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编者按:“神舟5号载人航天工程的成功,让世人再次把目光投向中国的航天事业。面临就业选择的清华学子们,也将注意力转向了航天科研部门。到目前为止已有40余位研究生签约航天系统。与一些三资企业相比,航天科研部门的工资收入并不高,是什么原因促使越来越多的清华学子选择了航天事业?带着疑问,记者采访了几名签约航天系统的同学。通过与他们面对面的交谈,我们或许能够从中找到答案。

放飞神舟,实现理想

——走进航天的清华研究生(一)

●研通社记者 李洋 周婷 郝丽

 

电机系博士生曾毅:不爱GE爱航天

刚拿到曾毅的资料时吃了一惊,只见上面写着:“拒绝了上海通用电气公司的邀请,选择了航天事业。”通用电气(以下简称GE)曾列世界500强之首,外企中的王牌,那么多人削尖了脑袋往里钻,竟然被他拒绝了?!

 终于见到曾毅本人。从外表看,他没什么特别的:中等个头,面庞瘦削,目光有神,些许四川男孩的模样。可是跟他聊了一会儿,就开始对眼前这个人有了新的认识。

国企中长大的孩子

曾毅出生在四川省资阳县,父母都是资阳内燃机车厂的普通工人。资阳内燃机车厂是全国排名第二的大型内燃机车生产基地,员工来自祖国各地。曾毅从入幼儿园到初中毕业,一直在工厂的子弟学校,身边是一群来自天南地北的同学。曾毅总是很自然地使用“我们厂”这三个字,那种归属感和亲切感溢于言表。在国企的环境中生活了那么多年,他感到自己与国企间仿佛有丝丝缕缕剪不断的情结,他怀念从小的那段时光以及工人们朴素的觉悟和思想。

一场大病催人熟

从资阳县高中考到清华没多久,曾毅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次“磨难”。大一暑假时患了心肌炎,医生建议他休学,可是好强的曾毅不甘心,坚持要继续学业。医生只好嘱咐他一定不能过度劳累,更不能进行体育运动,否则会很危险。

 那一整年对于曾毅来说简直是太难熬了。由于经常得卧床休息,尽量减少外出,对学习和生活造成了很多不便,压力也很大。尽管很难,他还是坚持不落在同学后面。那年年底,他又不慎感冒了,病情有些加重。医生让他卧床,他却坚持要去做普通物理的实验。实验室在二楼,他却爬得很费力,上去时心跳每分钟足能达到120次,结果就在这样高的心跳中完成了整个实验。为什么不向老师和同学寻求帮助呢?他认真的说,不想给别人添麻烦,也不想搞特殊化。

 爱好运动的他,无法去踢心爱的足球,也不能经常去上体育课,这是件很痛苦的事情。闲下来的时间,曾毅开始找一些书来看,生病使他的心宁静起来,专门读起了“大部头”。那期间,他陆续读了一些关于抗战、革命战争方面的书,比如写刘邓大军作战的书,讲百色起义的《虾球传》,讲长征的《地球的红飘带》等,从中受到了启迪和激励,思想和人生观也有所成熟。

 尽管本科的学习受到了影响,但他还是拿到了一等奖学金,并直推了本系的博士生。

实验室中的老大

“他可是我们实验室的老大!”提到曾毅,同实验室的同学刘天武不无佩服地说。曾毅只把“老大”理解为一个年龄上的称呼,因为他是实验室里最年长的一个,但他的同学却对这个称呼赋予了另外的寓意。刘天武说,曾毅是个非常“厉害”的人——有能力、有威信,而且乐于帮助同学,现在实验室的研究平台就是由曾毅一手设计、搭建的,为他们创造了非常便利的条件。

 其实曾毅当初搞这个平台,本来是想要更好地完成自己的课题。后来在开发的过程中,他突然灵机一动:如果把这个平台设计成通用的,那么别的同学做研究时就不必总是繁琐地从头开始,可以省不少事。这个想法虽然简单,但是实现起来并不容易,为了这个东西,曾毅着实付出了很多精力和时间。虽然辛苦,但是他还是十分欣慰的。现在他们实验室的同学可以直接用C语言在上面编程,令其他实验室还在使用汇编的同学羡慕不已。曾毅自信的说:“这个平台使用个两三年应该没有问题,以后可以逐渐再往里加一些新东西。”这就意味着,

