选修课,300人的大教室连走廊过道窗台上全都挤满了人,后来还获得了北京市高校优秀教学成果奖,来清华之后的教学评估和学生反馈也比较好。可能我的知识结构、比较随和的性格和不错的沟通能力,与教师的职业比较吻合吧。所以,我觉得自己找到了一个自己喜欢而且能够做好也对他人有益的职业,其他功名利禄对我的诱惑就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尹鸿授课皆洋洋洒洒,激情与才情兼备。他的课堂总是人满为患,本报摄影记者不得不挤在课堂角落里进行拍摄。当尹鸿在中央电视台《百家讲坛》栏目讲解中国电影以后,也有许多热情的观众兴奋地打来电话希望继续与他讨论。


“学为人师,行为世范”

  作为一个老师,您认为怎样才称得上“良师益友”呢?

  首先是正直、正义。我觉得老师的人格、品质对学生的影响是最重要的。师门的正气非常重要。而只有导师正直、正义,师门才能正。其实我很少正儿八经地去和学生谈道德教育,但教师应该具有一种人格的力量,要对学生在精神上、在做人上产生影响。这就是一种“场”,这种场对人有一种净化和塑造作用,如果这种“场”延续下来,就成为了一种传统。我指导的学生,基本上人生道路都比较正,我觉得这种正与其说是教出来的,不如说是这种场培养出来的。

  第二,教师要有比较好的专业水平和专业能力。这是任何优秀老师都必须做到的。大学教学使得我要不断学习,跟进学科的前沿发展,并且实时更新。学生也会给我们老师很多启发和触动。有些时候,如果我因为忙于各种事务或者稿子催得比较急而文章写得比较随意了,学生们还会善意地“批评”我文章含金量打折了,“逼”着我摆脱懈怠,超越自己。

  学生给老师“施压”、提出挑战,这一点我在清华感受很深。清华学生在BBS上的一句话给我印象很深:“清华没有不好的学生,只有不好的老师。”此言未必正确,但是却触动我。清华集天下英才而教之,而我们老师就有责任将这些英才百炼成钢。所以,做清华的老师不容易。这促使老师们要不断加强自我的学习。

  第三点,教师要具备良好的沟通能力和教学技巧。教师与纯粹的学者还不一样,教师还要善于和人交流,善于传播知识。因为教学强调双向互动,不是说我教什么学生就接受什么呀。老师要放低架子,与学生平等交流。交流的要害就是你必须换位感受和思考,了解学生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喜欢什么,拒绝什么,以及他们为什么会这样。教学一定要尽量克服代沟、师生沟,要接近学生才能引导学生。

  比如,我经常会用学生们熟悉的生活、作品的例子,来帮助学生获得专业分析研究的能力。国庆节一过,我会问他们看了哪些电影。学生会很兴奋地谈看完《可可西里》、《新警察故事》这些电影之后的感受,我就会引导他们:“你们要从追星族当中跳出来看电影嘛!用专业的眼光和角度说说,为什么觉得《可可西里》感人?”这样让大家在兴奋中获得分析鉴赏的能力。在博士课程中,我还要求学生假设自己是嘎纳电影节的评委,对《可可西里》、《2046》等影片进行专业比较和分析,学生们都能够比较主动地参与。

  怎样做好一名教师,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体会。我指导的研究生已经在北京师范大学、北京电影学院、中国传媒大学、同济大学、深圳大学等大学任教,聚会的时候我看着大伙热火朝天地讨论怎么教学,怎么当大学班主任,还真是有意思(抿嘴笑)。我觉得这是“学为人师,行为世范”(北师大校训)的薪火相传,将来他们应该比我有成就。

  在周末的清华体育馆,你会看到脚登球鞋、身穿七分裤的尹鸿和一群学生对阵羽毛球,因为打得酣畅淋漓而浑然忘我。《论语》曰:“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于沂,风呼舞雩,咏而归。”这种描述,在尹鸿和学生的交流中,似乎也能够感受到。


“大胸怀、大境界,才能成就大事业。”

  除了与学生平等交流,一名好教师应该教会学生什么?

  首先是对事业的热爱。比如我们的学生将来要投身传媒业,无论对政治经济或是对世道人心,传媒都是当今社会的一种核心力量。因而学习传媒的人不仅仅在学习一种职业,同时也在建设一项事业,在承担一种责任,尤其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处在特殊历史转型的国家来说,传媒人更应该成为社会的良心。但是我们现在处于一种急功近利的环境当中,这种环境有时会消解对事业的热爱和眷恋。而优秀的人必须能够忍受诱惑,自我磨砺,厚积薄发。在给学生进行入学教育时,我送给学生们一句话:大胸怀、大境界,才能成就大事业。其实,这并不是一句无的放矢的空话。

  第二,要教会学生四种能力。

  首先是感受能力。一位哲学家说过:“感觉永远比思想重要。”不是思想不重要,而是指你要感受到了你才能思考。感觉是我们体验生活和认识生活的第一前提,感觉远远比思想要丰富、敏锐。

  第二是理解能力。新闻有时候往往把大千世界里非常复杂的事情进行简化,简化成一个耸人听闻的标题,简化成一个故事。但生活是纷纭复杂的,我们需要一种更加博大的人文背景去理解人、理解社会,这样我们心里就会多一份对人的关怀,多一份对人的同情,多一份对人的理解,写出来的东西才会有深度。

