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我眼中的黄克智教授

●航天航空学院工程力学系 庄 茁

图片说明:黄克智教授获俄罗斯科学院外籍院士


  黄克智教授的故事很多,每一个在他身边工作和学习过的师生都可以津津乐道几件轶事;他的中外朋友很多,每一个与他接触和共事过的友人都可以娓娓道来若干趣闻。他以博学、睿智、宽厚,被人们所尊敬和热爱。

良师益友 呕心育人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在国内攻读硕士学位期间认真学习了黄先生的板壳理论专著,受益匪浅,从书中认识了黄先生,十分仰慕。90年代初期在国外攻读博士学位期间,从《人民日报》海外版看到黄先生当选中科院院士的照片,更加钦佩。毕业前,我抱着学成报效祖国的心情给黄先生写了封信,希望能够直接聆听黄先生的教诲。很快就收到了黄先生热情的回信,介绍了国内教育和科学的发展形势,鼓励留学人员回国。这封具有感召力的回信,使我深受鼓舞,毅然回到离别多年的祖国,来到了儿时起仰慕着的清华园。

  刚到清华大学,工作和生活重新起步,黄先生帮助我购置科研设备和申请科研启动基金,鼓励我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女儿插班到附小,没有预订到课本,黄先生夫妇打电话与身边同志联系为她借书,使我们全家的生活和工作迅速安顿下来,免去后顾之忧,全身心投入到科研和教学之中。在黄先生身边工作的许多同志,都感受到黄先生夫妇的关怀和温暖。

   黄先生不但在生活上关心我们,更以其严谨踏实的学风感染我们,在他所阅读的论文和书籍中,密密麻麻记载着对公式的重新推导,对学术观点的评论,从不放弃一个错误公式和模糊概念。我每向黄先生请教一个问题,他都要举一反三澄清我所有的模糊认识。十年来,我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成为教授和博士生导师,有幸成为全国力学学科第一个由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资助的优秀创新群体中的成员,这一切,得益于这位良师益友。

图片说明:黄克智教授获俄罗斯科学院外籍院士

大师风范 一帅难求

   在这个创新群体中,有国内外著名的余寿文教授、杨卫院士和郑泉水教授等一批固体力学科学家,他们每一位的成长都与黄先生的精心培养分不开,而我校固体力学学科的建设和发展、创新和提高,更是凝聚着黄先生毕生的心血。他的目标是培养造就一支学术梯队,其信念是宁要群芳争艳,不搞一枝独秀。他千方百计从国内外引进人才,并不遗余力地为他们在学术进取上创造良好的条件和事业发展上开辟广阔的空间。他将自己的学术职务让给年轻教授,将他们推向学术界,担任国内外学术组织的领导和组织国内外重要的学术会议,有机会施展才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本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但是,只有无私者才能有博大的胸怀,敢于推波助澜,后浪前行。在他的严谨学风和宽厚人格的影响下,这支梯队已经形成团结合作、竞争向上、在国际上有重要影响的学术群体。很多兄弟院校的同仁们都感慨黄先生具有大师风范,清华大学的固体力学学科是一帅难求。

乐观豁达 体健心康

  在国际交往中,外国朋友经常询问我们黄先生的年龄,见他做大会报告精力充沛,在新老朋友之间谈笑风生,无人相信他已过古稀之年。他们更多地是羡慕黄先生的健康身体,并祝福他健康长寿。

   黄先生是健康的,也是幸福的。他有一个非常幸福美满的家庭,妻子是他事业上的得力内助,也是他生活上相濡以沫的伴侣。他们的子女都学习优秀、事业有成。黄先生的生活十分简朴,从不奢华,而对锻炼身体却从不马虎。

   清华园里,人们都在实践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的目标,黄先生1948年来到清华大学读研究生,1952年毕业留校任教至今,已经是超期服役了。他几十年如一日,每天早上4时起床,阅读文献;在6时后,散步或跑步,并在70高龄之后,参加老年网球俱乐部活动。每天在8时之后,就可以看到他精神焕发地站在讲台上或者在办公室中。他这种积极锻炼身体和保持身心健康的态度,带动和影响了我们这批在他身边工作的教师。我们也积极参加各种体育活动,锻炼身体,像他那样健康地工作五十年。

严于律己 行胜于言

  固体力学党支部多次获得学校的表彰和奖励,黄先生虽然学术地位很高,但坚持用党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虽已年过七旬,仍然工作在教学和科研第一线。他视自己为普通党员,积极参加党支部生活,从不摆院士架子。每次支部会,只要他人在校内,就准时出席。冬季的北京天气寒冷,有时组织生活会之前又下了大雪,路滑难行,考虑到先生的安全,我们通知他不必出席,但他坚决不同意,仍然在会议开始前到达会场。支部的教师们说,看到黄先生,就看到了教书育人的榜样。

追求科学 寒不改叶

   1978年,科学的春天刚刚来临,由黄先生等几位教师发起了固体力学讨论班,每周一次,已经坚持了26年,无特殊原因从未间断。几乎力学界的中外名人都在这个讨论班上做过报告,一批批青年教师和博士后在这里锻炼成长,一代代研究生从这里熏陶感悟,它成为获取灵感不断创新的摇篮,而黄先生就是这个讨论班的“大班长”。

   2001年深秋季节,黄先生因摔伤被送进了北医三院。在安排住院时,我们帮他更换住院服,才发现他临离开家时,在内衣口袋中还藏匿着英文学术文章。为了让他能安心治病,我们“强行”将其“没收”。

   2003年春季,在非典肆虐的日子里,黄先生从没有间断对科学的追求和对研究生的培养,坚持给博士生上“固体本构关系”课程。他发送给我们一张他在近春园荒岛与研究生讨论课题的照片,名曰“荒岛好读书”,使我们感受到他沉着乐观应对非常时期,寒不改叶追求科学的精神。

图片说明:荒岛好读书

固本求源 不断创新

   黄先生是力学界的泰斗,集教育家和科学家于一身。他在国内外杂志上发表了230多篇论文,出版7本专著和教材,先后开出了10多门在当时具有先进水平的力学课程,培养了60名研究生,其中两名成长为中科院院士,已经获得博士学位的35名学生中有1名为“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获得者。他坚持基础与应用并重,严谨求实,不断登攀新的科学高峰。他上世纪40年代末师从张维院士读研究生,50年代留学前苏联,具备扎实的力学数学功底,发展了薄壳渐近理论并将板壳理论应用于热交换器管板的设计规范,50岁研究断裂力学,60岁探索智能材料力学,70岁开拓应变梯度塑性理论,在75岁之后,开始纳米力学的研究。在科学研究的崎岖道路上,他自强不息,与时俱进。

   黄先生获得20余项国际、国家和部市级奖励,在一些国际学术组织中担任领导职务。1991年,黄先生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2003年,俄罗斯科学院授予他为外籍院士。集中国科学院和俄罗斯科学院两院院士为一身,这是对黄先生一生奉全部才智创新,倾毕生心血育人的总结,是航天航空学院工程力学系乃至清华大学的荣誉。2004年,他荣获首届清华大学突出贡献奖。

   黄先生以其真才实学教育人,以其创新进取鼓舞人,以其高尚品德感召人,以其身体力行带动人。

   一个人的眼中要有榜样,心中要有目标,能够在黄先生身边学习和工作,就找到了一个可为之奋斗的参照系,尽管道路是艰辛的,但是果实是丰硕的,这就是我眼中的黄克智教授,更是我心中的黄克智教授。

(编辑 王玉杰)

2004年11月17日 13:54:48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