 今后两到三年内来这个实验室做研究的师弟们,都可以享受到曾毅给他们带来的“实惠”了。

曾毅的导师李永东教授很欣赏自己的这个学生。“曾毅为人诚恳,而且有能力,做了不少项目,软硬件的动手能力都很强。仔细和专心是他的最大特点。”李教授说:“同时,他还比较有管理才能,能领着同学一起做研究。”这一点与刘天武提到的威信不谋而合。事实上,曾毅曾经在系里做过研究生助管,得到了很多锻炼,并获得过“一二?九”辅导员奖及系优秀共产党员的荣誉。

航天VS通用——艰难的选择

去年10月,曾毅和别的同学一样开始找工作了。

开始他很迷茫,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没有清楚的定位。慢慢的,他意识到真正适合自己的工作并不多,于是缩小了简历的投递范围,最后锁定在上海GE研究中心、航天501和502所这三家单位。GE对他显得异常关注。很快他通过了面试并得到GE给他的Offer,从去年12月一直到今年2月,曾毅都处在很激烈的思想斗争中,从待遇、工作性质和发展空间等各方面进行着比较和思考。这期间,GE的经理多次给曾毅打电话做思想工作,最长的一次谈了两个小时。

 外企的种种优点,曾毅都很清楚,但是他却有不同的看法:“就业不是单纯地在找一份工作,而是在找一份事业。什么叫事业?要长期干下去的才叫事业。他看到在GE供职的师兄们常常会在私下里发一些牢骚,觉得自己的付出与回报没有平衡;相反,在航天部门工作的朋友却似乎很来劲,一副干事业的模样。“在那种跨国公司,我能扮演的始终都是打工者的角色;而航天却真的可以一辈子干下去,作为一项事业。”他极其认真地说:“另一方面,国家培养了我这么多年,我却要把才能贡献给外国的公司,总觉着不舒服。”事实上,能够被GE这样的公司青睐,对很多人来说都是梦寐以求的;选择放弃是十分艰难的,也只有拥有强大和坚定信念的人才能做出这样的决定。航天是国家最重视、最需要人才的领域,曾毅认为去航天才是自己应该做出的选择。

当航天部501和502所都决定招收曾毅时,他最后欣然地选择了做整体设计的501所,先从博士后做起,虽然在这里他拿到的工资与GE提供给他的年薪十几万的工资待遇比较起来相差十分悬殊,他却觉得很知足:“现在国家真的给了航天很多优惠政策,待遇比从前高多了。”

父母对他的选择没有意见,只是母亲偶尔会暗示他选择个能帮经济困难亲戚的工作更好,他总是用同样的话给母亲吃下一颗定心丸。在曾毅眼里,国家的航天事业会越来越好,而他也愿意以一个清华人的身份参与祖国的航天建设。

现在的曾毅对未来的事业充满了热情和憧憬。问他的目标是什么?他笑笑说:“总设计师。”接着又补充道:“目标是很高,但我已经决定踏踏实实地在这一行干下去!”。

 

机械系博士生娄路亮:“学以致用,选择最适合的”

“当我的朋友们听说我选择了航天科技集团,他们并没有祝贺我。”机械系博士娄路亮回忆起自己刚签约时的情景时说,“他们的评价是我选择了今后的发展空间。”这位29岁的博士是目前签约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的28名应届毕业生中的一员。作为中国尖端科技研究的排头兵,中航科技去年在清华只招到了19人。

学以致用

 “选择去航天集团,是因为那里是我的专业知识能发挥作用的地方。”他说。

 四年半前,获得西北工业大学材料科学硕士学位的娄路亮离开兰州来到了清华,师从机械工程系曾攀老师,从事高精度结构分析;如今,他马上要离开他所熟悉的学校和实验室,去航天一院设计部从事火箭总体结构的分析与设计。

 “我找工作时也去了两家从事有限元计算的公司,也去了施奈德、三星等大公司的招聘会,但是感觉我学的专业用不上,后来连简历也没投,最后还是选择了去航天科技,毕竟自己这么多年的所学能有用武之地。”