  第三是分析能力。这需要获得一些方法和工具。使用工具的能力往往是专业水平的体现。所以,方法训练是学生专业水平的基本功。

  第四个是表达能力,包括口头表达和书面写作。

  对于学生来说,这四种能力至关重要。对于文科学生而言,更为重要。

  我并不赞同知识无用论,而是更强调通过上课所学到的能力。学生往往会觉得课堂所学的知识将来可能没有直接的作用。但是,你通过上课所学到的能力却是永远有用的。我常举一个例子,一个人打篮球打得好,换一种运动,比如打羽毛球,他会比其他不太运动的人学得快。他可能不是运动员,但是在体育运动过程中培养的弹跳力、速度和平衡能力以及反应能力对他都有用。所以我们选拔和培养学生的时候,都会非常重视学生的综合素质和能力。

  尹鸿说自己在许多方面深受父亲的影响,当年16岁出门远行上大学时,他父亲将毛泽东青年时期的两句格言送给他: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他至今难以忘记。他说,综合素质是人最宝贵的财富。


国际视野 + 本土关怀

  据了解,您十几年来一直担任教学管理工作,现在身为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的您还是主管教学吗?

  我博士毕业后在北京师范大学任教,与同事们一起创建了艺术系的影视专业,后来创立了中国高校第一个电影学博士点,还担任了分管教学的副主任、教学委员会主任以及学校的教学委员会委员,这些对于我思考、摸索教学规律和教学方法起到了重要作用,也为教学管理和学科建设积累了一点经验。

  后来,我到清华大学工作,也分管教学和学科建设。一开始我们在人文学院下属的传播系,2002年我们正式建立新闻与传播学院,基本上又是从无到有的过程,并逐渐形成了比较成熟的教学思路和学科思路。我们学院在新闻学的基础上,增设了传播学硕士点,在仅仅2年多的时间内获得了博士学位授予权,在全国的学科评估中,清华新闻传播学已经进入了全国前3名;毕业的学生不仅比较顺利地进入了《人民日报》、新华社以及各种政府机关工作,而且开阔的知识结构和务实的工作态度也得到了用人单位的良好反馈。

  学生说清华新闻学院“正在清新时,企盼彤彤日”,我想,这正反映了学院在学校领导下,在范敬宜院长带领下,大家共同努力创造出来的一种向上的趋势。

  新闻与传播学院刚刚成立两年半,就有如此蓬勃的发展,老师们在教学培养方面有些什么经验?

  新闻与传播学院的教学之所以有比较快速的发展,主要有这样两方面的经验:

  一是教学思路。范院长提出“面向主流,培养高手”的要求,我们就通过培养学生的开阔的国际视野和深厚的本土意识,来使我们的学生具备与一般院校学生不同的能力:国际交流能力和本土服务能力。我们的专业英语课程、教材的数量和质量,在全国新闻传播学科中,可能都是最突出的。此外,我们也通过社会实践,通过让国内传媒业的领导者、名人进入课堂,培养学生的国情意识和服务精神,效果可以说相当明显。我们的学生应该是具备国际视野和国际交流能力,同时又热爱祖国、了解中国的具备优秀专业素质的新闻传播人才。这可能就是我们学生的核心竞争力。

  二是采用了宽基础、菜单式和阶梯化的培养计划和课程设计。学院将专业性与通识性、基础性与应用性、设计的科学性与学生的主动性结合起来,针对目前教学中的问题和学生的状况以及社会的需求来安排教学体系,这种教学实践得到了专家和学生的肯定。目前,我们不仅学生分配相当理想,而且生源也非常优秀。我们研究生的报考人数之多可以说非常惊人。近年来,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中国传媒大学这些新闻传播强势学校的本科毕业生的第一、二名都报考了我们学院。这说明我们的教学思路符合学生的需要,更符合了社会的需要。

  但从总体上看,中国的新闻传播学科专业性还不强,专业门槛比较低,所以,我们一方面要强调通识教育,但是并没有照搬美国的理念,美国是在高度社会分工和专业分工基础上提出通识教育观念的,而中国的专业化教育本身还不够专业,必须要强化专业教育,所以我们在强调宽基础的同时也强调阶梯化,用教师指导下的菜单选择来解决博与专的矛盾。


人文清华

  1999年,尹鸿在《新清华人》一文中说:“清华最有魅力的地方可能还在于它有一种很特殊的气质、很强烈的精神。”这种气质和精神,他还在品味,也有着新的期待……

  清华有着悠久的人文传统,建国之前的国学基础相当雄厚。但是几十年的断档,对学校的氛围和传统还是有影响的,表现在教学理念、风格上,就是比较强调经世致用。但是,科学技术的发展、社会的发展归根结底是为人服务的。所以,大学不仅是培养工具的摇篮,还应该是创新思想的摇篮。大学要与时俱进,但不能仅仅跟在现实后面亦步亦趋,而应该成为社会发展、思想创新的宝库、发动机和旗帜,还应该提供超越性的理想,推动社会协调、持续、科学地向着以人为本的方向发展。大学肩负着社会的神圣职责。清华应该像在历史上一样真正成为科学主义与人文主义的旗帜。

  大学之大,还应该具有与现实社会中某些实利主义、功利主义有所不同的人文精神。读大学不仅仅是找个好工作,挣更多的钱,不仅仅是为了融入有着明确、短近目标的人生;读大学还要有一点理想,有一点浪漫情怀。毕竟,我们的人生,在撇去实利主义的浮光掠影之后,还有更大的空间,更多的内容。

——网友稻子在南京听尹鸿讲座有感

(编辑 魏磊)

2005年03月23日 09:10:03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