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是一种信仰 也是一种情感

法制日报 2005-3-10 陈虹伟

   第四届全国十大青年法学家许章润法律是一种信仰 也是一种情感法制日报记者 陈虹伟

   在2005年第四届全国十大青年法学家论坛上,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许章润语出惊人:对外来务工者实行暂住证制度涉嫌违法,应当废止。他认为暂住证制度都是地方性法规和公安部规章制定的制度,但是《行政许可法》规定可以设定行政许可的六大事项,没有为实行暂住证制度提供依据,超范围对设定行政可是不合法的。同时,从政府管理的角度,不能在流动人员和本地居民间画一个身份上的尊卑界线。一个以研究法理和法哲学为主的学者,对现实问题有如此的敏锐视角和胆量令人钦佩。随后,他的观点被众多网站争相转载。

   许章润出生在安徽庐江农村,一度想当画家,喜欢中国古典诗词。大学考入西南政法学院攻读法律,而后在中国政法大学度过了法律研究生生涯。其间,许章润曾在法院“见习”一段时间,笑称自己是做不好书记员的法学教授,因为他在法院书记员这个岗位上屡屡挨领导批评,无奈中他选择了逃跑。但是在做学问上,他却是个进取者。1994年,已过而立之年的许章润携家带口,到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苦读法律6年,获得法哲学—法律史博士学位,回国落户清华大学法学院,一心专注于法理学和法律哲学的研究。

   从刑法学、犯罪学,转而探讨法理学和法律哲学,对此他说:“很多研究法理学和法律哲学的学者,都是从部门法(比如刑法、民法)开始的。部门法反映的是一个现象,通过对现象的研究,你会逐渐发现现象背后存在需要探讨的法的哲学。”他喜欢从具体的法律门类和问题入手,探导法的本质。他的作品中有不少是从具体的法律现象入手立论,而反映出他独特的研究经历和研究方法。

   对中国的认识有时要站在中国之外,从西学的角度来进行思考,才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这是许章润教授的另一个特别。尤其是在墨尔本大学的留学岁月,使得他完成了从对于刑法学、犯罪学的研究向法律背后的意义体系的关注和思考的转变。

   在他的眼里,法律不是冷冰冰的,法律可以是一种信仰,也可以是一种情感。他说:法律是一种规则之治,作为规则,必须有效,而如何才能够有效,则牵涉到规则与事实的互动,由此法律成为一种现代生存之道。法律同时是一个意义系统,包含知识、理论、学说、思想、理念、信仰等六个层面。正因为此,法律同科学的区别在于,如果要让法律真正有效,真正承担起规则之治的任务,它一定是这个民族的与人文类型的,是全体民族成员能理解和接受的东西,进而才能树立权威,缔造人间秩序,庇护人世生活。

   许章润一直坚持认为,中国目前的法律问题正是一个怎样能够从中国社会里面生长出自己的规范的问题,这样生长的过程,就是法律的成长过程。这也正是我们这一代法学家肩负的使命。毕竟只有中国的法律才能解决中国人自己的问题。

   许章润在各种场合主张人们信仰法律,一个社会只有在大多数人都把法律作为信仰,法律才能被称为法律,才能被人们遵守。社会才能是秩序的、和谐发展的社会。他信仰法律,热爱法律,以法律为业使他充满自豪。对自己钟情的法律研究事业,许章润非常勤奋,著有英文专著《儒者的焦虑》,翻译作品包括《论立法与法学的当代使命》、《初民社会的犯罪与习俗》、《国际范围的被害人》等等。在《中国社会科学》、《读书》和《二十一世纪》等杂志,发表中、英文论文约40篇。他的文集《说法活法立法》、《法学家的智慧》立论深刻,角度新颖,文字清雅,被誉为一种“三位一体”的新的研究范式。

   作为清华大学“法治与人权研究中心”主任,为中国的法律而虑,他还和同事以及研究生们做着几项工作:从中国文明的角度来看现代移植过来的西方法律;着手整理中国前四代法学家积攒起来的学术财富。以这些研究为核心,中心正在组织三套丛书的出版,一套是《西方法哲学文库》,主要翻译19和20世纪被长期忽略的西方法律哲学作品,已出版了8种;另两套分别为《汉语法学文丛》和《法意丛刊》,主要发掘百年来汉语言世界法学研究的学术成果,已经出版若干种。现在他还任《清华法学》的主编。总之,所著所译所编,无不是在思考中国的法律成长问题和中国法学者的使命。

   许章润是清华法学院最为学生爱戴的老师之一。每周,许教授一定腾出专门的时间接待前来请教的学生;曾经担任过他的助教的法学院研究生康震说:“上课的时候,他像一位诗人,讲起课来激情澎湃,往往是在寒冷的日子里在讲台上着单衣慷慨陈词,对于法学的热爱和投入可见一斑。”讲课从来不照本宣科,而是选取自己最新的研究课题引导学生深入思考。他在大学里的讲座很受欢迎,他的激情和执著曾感动了许多人。他还推崇中国传统文化,喜欢吟颂古体诗,在他坚守的阵地,他就是国王。

   许章润常常提到:“现在40岁上下的第五代法学家和未来的第六代法学家有可能处在中国法学发展史上100多年来最重要的一个阶段。在中国文明复兴这样一个关键的时刻,他们是建设中国文明的法律智慧的攻坚阶层。未来的二三十年,正是伦理中国转向法治中国的关键时刻,而这个工程量,是将所有的社会存在方式用法律覆盖起来的过程,肯定是我们这代完成不了的,要到第六代大致才能完成。”

   许章润通过辛勤的耕耘,为中国法学的发展做出了自己独特的贡献。

2005年03月11日 11:30:17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