 娄路亮讲了这样一个小插曲:面试结束后,他所应聘的设计室主任跟他说,他们现在是实践走在了理论的前面,需要一个博士从理论上进行一些理论推导,从而进行理论上的指导。“所以,他们看重的就是我的专业方向和理论水平,可见现在的用人单位都很务实,不像以前招来博士、博士后当金字招牌。”

做事业的主人,还是金钱的奴隶

 在去年毕业生就业宣讲动员大会上,校党委副书记杨振斌建议大家在选择未来发展之路时要选准大方向。“一个人能对国家、民族贡献多大的力量不仅取决与他自身的能力,还取决于他所选择的舞台的大小。那些大舞台往往是那些真正对国家发展有重大贡献的行业。只有在大舞台上表演,你的天地才越走越宽。”

在娄路亮即将做出人生的重大选择之时,他也面临着选择哪个“舞台”的问题。

 “外企的薪水肯定比国企高。但薪水所占的权重还只是一小部分。我和很多同学都有一种共识,就是要做事业的主人,不做金钱的奴隶。”

 “现在大家可能仍然觉得外企的机会多,虽然风险大,挑战大,但收获也大。但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事业发展的机会包括两方面:一是这个行业在整个国家发展中的重要性,这个企业在整个行业中的发展状况;另一方面是你本人在这个环境中能否把握住机会。中国已经制定出了2020年航天计划、登月计划,同时这也是塑造中国国际形象的重要领域,所以我相信航天领域应该是很有发展前途的,同时结合我的专业,我在那里一定能发挥我的作用,也能学到很多东西。”

 娄路亮说,他很感谢他的导师在他面临选择的时候鼓励他去国家最需要他的地方去发挥自己的才能。“我的老师年龄并不大,他说,无论在哪里,发展的机会都要靠自己去把握。但是,在航天科技这种大型单位里,我们清华人的素质决定了我们能获得的机会还是很多的,只要我们能够暂时耐得住寂寞,好好工作。”

“清华精神会一直陪伴我”

娄路亮说,来到清华四年半,他从周围人的身上感受最多的仍然是“自强不息”。尤其是在做学问这方面,他受导师的影响很大。

 “曾老师是那种非常典型的清华人,质朴、严谨,做学问一丝不苟,对我们要求十分严格。他常说火箭结构设计中哪怕只是一个小螺丝钉设计错了都可能酿成大错。这句话我会铭记在心一辈子。”

 “我周围很多人都是这样,为了一个目标奋斗不息。这种向上的精神和我的性格很对路,这种精神不仅现在影响着我,而且以后在工作中也会一直陪伴着我。”

 出生在河北省一个国家级贫困县里的娄路亮小时候没看过电视,不知道飞机是啥样子,也从没有过当科学家、工程师的梦想,他唯一的理想就是好好学习,有朝一日能走出小山村,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

 1993年,当他第一次离开老家来到兰州,他的舞台已经飞出了河北献县的那个小山村,但是他当时绝对没有想到,他以后的舞台能延伸到北京,甚至一步步伸向“太空”。

 “当我告诉我爸爸妈妈我已经找到了工作时,他们并不知道这个单位究竟是做什么的,他们只是关心我喜不喜欢这个工作。对我来说,能学习我喜爱的专业,而且又能从事我喜爱的这个行业,这就是一种幸福。”

 

精仪系研究生程智峰:“在国企也能学到好多东西,自身也会得到很好的发展”

与程智峰约好7:00在清华咖啡厅见面,我到的时候,他已经挑好了座位,桌子上摊开着一本厚厚的C++方面的书。“找工作了,更要多学习学习。”他微微一笑,谦虚的说。于是就明白了眼前这个看上去很平凡的小伙子为什么在读硕士期间能够取得如此多的娇人成绩:撰写并申请国家发明专利2项;发表论文3篇,其中EI收录1篇,SCI源刊1篇;曾获得21届清华大学“挑战杯”二等奖一项,三等奖一项;清华大学“优秀团员”,一等综合奖学金等。

像他这样专业基础比较扎实,而且创新意识较强的人进外企工作,应该是轻而易举的。而他最终却选择了一家国企——航天信息股份有限公司。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他对未来的职业生涯是如何抉择的呢?

“什么‘好’的都不是绝对的”

时下,去外企、私企工作似乎变成了一种时尚,起薪高、待遇好、管理制度先进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年轻人。谈到这个问题,程智峰显得深有感触。

“找工作的时候,也有几个外企的offer,有的转正后月薪接近1万,也有同学在那里工作,他们反应公司也不错,不过我最后还是决定放弃了。”

“其实,并不是所有的外企都很好,工资都很高,中国有好多家外企,有的外企工资就不高。”

“而且,对于很多著名的外企,是不会将对于公司来说最核心的技术给中国人研发。这并不是因为我们技术跟不上,也不是中国员工素质不高,而是这样做会威胁到他们公司自己的利益。就像微软的windows对中国开放的只是一小部分源代码,拿到中国来做的基本都是较外围的技术!”

“现在,国企也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落后,国家重视的一些企业正在逐步发展起来,学习外企的管理经验,管理制度也逐渐规范化,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待遇方面都有了很大的改善。”

“还有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去外企,国内有很多外企,知名的只是少数,还有相当多的并不如大家想象的那么出色。”

“也就是说,没有什么‘好’的都是绝对的!有的国企就为我们提供了很大的发展空间,在国企也能学到好多东西,自身也会得到很好的发展。”这时程智峰眼中露出了坚定的目光。

职业的抉择

刚读研时,程智峰也动过出国的念头,研一还背了一学期的单词。到了第二学期就开始接触课题,做课题和学英语都要投入很大的精力,这时程峰意识到自己应该把专业基础打好。“以后也许会出去看看,但不会读很长时间的书了,出国读书并不一定适合每一个人。”

而且程智峰对自己目前机器人方面的研究很感兴趣。

“机器人的研究综合性特别强,包括了机械、电子、计算机和自动化等各个领域。而且我的研究方向是仿生机器人,也需要生物学方面的知识。在硕士期间能做这方面的研究,对自己的素质也是一个全面的检验,对今后的发展是很有好处的。”

目前,他已经参与完成了一个国家863的项目——“基于生物神经网络的仿生机器人运动控制系统研究。”现在正在进行另一个项目,使用嵌入式控制系统来设计制作一个小型自主式运动的足球机器人。对于机器人的未来,程智峰显得很乐观,认为今后会有较大的发展。

对于找工作,程智峰认为对自身的清醒认识以及兴趣爱好是很重要的。“我很喜欢做软件,并不觉得当软件工程师枯燥无味,我的本科同学也大多从事软件方面的工作,与他们平时交流比较多,所以投简历时都投的是都是软件研发的职位。现在签约了这家航天公司,到了那边也是做嵌入式软件方面的工作,而且和我目前做的这个项目也有点相近!”这时,他眼中流露出对未来的憧憬。

航天情结

谈起祖国的航天事业,程智峰显得神采飞扬。

“我本科就做过一个项目是关于大型战略武器快速垂直起竖技术研究的,整个武器系统重大约50吨,当时采用了一种新方法——燃气结合液压推动技术,使导弹实现从水平状态到垂直状态的快速起竖,并进入临射状态,我负责了系统的计算机仿真。”

“这个跟我现在选择航天应该有点关系,也算是专业对口吧。”说到这里,程智峰笑了笑。

“其实,还有一件事影响挺大的,就是去年‘神州5号’的发射成功。我去参观了一下北京航天指挥控制中心,感觉整个‘神州5号’系统并不比国外差。”这时程智峰显得很自豪。

“不过,国内航天技术水平和国外的差距还是挺大的,一些技术都只是改进,而不是创新。”话语中又多了些沉重。

谈到自己即将要开始的工作,程智峰的话又多了起来。

“一提起航天,大家可能第一想到的是卫星、火箭和导弹。其实航天有好多部门,有好多研究所,做的都是不一样的。现在,航天的发展趋势之一是向民用的方向发展,已经吸引了一大批高素质的人,象咱们清华就去了很多同学。” 对未来的工作,程智峰充满了信心!

(编辑 魏磊)

 

2004年06月01日 10:48:12  清华新闻网

更多 ›图说清华

最新更新